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疯狂不止外星人 流浪地球“坠落”

撰写:
撰写:

《流浪地球》陷入的争议令人有些匪夷所思(图源:VCG)

曾经有一个故事:

在圣城麦加的一座神庙里,同时供奉着穆罕默德与耶稣的神像。基督徒走进神庙,大怒:“这是天主的神庙!”于是把耶稣神像移到中心位置,把穆罕默德神像挪到角落。穆斯林走进神庙,也大怒:“这是真主的神庙!”把两座神像调换位置。基督徒与穆斯林一波接一波交替进入神庙,两座神像也在循环往复的搬运中变得污迹斑斑。

有一天,一个既非基督徒又非穆斯林的远方旅人走进神庙,惊讶的说:“天哪!世上怎么会有如此脏乱的神像!是你们的信徒没有好好供奉你们吗?”两座神像开口说话:“我们俩本来在这里好好的,都是被那帮人给搬弄的!”

与故事里两座神像遭遇相似的,是最近正在中国大陆上映中的电影《流浪地球》。

这部由中国科幻小说第一人刘慈欣的小说改编的科幻大片(或者说灾难片),是大陆电影市场春节档唯一一部票房持续上涨的影片,从大年初一单日票房2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排名第四,到初二就跃升至票房第二;初三到初六坐稳票房冠军交椅,单日票房均超过3亿。目前影片的累计票房已经超过30亿。

事实证明2019年的中国电影观众可谓“高大上”:那些能引起广泛争议的电影,全都是“地球”级别的:前有元旦档《地球最后的夜晚》口碑出现两极化,后有春节档《流浪地球》因为在评分网站豆瓣分数下跌而引起全网舆论大战。

就像周星驰那句“我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结局”,一开始伴随着票房起飞,《流浪地球》获得的是一片赞誉,80%由中国国内团队完成的视觉特效被普遍认为是好莱坞中上等水准,剧情中体现出的牺牲精神、家庭亲情等普世价值“让外界切实看到了高度工业化、‘充满未来感’的中国”,连大陆官媒《人民日报》也发表署名文章,为影片“将中国独特的思想和价值观念融入对人类未来的畅想与探讨”点赞。

当“夸地球”逐渐要变成一场愈演愈烈的运动,已然让人嗅到了一丝不安的气息。

果然,春节假期还没过完,《流浪地球》在豆瓣上的评分就从8.4一路跌到7.9,短评里也开始出现“一星”“两星”的差评。除了少数评论围绕电影本身的硬伤与缺陷展开批评,更多的评论是在吐槽影片的宣发、“看不惯全民高潮捧地球”而“打个一星平衡一下”、因为对主演吴京(《战狼2》的导演、主演)有偏见而故意黑电影。

拥趸与反对者的“战斗”也开始呈现出“你死我活之势”。在豆瓣上出现“四星评论改一星”的事件后,一些网友曝出截图,称有人花钱买差评,故意“黑地球”。《流浪地球》的粉丝开始调转矛头,将目标指向豆瓣本身:你豆瓣为什么允许改打分?而且改过之后为什么点赞可以保留?以牙还牙,众人开始在各大app商店给豆瓣打一星泄愤。

事情开始转向失控状态,微博、知乎、虎扑等各家大陆互联网平台都开始成为正反双方激烈争夺的高地。大陆网媒“观察者网”14日还发表了一篇“讨豆檄文”,直接给豆瓣扣上了“崇洋媚外”的帽子,文中给出的观点是:豆瓣上外国电影分都高,中国电影分都低,所以《流浪地球》分低肯定是有黑幕!

豆瓣出面解释个别用户改分数的声明并不能浇灭“地球粉”的怒火,从15日开始,大批网友开始在豆瓣上给经典电影刷差评,既有《盗梦空间》《机器人总动员》等科幻类型片,也有《辛德勒的名单》《泰坦尼克号》《美丽人生》的老片无辜躺枪。

至此中文互联网可以说是一片乌烟瘴气,双方的讨论的焦点从《流浪地球》好不好看,变成了豆瓣是否值得信赖上,这场面简直比同期上映的《疯狂的外星人》还要荒诞。

回溯正反双方争论的开始,网友关于“流浪地球”的论战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第一,影片评价是否过誉。因为太阳寿命将尽,用一万多部核聚变发动机将地球运送出太阳系的宏大宇宙设定,配上灾难景观、工业风格、热血少年的景观,出于观影体验和对国产科幻片的鼓励态度,“地球粉”将“超越好莱坞”“比肩《星际穿越》”“中国科幻电影的里程碑之作”“开启中国硬核科幻元年”“流浪地球一小步,中国科幻一大步”“用作品说话,赶英超美”等溢美之词全部加在影片上。

反对者则认为 “科学设定有硬伤”“像是团结一心抗震救灾的灾难片而非科幻片”“太儿戏了,硬科幻和硬要科幻是两回事”“日常逻辑和人物行为bug更让人无语”“人物形象不立体,说话口型对不上”等等。认受度较高的一种观点是,《流浪地球》在故事架构、人物塑造上存在一些问题,虽有亮点,但还达不到“神作”的级别,“分数在7.5左右比较合理,下降的分数算是正常分数,不存在什么大规模黑《流浪地球》,8.4太高了。”

在一些中国大陆网友眼中,不管电影内容如何,看到演员吴京就仿佛看到了“民族主义”(图源:@电影流浪地球)

争议的第二个方面是,影片是否符合原著精神内核。“地球粉”认为,电影的改编保留了刘慈欣创作的核心和基本特点——集中力量办大事。“目的优先”是集体主义指引下的大工业运转,拯救地球的行动并非由孤胆英雄领导,而是依靠心系“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世界人民群众。

反对者认为,原著小说的悲怆气质、思辨色彩、近乎冷酷的理性、以及人类在巨大灾难面前表现出的彷徨和困惑,在电影中都被淡化处理变味了,带有一股强烈的情绪化,极其正能量主旋律。这种强行主旋律、强行正能量引发人不适。甚至有影评人认为,电影传递了“反智反科学思想,充满着义和团式的冲动”,“快要把我震死在影院座椅上了。影片有科幻设定而无科幻精神,每个人物都处于被集体主义长期坑害的大脑缺氧状态。”

可以看到,争论进入这个层面,开始接近这场舆论大战最激烈也是最让人五味杂陈的第三个方面:对民族主义的争议。

尽管在很多影迷看来,《流浪地球》讲述的是全球人民团结一心,与民族主义并无关系,但由于演员吴京的参演,而导致很多人在未看影片的情况下先产生情绪。吴京在战狼系列中的文化设定,被自然而然地引入到《流浪地球》的讨论中。一种解读随即升腾:流浪地球展现的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在遭受毁灭时中国的解决方案。

与此同时,很多影迷开始以阴谋论评估批评者的动机,认为有人“看不得国产片崛起”。一些狂热的粉丝因此还做出了过激的行为,不少给《流浪地球》差评的网友都表示遭到过私信骚扰。此前在《流浪地球》的豆瓣热评里,甚至有网友表示因为给了一星,而遭遇了狂热粉丝的人肉搜索和人身威胁。

争论早就超出纯粹的电影鉴赏冲突,而是夹杂太多文化认同、民族情绪甚至意识形态站位,舆论演变为“政治正确、水军横行、自来水灭差评、道德绑架、战狼精神”。这一次尽管连《纽约时报》也认为《流浪地球》与《战狼》系列不同,并不带有沙文主义色彩,但这不妨碍打一星者被贴上“不爱国”和“慕洋犬”的标签。当然,当批评者仅仅因为见不得民族主义热忱就放弃了对影片本来的客观评价,他们也就变成了“地球粉”所镶嵌的硬币的另一面。

令人遗憾的是,最先开始把话题带“跑偏”,恰恰是大陆官媒。《人民日报》在电影上映第二篇发表的评论文章《果然,能拯救地球的,只有中国人》,以及网络媒体观察者网发表的《流浪地球意外成了中国崛起的试金石》被认为是“将多元化的讨论变成了非得一争高下的比赛,进一步加深了分歧”。

比偏离主题的争论更可怕的,是对不同观点的消灭和压制。对于电影的一星评论,很多持相反观点的用户已经放弃了讨论,希望通过第三方机构将这些观点彻底消灭。这样的场景在《战狼 2》之后并不陌生:在豆瓣上争论无果,电影粉丝就开始拿起举报的武器,希望“有关部门”来查封豆瓣,结果是以豆瓣自查纠错告终。这也是这几年互联网流行的一种“维权模式”。

大陆自媒体“阑夕”对此表示,互联网的规律就是,任何针锋相对的撕裂最后大多都会演变成“为了射箭先树靶子”的技术,箭射得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靶子上要插满了箭镞。在互联网时代中各种各样的观点都可能出现舆论场,即便不从电影本身去讨论,也是每个用户表达的自由,即便有时候那是不怀好意的。但如果试图去限制,“无论出发点是什么,都可能打开一个更可怕的潘多拉魔盒。”

一位不愿具名的大陆心理学家对多维新闻表达的更直接:“如果形势不断发展”,所谓的“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可能会成为“围剿各种声音的力量”。

所以,放过《流浪地球》好吗?这只是一部讲述人类在宇宙灾难面前如何抉择的电影而已。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或者,人类根本等不到灾难来临的那一天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