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猪年春晚中的政治密码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猪年春晚的“槽点”较少(图源:VCG)

相较于过去几年的春节联欢晚会,猪年春晚播出后受到的非议相对较少,尽管人们的评价基本仍是平淡有余惊喜不足,但那些所谓的“槽点”显然不是那么多了。

或者说,猪年春晚不再那么“讲政治”了,不少往届过于刺眼的政治桥段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审美趣味的全面回归。

需要说明的是,这里的不再“讲政治”并不是说春晚对政治意涵的摒弃,而是指春晚的创作团体及审查部门,不再浅显地、机械地理解和表达政治风向,他们的创作基准和审查逻辑,有了审美层面的提升,这让猪年春晚的节目总体上“好看”了些。

但春晚的核心仍是政治,只不过隐藏在更多的细节之中。

三大分会场是为其一。猪年春晚的三个分会场分别设在江西吉安井冈山、吉林长春一汽、广东深圳,代表中共从革命走向建设进而走向改革开放的三个重要历史阶段。

自2016年开始,央视春晚开始空间创新,设立分会场,取意“东西南北中,全国大联欢”。故而往年几届春晚,分会场都是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选取有代表意义的城市,以作为分会场。

而猪年春晚不再延续这一惯例,地理位置的首要考量让位于历史内涵,其中尤为值得一提的,是设在长春一汽的分会场——这是春晚开始设立分会场以来,首次将会场设在企业,背后的意味非比寻常。

某种程度上,吉林或者长春的符号性都是比较次要的,确立这一分会场的逻辑应当是首先考虑到一汽。换句话说,如果一汽在沈阳,那分会场就会设在辽宁沈阳,如果一汽在齐齐哈尔,则分会场也必定会北上黑龙江。

一汽既是国企的代表,也是中国汽车工业的象征,更是中国制造的重要力量。从2018年震惊舆论的万亿授信,到春晚分会场的言外之意,这其中的意涵不难读懂。

“三胞”变“两胞”是为其二。所谓三胞,是指港澳同胞、台湾同胞和海外侨胞,而两胞则是港澳台同胞与海外侨胞。

往届春晚主持人致意涉及港澳台时,通常都表述为“港澳同胞、台湾同胞以及海外侨胞”,猪年春晚则变为“港澳台同胞”,这是外界鲜有关注到的一点,但绝不可轻易忽视。

这一变化背后最大的逻辑,是台湾在中共政治视野中所谓“独特性”的进一步消减。过去的三胞表述,是并列关系,意味着相互之间存在截然分明的不同,变为港澳台同胞后,则将三者在意义上进行平置。

这种表述实际上就是近年来对台政策变化的一个具体表现,从惠台31条到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纪念大会上的讲话,明显可见,在中共心中,台湾已经不是那个孤悬海外可望而不可即的“宝岛”了。

戏曲节目提前是为其三。以往春晚的节目编排中,戏曲联唱是保留节目,一般安排在晚会末段,新年倒计时之后。

但猪年春晚将戏曲节目的时间显著提前,江西井冈山分会场的四个节目结束后,紧接着便是戏曲联唱“锦绣梨园”,以北京主会场的节目安排,这是第八个节目。这显然是响应中共近年来对传统文化的大力提倡和推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