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管一切”这七年】习近平忧患意识下的高校阵地战

撰写:
撰写:

2019年伊始,在公开报道中首次出现中纪委进入中国高校人事任命流程的案例,分析者称这一动向说明中共在增强中管高校纪检监察工作的独立性,也即进一步强化对中管高校的监管。在此半个月后,2019年1月21日的中国省部级主要领导研讨会上,习近平在谈及“七大风险”时重点强调了意识形态领域的风险。

看似无交集的两起事件,实则有着极大的重合之处——青年。

此番中管高校(即中共中央直接管理的31所高校,党委书记、校长为副部长级并列入“中共中央管理的干部职务名称表”)人事任命变化代表了中共“党管高校”的新动向,其背后指向便是高校青年,而此次习强调意识形态领域的风险时更是将青年与网络作为其防范化解意识形态风险的两个主阵地。

可以说,中共与青年群体是有着极大的渊源。1919年的五四青年运动催生了中共,在抗日战争期间,中国出现数万知识青年奔赴当时中共所在地延安的风景。因此,中共对青年群体的关切是有历史因素的。

多元价值升起,中共主流意识衰弱,浮沉之间带给中共意识形态风险的警示(图源:Reuters)

在官方加强对高校意识形态管控的同时,中国高校频繁发生告密事件(图源:VCG)

但随着历史的远去,曾经的中共与青年的历史感也在逐渐褪去。在新一代的中国青年群体面前,中共对他们而言又是怎样的一个关系,换言之,如今的青年是否还保存着对马克思主义的认同,这大概是中共当前最为关心的问题之一了。

近年,中共加强对高校的管理也正是在强化这个问题的确定性,即确保中国青年是马克思主义的拥护者、信仰者。

“党管高校”新阶段

相比之前任胡锦涛,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对青年的管理是更细化的,尤其是强化对意识形态前沿阵地高校的管理。

通观胡锦涛时期,其对高校的管理也只是落在“党管干部”“党管人才”的广义层面,而对于高校学生的教育更强调的是学生的思想品质和道德修养,在意识形态层面也仅是点到“加强思想政治教育”。

但习近平却表现出了明显的不同。当他还是中国国家副主席的时候,就曾提出以“四个围绕”(即围绕服务大局和促进高等教育事业科学发展这一主题,围绕培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这一根本,围绕贯彻好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这一领导体制,围绕抓好基层打牢基础这一重要支撑)加强中国高校的党建,及至他上台,中共对高校的领导与管理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

至少是在2013年4月,中办下发的“9号文件”(《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中就披露了中共发出警告称,中国高校教育系统存在意识形态危机。而随后原华东政法大学教师张雪忠在其新浪微博中披露的高校“七不讲”(即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及司法独立不要讲)被指也来自这份文件,可见此时,中共对高校的意识形态部署已进入实质性的阶段。

而被视为习近平本人对于意识形态领域的纲领性态度表达的8•19讲话,即2013年8月19日的中国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那次会议上中国高校被明确认定为“思想意识形态的重要领域和前沿阵地”。

中共十八大以来,党管高校给外界感受最为明显的是对高校行政化、对教师、学生的管理。

“党管高校”之党建

2014年10月,中办印发文件通知称中国高校要“坚持党委的领导核心地位”“党委统一领导学校工作”。同年12月,中国人民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江苏省委教育工委联合在中共中央机关刊物《求是》发文谈高校党委领导核心地位。此后,中国高校频频出现“基层党组织建设薄弱”等通报,2017年6月,中共中央巡视组在反馈巡视情况时称,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在内的14所中管高校党委均被指出“四个意识”不够强,存在“党的领导弱化”“党委领导核心作用发挥不够充分”等类似问题,要求一众高校全面整改。

不仅是中管高校,2016年12月,习近平在中国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提到,“我们的高校是党领导下的高校,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高校”。随即,民办高校也被纳入“有机组成部分”,设置了党委。甚而在2018年8月又爆出中外合资大学也需建立党支部的条款。

在加强高校党建的过程中,中共一方面对高校频频作出人事调整,一方面祭出雷霆反腐以落实“党管干部”的原则。其中最集中的时间是2018年10月,一个月内12所部属高校换帅, 2014年至2015年,有56所高校的83人被查。

“党管高校”之“刺耳的声音不见了”

除了加强对中国高校的党建力度,整顿高校腐败,高校教师群体也是“党管高校”的一个重要部分。在2013年曝光“七不讲”之后,中共持续追加“十六条”。其中指“少数青年教师政治信仰迷茫、理想信念模糊……”,称要“加强高校青年教师队伍建设,提高青年教师思想政治素质”。

“十六条”直指高校教师,表明党管高校已细化到对教师群体的意识形态管控,而2014年中国教育部颁发的“红七条”中规定高校教师禁止“在教育教学活动中有违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言行”,仅此一条,中国高校多位教师因言获罪。

2017年8月,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史杰鹏“逾越意识形态管理红线,违反政治纪律” 被提前解雇;2018年4月,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翟橘红遭学生举报在授课过程中批评中共废除国家主席任期限制,被撤职和开除党籍;同年6月,厦门大学教授尤盛东遭到解聘,校方给出的理由是其课堂上言论“偏激”。

事实上,无论是要求高校加强党建,还是对教师的管控,其背后所指都是高校学生这个群体。

“党管高校”之要“又红又专”的青年

2017年5月3日,习近平在中国政法大学考察时曾做出相关指示,“引导广大青年努力成为又红又专、德才兼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 。由于“又红又专”带有中国文革时期的鲜明政治色彩,因而当时外界多有讨论中共如此提法表示中共在高校的意识形态领域从严走向极端。此中分析未必客观,但它却是代表了党管高校的趋严态势。

2018年9月的中国全国教育大会上,习近平将教育的首要问题论定为“培养什么人”,会议要求“青年学生除了学习专业知识之外,在思想、政治上要有所进步,要学习马克思主义,学习时事政治。”

不仅是学习马克思主义,在此次教育大会之后,中国多所高校开始设立专项资金学习习近平思想。

“党管高校”之习近平的忧患意识

削弱对西方普世价值的传播,加强对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政治教育,整顿高校教师言论,加强高校党建等等,中共十八大至今,中国高校的上述变化即是党管高校七年来最明晰的脉络。

如上文所说,中共加强对高校的管控,要么是已经注意到高校意识形态的严峻性,要么是高层基于局势判断的一种防患于未然,现实的情况是,两者兼有。

其中一个体现是在2014年11月《吉林日报》发布的一篇文章《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文章以调查报告的形式讲述了中国高校中普遍存在的高校教师在授课过程中对中国政府、政党和社会的“描黑”言论,被称为“呲必中国”现象。

事实上,在六四以后,经历过一段时期的意识形态高压,西方普世价值的传播与对中国的抱怨牢骚情绪在社会思潮中的声势是逐渐壮大的。不仅是高校教师“呲必中国”,单是近年来在互联网上高校学生群体中的精美精日分子便层出不穷。与此同时,中共的正统意识形态却逐渐衰落。最直接表现在高校课堂上,虽然中共将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等课程列为高校学生必修课,但中国大陆媒体曾广泛报道过高校思想政治课是学生缺勤率最高的课目。

这种现象的严峻性达到什么样的程度,是不是已经构成中共如此紧张高校,严格管理高校最重要的原因,其实也未必见得。一定程度上说,决策者的个人判断也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习近平上台以来就表现出的强烈忧患意识无疑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从2013年到2018年习曾不止一次告诫中共官员要有底线思维,防范化解当前存在的风险。从习2013年首次南巡的内部讲话中强调苏联解体的原因及至2019年开年的中国全国省部级领导干部会议上将意识形态风险放在政治风险中重点强调可知,意识形态的风险是习底线思维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

作为习“党管一切”的一部分,7年中,中共对高校的管理是在加强与收紧的,在外界直观感受这一变化的背后浮现的是习近平的忧患意识,而高校也在这场意识与意识的对撞中被推向更前的位置。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