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中共共青团官员现状如何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团派”在中国政坛一度是个耀眼的名词(图源:新华社)

在中共的人事分析中,“团派”曾是一个耀眼的词汇,毕竟,出身于共青团第一书记职务的中共高官中,多人升到中共政坛金字塔的塔尖或接近塔尖的高位。如胡锦涛等。如今,在中共政坛上,还有胡春华、周强、陆昊等多位副国级和正部级高官出身于共青团系统。

当然,这些团派出身的高官,或者仕途不再那么顺风顺水,或者如今猜测缠身,或者仕途多年徘徊不进,给外界的感觉是,“团派”官员年轻、专业的形象在如今的中共政坛上已经不再那么耀眼,而在这背后,或许是中共人事任命逻辑的调整使然。而“团派”干部所自从来的共青团本身,也因其官僚化、行政化、贵族化的作风而受到来自中共党内和外界的质疑。

能否这样说,“团派”作为某个阶段分析中共人事逻辑的一个名词,将在不远的将来成为历史?通过几位“团派”出身中国官员的仕途命运,或可以小见大折射出这个松散群体的时代走向。

胡春华的“排序”之惑

有观察者发现,在近期一些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中,当国务院几名副总理同时现身时,报道中排名第三的胡春华竟排在了排名第四的刘鹤的后面。

这令外界感到困惑。

胡春华曾于2006至2008年担任共青团书记处第一书记。作为“团派”出身的官员,他在中共十九大前,曾是中共政坛最炙手可热的明星。一度,在海内外观察人士的眼中,这位1963年生人的高官,极有可能成为未来中国政治发展的指标性人物。然而,这一切在十九大戛然而止,胡春华不但未能“入常”,反而被安排担任国务院副总理,排名第三。

自此之后,胡春华与刘鹤两位副总理的职能分工和地位先后便成为外界热衷比较的对象。

与刘鹤在中国政坛的高光相比,原本排序在刘鹤之前的胡春华则显得颇为沉寂。虽然他仍出任被称为习头号工程的“脱贫攻坚”的国务院扶贫开发小组组长,但与刘鹤领衔中美经贸谈判、操刀中国金融改革这些高曝光的事务相比,胡春华进入中国官方电视台镜头则显得稀少。

外界也看不清胡春华的仕途走向在何方。不过,胡春华今年只有56岁,这被指是他最大的政治资本。能否在仕途上再进一步?目前仍不得而知。

共青团“双星”现状

在2013年的中国“两会”上,有两位当时最年轻的正部级官员以政坛新星的形象被外界看好,而这两人都是共青团系统出身,这两人,一位是当时46岁的陆昊,一位是当时48岁秦宜智。

公开资料显示,陆昊于2008年4月至2013年3月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随后担任黑龙江省副省长、省长5年,其间,因2016年的龙煤事件而受到外界质疑,从此仕途不再如前顺遂。及至2018年3月出任在党政机构大改革中新组建的自然资源部部长一职,不算要害部门。

但是2016年中国两会期间的龙煤事件,让时任黑龙江省长的陆昊仕途不再那么光明。2018年3月中共公布空前的党政机构改革后,陆昊被调离黑龙江,担纲新组建的自然资源部部长。

而两位政坛明星中的另一位,于2013年3月起接替陆昊担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的秦宜智,也在2017年9月,在共青团工作四年半之后,被调任中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任副局长,虽然保留了正部级,但却排在三名副部级副局长之后,有分析者用“被贬”来形容他的此番调动。

秦宜智也成为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为第一位离开共青团系统后,未赴地方省份担任党政职务的第一书记。鉴于团中央第一书记以往的辉煌仕途走向,这一调整的落差不可谓不大。

曾有分析指,秦宜智仕途的转折,与其在担任共青团第一书记职务时,共青团“机关化、行政化、官僚化、贵族化”不无关系。

秦宜智调任后,共青团第一书记的职务一直“空悬”长达9个月之久。直至2018年6月,作为陆昊老部下的“准70后”贺军科当选第十八届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超越陆昊,成为中国现任最年轻的部级官员。新老交替之间,折射出共青团在中国政坛上的地位蜕变。

前途未明的周强

现任中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是另一名出身共青团系统的国家级高官。

公开履历显示,出身法律专业的周强曾于1995年进入共青团系统,更在1998年至2006年长达8年时间中担任共青团第一书记。其后经过湖北省和湖南省党政机构的历练加持,最终在2013年起担任中国最高法院院长。

不过,在近期中国舆论场围绕“陕西千亿矿权案”而来的一波对最高法的质疑声中,周强也成为其中的被聚焦的核心高官之一。其中所揭露的周强可能参与的对案件的行政干涉,对法庭独立审判权的干涉,触发了公众的关注声浪。

在一片质疑之声和猜测中,中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和中共政法委等对最高法开展联合调查,调查组一众组成单位中唯独缺了最高法,更引发外界对周强个人仕途的关注。

不过,周强在“陕西千亿矿权案”中扮演的角色目前还不明了,仅只是运用院长权力“关说”法官,干涉法庭独立审判权这种违背程序,还是内中更有深层次的利益纠葛,尚待更多消息披露。目前可以基本肯定的是,周强依凭法律专业出身,在目前情势下,似乎已经走到了司法官员的仕途顶点,至于是否能最终平安落地,只能留待北京的最终判断了。

徘徊不进的赵勇

2018年10月,一位具有“团派”出身背景的官员调动曾一度引发外界关注。当然,其职务并不算高,只是副部级,但因他已在副部级职务上徘徊多年,因而对于“团派”官员之现状而言,还是具有一定代表性。

此人便是现任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的赵勇。

公开资料显示,赵勇在团系统任职14年,曾任湖南团省委副书记、团中央青工部部长等,2003年升任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时年40岁跻身副部级。不过,自2005年转任河北省委常委后,在延续至今的长达15年的时间中,赵勇仍在副部级这个级别上徘徊,而国家民委副主任这个职务是他在这15年的时间中担任的第七个副省部级职务。

2018年3月,中国国家足球队在比赛中惨败于威尔士队和捷克队,彼时任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的赵勇称,输球的非中国国家队,而是“杂牌军”,引来外界质疑他是“外行管内行”。

不同于周强的仕途一直与专业靠拢,出身于水利水电专业,并且其后拿到了经济学博士学位的赵勇,似乎在仕途上一直未与自己专业有何干系,前后辗转迁调的多个职位,也是横跨党、政、体、民族事务等各界,其间也未见多少联系和逻辑,频繁迁调和不久其任的结果就是难免被质疑“外行管内行”。

作为中共官员“后备力量”的共青团

多维新闻此前曾分析,“团派”并非一个严谨的说法,只是因为这批官员大多出身于共青团系统,但实际上共青团一直是被作为培养中共年轻干部的基地而存在的。只是因为时代的原因,这一批当年胡锦涛提拔甚至邓小平、胡耀邦亲自提拔过的“团派”官员一时纷纷迈过了省部级的门槛,这才造成了中共十八大前后“团派”官员集体上位,盛况空前表象。

但作为中共年轻干部培养基地的共青团系统,只是扭转“干部老龄化”,培养干部新生代的特定时间的历史现象,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干部走上政治舞台高位,中共的人事血液相较于邓时代已经年轻许多,因而“干部年轻化”这个历史任务相对而言已经完成,故而,共青团作为干部培养基地的“历史使命”也基本告结束。

更重要的是,对于今日中共的人事来说,最重要的已不再是干部的年轻与否,而是干部“干事”与否,“改革”与否,“创新”与否。而年轻与这三者之间,并不必然能划上等号。

当然,年轻官员的胆识和魄力以及创新意识是推动中国改革向前的重要人事力量。但伴随习近平上台而来的,他所面临的首要人事议题,或许并不在此,而是要让更多有基层治理经验的人提拔到更高位置上来,填补因反腐落马而空缺出来的诸多位置,改变中国官场长期以来的庸碌无为和官僚主义、形式主义顽疾。就目前而言,伴随反腐而来的中共人事换血大体上才算是刚刚完成。

而中共共青团系统长期以来“行政化、机关化、官僚化、贵族化”的弊病,恰恰让自己愈益远离“改革”“干事”这些人事任命新逻辑。“脱离群众”、在办公室待坐终日、缺乏基层治理经验、空话套话多于实际行动的共青团官员,没有“经历大风大浪”,没有“见过世面”,这样的官员在中国官员系统中不乏其人。因而,这或许才是“团派”没落的主因。

因而,外界观察到,共青团系统出身的官员在中共人事更替阶梯中,职位的爬升相对而言更加缓慢,而所能够触到的仕途“天花板”也较之前矮了不少。似乎都在预示,“团派”作为中共政坛一时的现象级现象,在一度的辉煌后,在慢慢的步入历史。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