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让位 中国式科幻窜起:《流浪地球》推开的一扇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甫结束的中国农历春节,今(2019)年有个微妙的氛围转变值得注意。过往中国中央电视台制播的春节联欢晚会(春晚)是阖家观赏的重头戏,其中所蕴含的政治象征以及哪些艺人能登上春晚舞台,都是节目播出前后热议的焦点。除夕夜过后,春晚的表演桥段,也经常成为家家户户茶余饭后的吐槽话题,甚至意犹未尽在微信成立群组延续讨论。但特别的是,今年中国人对于春晚的热度明显下降,单是从微信朋友圈来看,几乎就被中国演员吴京主演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刷屏,春晚反而略显“孤单”。

央视春晚是中国春节除夕夜重要的节目,但今年的关注度与讨论度不如以往(图源:新华社)

今年春晚的政治性仍在,例如许多片段以“家”作为主题,诉诸港台与海外华人“回家”。此外,除了主会场之外,春晚加开了江西井冈山、吉林长春一汽、广东深圳三个分会场,分别代表革命传承、制造业国企、改革开放经济活力等意象。但长达四个小时的节目,主轴明显转向城市中产阶级的口味,像是小品《辦公室的故事》,难以引起普罗大众的共鸣。

尽管春晚祭出了5G网絡VR全景技术等新科技,但当微博网友爆料台湾艺人林志玲跳水使用替身后,舆论又陷入了八卦式的花絮纷扰,并没有类似去(2018)年小品《同喜同乐》内的黑人争议引来种族歧视批评。总的来说,缺乏笑点又少了槽点,春晚越来越难以激起广大中国观众的热情,许多人都说,央视春晚还比不上各省市卫视春晚来得精彩。

不过今年春晚的黯然失色,还有一个更大的原因,即遇上了春节强档电影《流浪地球》。改编自曾获世界科幻最高奖“雨果奖”的中国作家刘慈欣作品,在上映之前就已获得高度关注,《流浪地球》北京时间2月5日(大年初一)上映后,随即成为社会讨论的焦点。无论中国媒体还是微信公众号、朋友圈,至今的风向都还围绕在这一部票房已然突破人民币20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的科幻电影。

《流浪地球》带来了极大量的评价讨论,有褒有贬,老实说这一部拍摄过程命运多舛的电影,在转场、桥段、特效与剧情安排都有明显的硬伤,但其最终展现出来的能量与效应却已超越中国本土,这就是它的成功之处。美国媒体《纽约时报》也注意到《流浪地球》对于中国电影而言的重要性,认为这部作品代表着中国电影制作新时代的曙光,同时隐含了中国在未来太空探索中扮演的核心角色,并称之为“中国电影业加入太空竞赛”。

由於长期浸淫在美国好莱坞科幻电影主导的时代下,观众自然而然会拿《流浪地球》与好莱坞类似的电影作品相比,中国科幻电影确实还处在学步阶段,距离成熟还有一大段路要走,当中也多少染有美国式个人英雄主义的色彩。拿中美科幻电影相比或许并不公允,然而,更为重要的是,有人说《流浪地球》推开了中国式科幻电影的一扇窗,如此评语并非没有道理。

科幻电影最大的观影享受在于想像空间,当地球遭遇毁灭危机时,《流浪地球》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把地球带走”,跳出了西方“移民外星球”的传统叙事。且人类求生存的路径不再是依赖诸如“美国队长”之类某个强国的保护,而是靠着世界上各个国家的合作,人类方得以逃过一劫。也就是说,《流浪地球》的太空想像,充满了有别于西方式的国际主义与社会主义精神,也有毛泽东“环球同此凉热”,以及当代中国追求“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寄托。这或许是解读“中国式科幻”一个比较贴切的切入点。

当然,可以批评《流浪地球》一只脚站到了政治正确这一端,但是如同原著作者刘慈欣所言,“中国现在最强的感觉是什么?是未来感。就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有在中国有这么强烈的未来感,这种未来感就是未来给人的吸引力。”科幻电影的未来感往往就是在反映现实,端看怎么样的政治理念能够驱使人类往前迈进。

《流浪地球》同时体现了中国自身思维的转变,过去几年取得高票房绩的中国电影,例如《战狼》、《红海行动》等,在外界的眼中多少感受到中国“秀肌肉”的味道;而《流浪地球》则走出了中国电影里的本位主义,思索中国与世界、甚至是宇宙关系的主题同样能够得到观众买单,赢得喝采。《流浪地球》虽然只是一部电影,但也不只是一部电影。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