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一场没有硝烟的穆斯林之争

撰写:
撰写:

2019年1月4日,《纽约时报》曾有一篇署名为“穆斯塔法·阿克约尔”的文章《穆斯林世界为何对中国的“古拉格”保持沉默》,似乎以批评的方式提醒一些拥有大量穆斯林的国家向中国治理新疆的政策施压。这篇文章可能达到了作者所期待的传播效果了。

大约在一个月后的2月8日,土耳其外交部发言人哈米·阿克索(Hami Aksoy)发表一份声明称,“有一百多万的维吾尔土耳其人被任意逮捕,他们在监狱中遭受酷刑和政治洗脑”,“在21世纪重新引入集中营以及中国当局对维吾尔族土耳其人的系统性同化政策是对人道的一大羞辱”。他还提到了一位据称在所谓“再教育营”“死去”的维吾尔音乐人士日衣木·艾衣提。

土耳其官方的这一动作,遭致中国的强烈反击。中国公布了一段艾衣提现身自证健在的视频,其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更是罗列了一名维吾尔族妇女米日古丽·图尔荪(此前部分西方媒体称为“米娜”)、《纽约时报》询问的朱木海所编造的谎言。

在回答媒体记者锲而不舍的追问时,华春莹似乎有些厌烦地表示,“面对你们提出的这么多个案,中方有关部门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去调查,事实往往证明都是子虚乌有的谎言”,“至少应该告诉我们,你的消息源到底是什么?自己应该先甄别一下消息的真实性,应该有起码的辨别力”。

以华春莹所举的这些案例,以及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一些事情来看,可知围绕在神秘新疆上空的诸多报道、文件、舆论,可能都是虚假信息,或者是建立在虚假信息的基础之上。

但是令人难以理解的是,总会有一些个人或组织喜欢造谣与欺骗,总会有媒体热衷于报道传播一些未经证实的谎言与指控,自然也会有很多人、很多组织,甚至像土耳其这样的国家受其蒙骗。或者他们深陷于这种封闭的内部传播循环之中难以自拔,又或者他们本身就无意追究真相。

“米娜”的谎言

华春莹所举的几个例子,能够让外界一窥这些骗术的荒谬程度。其中又以米日古丽·图尔荪的事件反转最令人难以置信。

自2018年11月起,一些西方媒体开始报道一位名为“米娜”的维吾尔女子自述的遭遇。她讲述了自己从2015年至2018年三年时间里,在新疆公安、监狱的遭遇,展现了一个柔弱无辜的女子堪称“人间惨剧”的经历。

“米娜”声称被检查身体、遭受殴打,她的一个孩子被插管喂食,另一个孩子由于不明原因逝世等等。

时至2019年1月,在中国外交部记者会上,华春莹不惜以1,600多字回应了关于“米娜”的提问。由华春莹所提供的信息可知,“米娜”原名米日古丽·图尔荪,美国CNN在1月18日周五向中国外交部发邮询问相关问题,周末时间未等到回复便发表了报道。

米日古丽2010年8月与一名伊朗人结婚,2012年1月与一名埃及人结婚,之后生下三个孩子。她在2017年4月21日因涉嫌煽动民族仇恨和民族歧视被刑事拘留,因患有传染病仅仅20天后的5月10日便被释放。除此之外,在2015年至2018年三年时间里,她都是自由的,从未进过监狱或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以下简称“教培中心”)。

那么,她所说的自己孩子死在中国、目睹9名女子死亡的说法,就都是谎言。她所说的一个死去的21岁女孩问她的“姐姐你还去过埃及,你还坐过飞机吗?你在天上飞是什么感觉?你会不会害怕?”这些饱含情谊的细致问话,应该也是谎言。

事实上,她如连珠炮般质问的“考试的时候汉族的加20分,维吾尔的不加分,为什么?因为我们是维吾尔族吗?我们不是同一个国家吗?同一个国家同一个法律,为什么我们不一样?”这些也非常值得细究。

的确,汉族与维吾尔族拥有同一个国家和法律,理应平等对待。不过在现实层面确实存在不平等,在考试教育环节,却并非汉族学生被加20分,而是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加分。这在中国是一种常识,尽管是一种存在争议的常识。

米日古丽的无中生有、移花接木、颠倒黑白并非个例,可能还反映了一种常态化的现象。

早在2009,新疆七五事件的发生便有谣言的推波助澜。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副主任马大正所著的《热点问题冷思考》介绍,当年6月26日,广东省韶关旭日玩具厂群殴案件导致2名维吾尔族员工死亡后,热比娅·卡德尔领导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公然造假,先是编造说事件中有18名新疆工人死亡,300多人受伤;继而则把美国CNN曾经播出的伊拉克库尔德族人对本族女孩实施石刑的视频谎称为“维族红衣女孩被汉族人殴打致死”。这些都在新疆得到广泛传播,是新疆局势迅速恶化的重要推动因素。

其实,西方媒体对于类似的骗术也早有领教。

2018年1月,一位11岁的多伦多穆斯林女孩卡拉(Khawlah Noman)声称在华人社区被一位20岁左右的亚裔男子尾随,该男子试图用剪刀剪掉她的面纱。加拿大媒体群起响应,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安大略省省长、多伦多市长纷纷表示谴责,有议员提议设立“多伦多伊斯兰恐惧纪念行动日”。卡拉与母亲、弟弟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采访,讲述自己的“屈辱遭遇”。然而多伦多警方事后却发出通报称其根本没有受到骚扰,整件事都是虚假构造的。政界与媒体最终也未向受到怀疑和批判的广大亚裔道歉。

中国愤怒回击

在华春莹澄清米日古丽事件的原委曲直之后,米日古丽以及曾经为她的造谣提供平台的媒体没有进行反驳,甚至没有做出进一步回应。这种沉默已经相当于默认。联想到她曾经在新闻发布会上直面全球媒体,曾经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作证”,更显得整个骗局的荒唐。

以谣言开道,对外展示无辜、软弱、为了人权和自由而不得不进行反抗,博取同情和支持;对内煽动恐慌、仇恨,组织暴力活动,几乎成为“三股势力”标准操作模式,而且屡试不爽。

个人现身撒谎,地区或国际组织搜集“蛛丝马迹”,媒体变身只列举单方面真假难辨证词的代理律师,政府则向中国进行官方交涉。个人、媒体、组织和政府的集体背书,让谎言变成了尽人皆知的某种意识。这种意识可以与真相、真理无关,因为其所预期的传播效果已经实现。

2月11日,华春莹在回答记者提问涉疆问题时,5次表示自己刚才已经说(强调)过,4次向记者提议去问土耳其政府所谓艾衣提已死的消息从何处而来,可知中国政府对于纷至沓来的谣言已经不胜其扰。

当然,中国早前在治理新疆时封锁信息的做法,为外界揣测和谣言的滋生提供了空间。而今当局似乎不再遮遮掩掩,例如2018年9月后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新疆政府首长雪克来提·扎克尔出面介绍新疆局势,再如中国在米日古丽和艾衣提两个事件上的强烈回应。

回应米日古丽事件,可能源于她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作伪证;回应艾衣提事件,可能是因为首次有国家政府公开就新疆问题向中国交涉。土耳其外交部发言人的指控,意味着围绕在艾衣提身上的谣言已经发展成一次严重的外交事件。

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答记者问的同时,中国驻土耳其使馆发言人也进行了澄清,中共党报《人民日报》发表署名“钟声”的评论文章《反恐双重标准损人害己》,长期跟进新疆事态的《环球时报》亦有社评《土耳其没有资格指摘中国新疆治理》。

《人民日报》称,“土耳其也是多民族国家,也面临恐怖主义威胁,在反恐问题上奉行双重标准到头来只会损人害己。”《环球时报》更称,“土方根本没资格就中国内政说三道四,它在库尔德人的问题上,还有未遂政变后的大清洗上,如果套用西方人权标准,它满头都是辫子。它实在不该学着西方的腔调一再就新疆事务摆所谓‘人权’的臭架子。”

不过,笼罩在新疆大地之上的迷雾会因为中方的澄清而消散吗?答案可能不太乐观。说到底,可能还是各自的立场和利益不同。

美国《纽约时报》在2018年11月29日所发的一篇文章《〈纽约时报〉“中国规则”专题报道是如何诞生的?》早已坦白称,“我们过去这一代人从小就有这样一种意识,就是世界上有一个单一的超级大国,美国,而对绝大多数事务的定性,首先是它们有利还是不利于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利益,如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