毛泽东与蒋介石最的后较量:金厦热战三十年

撰写:
撰写:

1949年10月17日,横扫福建的中共解放军第三野战军10兵团以七个连的兵力,兵不血刃攻陷厦门,剑指金门。进驻厦门后,时任兵团司令叶飞兼任厦门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将主要精力转向厦门市政,金门唾手可得,中共金门县委书记已经委任就等上任。叶飞将进攻金门的任务交给了第28军代军长萧锋,“看来大陆再也不会有什么大仗打了,你们28军就扫个尾吧。然而,这个尾扫的并不漂亮,反而酿成中共自国共内战以来最惨烈的败仗。

中共第一大将、第三野战军实际指挥者粟裕(图源:VCG)

国民党的大捷与中共的惨败

攻陷厦门次日,第10兵团司令部正式向28军下达攻击金门命令。按计划,由28军82师3个团、83师、84师及29军87师各一个团攻击大金门,31军92师同时攻击小金门,但因征集船只不足,不得不放弃攻击小金门,全力保障28军攻击大金门。

至20日,28军仅征集到100余艘船只,远不能满足一次运送6个团两万人上岛,使敌我比例达到一比一的要求。加之国民党掌握制空权,时常在沿海地区乃至深入内陆一百余公里范围内,炸毁发现的一切船只,攻击金门的时间一再推迟。

反观国民党,从1949年6月就开始布防金门,在厦门要塞司令部下成立金门要塞总台,先后部署10门57毫米战放炮、20门25毫米机关炮、10具探照灯。随着叶飞10兵团入闽,福建战事不利,国军逐渐加强金门防御。8月初,李良荣22兵团进驻金门;8月27日,战车第3团两个连从台湾增援金门,装备22辆美制M5A1轻型坦克;9月3日,青年军201师两个团从台湾调防金门。

尽管金门此时已经驻有22兵团及青年军201师两个团、战车两连,22兵团下属第5军、25军都曾是国军精锐,但都是被中共消灭后重建的部队,新兵高达七成,还不满员,两个军仅三个师一万余人。201师两个团虽齐装满员三千余人,却未经战阵。其中第五军四千余人驻小金门,大金门实际驻军不到一万,面对对岸中共10兵团士气高昂的10万余人,东南军政长官陈诚心中很不安。

在蒋介石首肯下,陈诚从白崇禧手中调来了老部下胡琏第12兵团增援金门。12兵团以国军五大主力之一的第18军为基础组建,是陈诚”土木系“起家的部队。虽然12兵团在徐蚌会战中被全歼,但经胡琏的重建、整训,已拥有3军9师近9万余人,相比其他国军已称精锐。

10月9日,12兵团18军11师、118师8个团两万余人抵达金门,除两团进驻大嶝岛、小金门外,全部进驻大金门,使大金门守军达近3万人。10月8日,12兵团司令部及19军从广东潮汕地区启航。

此外,国军驻厦门海军,大小9艘舰艇全部撤往金门,负责海上巡逻警戒。驻台中的空军第1大队负责空中支援,拥有B-24轰炸机25架、FB-26蚊式战斗轰炸机60架。制空制海权完全在国军掌控中。

对于中共的登陆作战,国军早有判断,认为可能的攻击时间是正值天文大潮的24日,可能的地点是在金门西北部古宁头至垄口一带--金门北部海岸仅此一段适宜登陆,距离也最近,因而防守的重点放在了西北。以22兵团25军40师残部、201师防守金门西部,18军11师、25军45师防守东部,18军118师、战车两连为机动部队。在古宁头海滩上,国军大拆大建,十几天里建起了两百多个碉堡,还布设了7000余枚地雷和800余枚水雷。为了统一指挥,汤恩伯命令金门守军由22兵团司令李良荣统一指挥,待胡琏上岛后由胡琏统一指挥。

10月22日夜,胡琏12兵团抵达金门南部料罗湾,但因风高浪急难直到23日晚上才开始登陆,25日下午登陆完毕,胡琏26日才登陆。据前解放军南京军区副司令王洪光研究认为,此时金门守军已经超过5万人。

获知胡琏抵达金门海面后,叶飞认为”应趁其登陆前发起攻金,以免蒋军撤退“,不顾船只仍然不足,当即命令萧锋24日夜在垄口、古宁头登陆。此时叶飞担心的仍然是国军逃跑,并未认识到国军防卫金门的决心,也不知道18军早已登陆。几天前占领大嶝岛时,俘虏中出现了来自18军的士兵,但并未引起叶飞等人的注意。

24日上午,国共双方不约而同地召开作战会议。28军做了战前动员,22兵团认为共军登陆就在这一两天,决定下午金西北守备部队201师与机动部队18军118师、战车部队在古宁头举行演习,演练守备部队如何配合机动部队反登陆作战,几乎与几个小时候后的作战一模一样。在这场演习中,战车部队一辆坦克履带脱落,坏在了滩头,战车连长留下两辆坦克拖带,同样履带脱落,只得在滩头过夜。在当晚的登陆作战中,这三辆坦克给缺乏反坦克火力的解放军登陆作战制造了极大困难,战后这支战车部队获得了”金门之熊“的称号。

24日夜,解放军第一梯队集结到大嶝海面,于24点启航偷渡金门。25日凌晨2点,进至古宁头海面距离海安县六七百米时,一声巨响打破了金门的宁静,青年军201师一军官查哨时误触地雷。国军以为共军来袭,立刻打开探照灯照射海面,第一梯队暴露在国军面前。第一梯队立刻请求炮兵支援,偷渡变强攻,登陆后迅速向纵深推进。

按原计划第一梯队要运送六个团共两万人上岛,与岛上守军达到一比一。但因船只不足,第一梯队仅能运送三个团10个加强营8500余人上岛,第二梯队需等船只返回后再运送上岛。熟料后半夜潮水退却,300艘船只搁浅在海滩上,成为活靶子,全部被击毁。由于船只不足,第一梯队唯一的师级干部82师师长钟贤文的坐船都被下属抢走,致使梯队失去指挥。

25日凌晨5点,在后来官至国军海军司令的黎玉玺率领下,驻金门海军冒着风浪,进入古宁头以北海面巡逻,封锁海面,炮击共军炮兵阵地。天亮后,驻台中空军亦出动,轰炸登陆共军及炮兵阵地,破坏后勤补给。

面对五比一的优势国军,登岛共军孤立无援,各自为战,虽英勇作战,却难逃被分割包围,全军覆没的结局。叶飞、萧峰尽全力,26日又才分两次各运送了2个连上岛增援,已于事无补。第二梯队听着对岸枪声由激烈到逐渐消失,心中满是战意,却无能为力,望洋兴叹。

按萧峰等人制定的作战计划,三天拿下金门,金门战役也真就打了三天三夜。10月27日下午,金门战火逐渐停息,解放军登岛部队全军覆没。中共遭遇国共内战以来最惨烈的失败,国民党守住了金门。

中共的反思

金门失利,叶飞10兵团全军震动。据《叶飞回忆录》记载,战后第二天28军代理军长萧峰和政治部主任李曼村来厦门见叶飞,”两人面色惨白,失声痛苦“,请求处分。叶飞只能勉励他们”振作精神,鼓励士气,准备再攻金门“。

最终中共中央军委和华东军区并未给叶飞处分,”但我思想包袱很重,只有积极准备再攻金门,立功赎罪“。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中央、毛主席来电,解除福建前线再攻金门任务……这样,我就失去了再攻金门、立功赎罪的机会,思想包袱更重了。“

叶飞再次致电毛泽东要求处分,毛泽东表示”金门失利,不是处分问题,而是要接受教训的问题。“叶飞听从毛泽东的安排,认真反省金门失利。在他看来,”最重要最主要的教训就是,当时蒋军有海军,有空军“,掌握制空权、制海权,他的轻敌是失败的根本原因。在战争组织上,叶飞认为第一个教训是船只不够,第一梯队船只还全部损失在滩头;第二是违背渡海作战规律,未能夺取和巩固滩头阵地就向纵深发展;第三是没有师级指挥员随第一梯队登岛指挥。叶飞也承认自己确实疏忽大意,”当28军报告当晚要发起登陆作战时,我只是关心胡琏是否已到达金门,没有要28军呈报作战命令审核,就批准他们发起战斗。“

金门失利成为叶飞终身憾事,连将功补过的机会都没有。1989年金门战役40周年,75岁的叶飞登上厦门云顶岩远眺金门,久久不愿离去。金门失利并未影响叶飞仕途,1955年获上将军衔,而直接指挥者萧峰仅获大校军衔,直到1961年才晋升少将,获得与职级相称的军衔。

金门之战国民党军指挥者胡琏,淮海战役中任黄维12兵团副司令长官,因父丧丁忧幸免,未能与粟裕交手,后奉命重建12兵团任兵团司令长官(图源:VCG)

萧峰与李曼村这两位前线指挥员,在反思金门失利时,都无不谈到轻敌,盲目乐观。李曼村认为,”打金门时,从上到下,包括我在内,都有轻敌麻癖思想,那时是‘不怕敌人闹,就怕敌人跑’敌人抵抗,我们不怕,就怕敌人溜走跑掉。因此,在攻金前,在部队有一句很流行的口号叫‘登陆就是胜利’。大家只想到成功、顺利、胜利,确不想困难、挫折、失利。“

中共解放军最高学府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其父刘建德曾担任三野21军团政委,着眼于解放台湾,撰写了一篇几万字的长文《金门战役检讨》全面反思金门战役。开篇在讲完金门战役挽救了台湾后,即谈到了”轻敌“,从主帅叶飞到10兵团全军都轻敌。叶飞”曾在此(厦门)做地下工作,被捕,九死一声。尔今大军入城,万人空巷……一进厦门,就把母亲从家乡接来“,”大战当前,主帅先自松懈。“28军军长、政委在福州养病,参谋长调离,军部仅副军长萧峰与政治部主任李曼村,指挥体系并不健全,并且在刘亚洲看来28军善守不善攻,打攻坚战经验不足,但叶飞仍然坚持用28军。当胡琏12兵团取向不明,萧峰犹豫时,叶飞为他打气:“只要上去两个营,你再掌握好二梯队,战斗胜利师又希望的。”

萧锋作为直接指挥者,为了“照顾本位,最后抓一把”,让麾下各部队都能在最后的胜利中分点实惠,在三个师中各取一团组成第一梯队,又无师级指挥员随第一梯队登岛,客观上造成指挥上的混乱。军队登陆时,萧峰已经在指挥部摆好了庆功酒,当第一梯队登陆成功后,“他连饮三大杯,豪情万丈地用步话机遥祝:‘同志们奋勇前进!’”第一梯队在运送部队都不够,82师师长钟贤文坐船都被部下“征用”的情况下,还腾出空间运送大批崭新的人民币及其他预备在金门庆功用的物资。

而国民党,紧抓渡海工具这个关键,“台湾飞机不光炸福建,连浙江、江苏都炸了,甚至炸了上海的造船厂”,28军将船只沉到水底才躲过了轰炸,保留了300多艘船。相比解放军的轻敌,国军处于弱势,做困兽之斗;国民党又大肆宣扬解放军杀俘,在绝境之下激发了国军的战斗力,一再向登陆解放军攻击、攻击再攻击,不怕疲劳,很有解放军作战的风格。解放军人数处于劣势,没有后援,而胡琏12兵团实时登岛,不断投入生力军,在这样的消耗战中,解放军焉能不败。

国军退役中校,毕业于陆军官校16期,参加过抗战、国共内战,曾在金门任职的关安邦,在《古宁头大捷之前因与影响》一文中指出,国军的胜利在于作战目标明确、攻势原则、海空军的支援、国军善于两栖作战以及天候、士气。他特意提到,“共军误把两栖登陆作战视为横渡长江那样容易,亦未掌握天候、海象及水文资料,故遭失败。”

台湾国立中兴大学历史学研究所博士杨晨光,在其博士论文《金门热战,1949-1965--未完成的国共内战》中反而为叶飞等人辩护,提出“共军并非轻敌也非骄兵”,还进一步解说了“共军第三野战军将领为何自诬急躁轻敌”,认为一切都源于“共党文化的自我批判特性”。而且,攻占台湾的“国策”是由毛泽东制定的,客观条件不具备作战失败,只有两条路可选,一是指出毛泽东“犯了急躁轻敌的错误”,“国策”错了,一是“自诬急躁轻敌,以证明毛泽东‘当然没错’。”如何选择,显而易见。

金门之战挽救台湾

10月27日傍晚,金门大捷的消息传到台北,蒋介石喜极而泣:“这一仗我们全胜了……台湾安全了。”“古宁头大捷,不仅保住了金门,更保住了台湾。”台湾人甚至将金门战役比作赤壁之战,犹如一剂强心针,使国民党僵死的肌肉重获活力,在台湾稳住了阵脚,熬过了最为艰难的日子。

1949年的国民党败局已定,尽管早已开始经营退路台湾岛,但岛内兵力依然空虚,残兵败将,人心浮动。仅存的几个重兵集团,西南胡宗南、西北马家军、华南白崇禧深陷大陆,鞭长莫及。舟山虽有十余万大军,同样面对解放军大兵压境,动弹不得。

此前8月,美国国务院公布《美国与中国关系》白皮书,酝酿放弃国民党政权从中国脱身。虽然尚未停止美援,却态度暧昧。国务卿艾奇逊在白皮书前言中称,“中国内战的不幸结果,超乎美国政府所能控制之外,在美国有限的能力下,已尽其所能,但都无法改变这样的结果。”蒋介石在1949年11月3日的《敌我双方优势之分析》一文中谈到,此时美国已经“积极联系亲美、反共、台独等三方面的势力,准备以吴国桢掌政、孙立人掌兵、建立台湾人的政权”。

就地理位置而言,金门地处中国东南沿海的金门,进可封锁大陆,退可屏蔽台湾。历史上郑成功、施琅攻略台湾,都是以金门、厦门为基地。蒋介石也称“无金门便无台、澎,有台湾便有大陆”。金门若失,台湾危矣。

金门失利,中共在掌握制空制海权之前,再不敢轻易渡海作战,也“改变了美国杜鲁门政府一厢情愿的设计”。八个月后,朝鲜战争爆发,美国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中共将准备解放台湾的重兵集团调往朝鲜作战。台湾安全了,金门与厦门从此分离。

美国的复杂角色

金门一战保障了台湾的安全,台湾彻底安全之后,国民党反而萌发了从金门撤退的想法。空军总司令周至柔认为,鉴于“台湾全岛总预备队兵力弹药只有7个师,必须调回金马的精锐部队,对今后战事方有把握”,蒋介石对此也表示赞同。此前国军已从舟山撤退12万部队入台。1950年7月31日,驻日美军司令麦克阿瑟访问台湾,在其出于“军人本能”建议“丝毫也不放弃”下,蒋介石决定“固守不撤”。

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重新支持蒋介石,“放蒋出笼”。中央情报局下属情报机构“西方公司”进驻包括金门在内的沿海诸岛,训练反共游击队,收集大陆情报。在“西方公司”策划下,福建省主席兼金门防卫司令官胡琏,多次突袭大陆控制岛屿,骚扰沿海,中共如鲠在喉。1952年10月偷袭莆田南日岛;1953年2月突袭莆田湄洲岛;1953年7月,胡琏出动陆军及伞兵、海军陆战队1万多人偷袭漳州东山岛。

1954年春,朝鲜战争结束仅半年,中共即在东南沿海展开军事行动。同年8月13日,中共中央军委颁布《关于对台湾蒋匪军积极斗争的军事计划与实施步骤》,决定“解决台湾分两步走,先收复沿海蒋占岛屿和取得制空权,待条件成熟时统一台湾”。就在此时,中共获知美台正在谈判《中美共同防御条约》,为“击破”条约,金门首当其冲,爆发“九三炮战”,引发第一次台海危机。

金门岛上的蒋介石塑像(图源:Reuters)

1954年9月3日,解放军集中数百门重炮,突然炮击大小金门。至9月22日炮击结束,短短20天内金门落下炮弹七万余发。炮击并未阻止共同防御条约的签署,反而起到了加速作用。但是中共打蒋军不打美军表明了底线,美军也极力避免与中共发生直接冲突,运送物资绝不进入金门三公里范围内。在12月4日签订的共同防御条约中,美方不顾国民党反对,坚持协防范围仅限于台湾与澎湖,不包括金门、马祖等外岛。在台湾方面和蒋介石的心中,始终有一个悬念:如果解放军只取金、马而不跨海攻台,美国是否要根据条约出兵干涉?

共同防御条约签订后,为了避免与中共冲突,卷入战争,美国一再要求国军从金门等沿海岛屿撤离,脱离与大陆的接触,企图以台湾地位未定论、托管,制造两个中国并存的现状。蒋介石不但予以拒绝,还向金门增兵一个师,以显示守卫金门的决心。但为了获得美援,在海峡形势越来越不利的情况下,蒋介石不得不妥协,1955年2月在美军协助下从大陈撤退,国民党控制沿海岛屿仅剩金门、马祖。

1958年8月23日,中共以支援中东革命为由,再次炮击金门,意图迫使国军撤离金门、马祖。炮击第一天,金门防卫司令部三位副司令,赵家骧、章杰当场身亡,吉星文重伤三天后不治,司令胡琏、参谋长刘明奎及正在岛上视察的国防部长俞大维负伤。这场大规模炮战,国共双方以隔海炮击为主,双方海军和空军也多次参战。美国紧急援助M55式203毫米自行榴弹炮上岛,反击及瘫痪包括厦门车站内的解放军补运单位。在9月24日的温州湾空战中,国军还使用了美国最新援助的响尾蛇空空导弹,击落大陆歼-5战斗机一架,创造了实战中空空导弹首次取得战绩的历史。

金门形势危急,美国再次要求国军撤离。蒋介石念念不忘反攻大陆,意图化危机为转机武力反攻大陆,被美国阻止。中共察觉美国真实意图后,毛泽东认为,金门还是在蒋介石手里好。军事炮变成了政治炮、和谐炮,从最初的一天之内落弹数万发,到后来的单打双停(单日炮击,双日停火)、节日不打,再到提前预告,炮击海滩无人区,客观上的紧张局势,使国民党如愿以偿地固守金门,与大陆藕断丝连。

最后的前线

经历古宁头大捷、两次炮战,作为“反攻大陆”的堡垒,在防卫司令部组织下,金门全面军事化、要塞化,施行军管,百姓被组织起来组成民防队,修筑工事,“深挖洞,广积粮”。在一百多平方公里的金门县,国民党驻军全盛时期高达13万,金门防卫司令部司令官为陆军上将缺,是陆军总司令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

同样一百多平方公里的厦门岛,中共长期驻扎一个军。第31军自1951年进驻厦门岛,无论大陆形势如何变化,均雷打不动,是大陆少有的始终驻扎一个地方的野战军。1956年,中共又将福建、江西两省军区从南京军区划出,成立福州军区专注对台。在不到三百平方公里的地域内,国共驻军近20万,其驻军密度可能只有朝鲜半岛三八线可比。

台湾《教育部重编国语词典修订本》“金门县”词条下,称金门“东隔台湾海峡与台湾相望,北与马祖列岛控扼大陆东南沿海,为我国中兴复国的前哨,军事地位极为重要。”

做为台海对峙的最前线,金门也是台湾距离大陆最近的地方,蒋介石、蒋经国、陈诚等国民党高层多次视察金门,而视察金门的一个保留节目就是到金门制高点北太武山炮兵阵地眺望厦门。1952年蒋介石亲笔题词“毋忘在莒”,由石匠凿刻在太武山摩崖上,激励金门驻军时刻不忘反攻大陆。1958年“八二三炮战”前三天,蒋介石再次前往金门视察,蒋介石勉励士兵一年准备,至迟一年后反攻大陆,“老兵顿时失声痛哭:总统,这样说,我这辈子还能再见老母一面啊!”

1960年代,中共接连成功试爆原子弹、氢弹,中美台关系发生微妙变化,台湾全面转向守势,蒋介石反攻大陆的最后一丝希望破灭。1966年最后一次视察金门,蒋介石久久矗立,一言不发。

1979年元旦中美建交,中国大陆国防部长徐向前发表《国防部关于停止对大金门等岛屿炮击的声明》,开始于1958年的炮击宣告结束,长达三十年的台海热战也走到了尽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