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思录:超国民待遇与大汉族主义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春节,作为民族认同的文化,不应该被强制“改造”(图源:新华社)

新春大吉,可巧又撞上了“猪年”。

12年的猪年,记忆里那次中国大陆央视春节联欢晚会是这样的:

零点倒计时的“黑色三分钟”成为春晚历史上最受争议的时刻之一。两名央视金牌主持人,据称因为“抢戏”而导致排练好的串词“撞车”。2018年,这俩主角,朱军一度深陷猥亵女实习生并打压对方举报的传闻中,无缘这次春晚。而李咏则因为胃癌,生命终止于50岁。

那年的春晚争议不止“黑色三分钟”,还有节目抄袭等等。当然,影响深远的则是它被视为开启了“政治正确”的先例——在一个中国传统文化弥漫的猪年,这届春晚因为照顾中国千万穆斯林群体奇迹般地剔除了一切与猪有关的元素(这不是第一次,却是最受争议的一次)。

当时,春晚总导演金越公开解释说,春晚节目不能体现生肖图案并不是失误。“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很多民族在他们的习俗里有些禁忌,因为穆斯林兄弟民族会忌讳,过节的时候大家都要快乐,都要照顾到,不能说只有你快乐,别人都不快乐。”

争议令人印象深刻,此后“逢猪必反”不仅成为中国官方的态度,也同时挑起了中国不同民族不同信仰人群的尖锐冲突。甚至,在2019年春晚前夕,有地方忌“猪”而以“朱”代之,引起非穆斯林人群炮轰。

事实上,驯养家猪的历史在中国源远流长,可以追溯到原始社会。传闻中的“玉猪龙”固然有争议,但是确凿的是,在两三千年的商周社会上层中,猪与牛、羊并称“三牲”,乃是祭祀祖先的顶级牺牲。在汉字中,豕、彘、豚、豵等皆为“猪”。

猪,已经成为一种很难从中国传统文化中剥离出的民族民俗。

当然,包括伊斯兰教,印度教、犹太教、基督教等宗教信仰中,也都有应该受人尊重的饮食禁忌,尤其是猪,在其文化中被认为是不洁之物。在中国大陆,这种禁忌因为“民族团结”问题受到了官方的加持。但是,这种加持反而诱发了不平等,激化了广泛的民族宗教矛盾。

不可否认,中国传统文化的确存在严重的民族主义观念,自称中原、华夏贵之,而对中原之地以外的人群则称为“蛮夷”而贱之,要求遵从严格的等级观念。但是,整体来看,这种观念不是闭合的而是开放的。由于中原战乱频仍,外族入侵,华夷之辨从血缘衡量标准阶段,到地缘衡量标准阶段,到最后则以衣饰、礼仪等文化作为衡量标准了。正所谓“夷入夏则夏之,夏入夷则夷之”虽然备受争议,但从历史现实看,它的确是华夏与诸族融合的文化基础。

所以,民族不平等也是历史现实,臭名昭著的元代四阶层划分,清代满汉矛盾,都是真实写照。但是,现代中国民族不平等的根源既来自于历史,而更多则是因为现实政治。中共建政后几乎完全继承了苏联民族自治自决思想,但是它既是对工业革命以来民族国家思想的继承,也是一种“反动”。它一方面承认了各民族间相处的平等价值,另一方面则漠视了一个民族国家基本认同的需要而鼓励各民族的独立自助价值,这带来了不良后果。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中国大陆能够以一种阶级斗争思想作为国家认同的共同基础,然而当市场经济的自由精神被激发后,人们突然发现“民族区域自治”以及56个民族的划分大大扩大了彼此的裂隙,国家认同观念无可替代。

“一等洋人二等官,三等少民四等汉”等讽刺说法不胫而走,它提示人们在国家认同极其脆弱和匮乏的背景下,各民族(尤其是持有不同宗教信仰的民族)的不平等意识被激发。少数民族被给予所谓的“超国民待遇”,拥有在就学、国家援助等各方面的额外照顾,以弥补他们在社会生活中的不便和弱势。其中的个别人群甚至因为这种国家背书而有恃无恐,强迫其他族群承认甚至接受自己的民族宗教观念。

而人口最多的汉族人群则认为这不公平,他们被官方强迫接受一种对自己显然不利的秩序安排,甚至要时刻照顾对方的信仰习俗而改变自己。近年,一些极端主义的大汉族主义者发起反击,他们拒绝接受“逢猪必反”,而针锋相对地“逢穆斯林必反”,这被称为“穆黑”。

农历猪年在中国如何度过,仍然是一个问题,尤其是在民族宗教混居的地区。这也促使中国政府进一步反思,国家认同与尊重民族信仰多样性都很重要。当然,这不是强制某些族群改变自己,而是说,要避免某一族群强迫改变另一族群的非法行为,这才是尊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