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越战争四十年:越南人为何恨中国

撰寫:
撰寫:

2019年2月17日是中越边境战争爆发四十周年,四十年后的今天,越南人对于中国心态仍然很复杂。一方面对于中国的经济发展成就赞不绝口,希望越南向中国学习,从而像中国一样富强,另一方面又对中国怀着深刻的戒心。越南人的这种矛盾心态,深植于越南自古以来与中国的恩怨中。

越南人对中国的恨,绝非表面的1979年中越战争那样简单,而是与中越自古以来的恩怨分不开(图源:Reuters)

1957年南越在岘港举行的纪念“抗华英雄”征氏姐妹游行(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一部越南史就是一部“抗华”史

在中国人看来,中国对于越南是有大恩的,尤其是近现代以来,中国对于越南的民族独立运动帮助极大。今天执政越南的越南共产党就是在中国广州创建的,越南国父胡志明也长期在中国生活,1949年中共建政后对于越南更是给予了数百亿美元的援助,可谓倾囊相助。

但在越南人看来,中国却是自古以来的“恶邻”,自古以来就图谋侵吞越南,越南一次次击败中国的侵略,使中国的图谋落空。1974年西沙海战后,南越政府出版社推出的《越南古代史》宣称,“越南历史就是一部中国侵略史”。

据中国口述史学者唐德刚《晚清七十年》一书记述,他的越南学生甚至告诉他,“在越南的历史上,所有越南的‘民族英雄’都是‘抗华英雄’”。越南历史博物馆也印证了这一点,“从公元前三世纪到十八世纪,几乎每一个展厅,都可以看到,解说员自豪地向各国游客介绍,越南人民反抗‘中国侵略者’的英勇事迹”,越南首都河内街也满是各式“抗华英雄”塑像。

从历史来看,一些国家在取得民族独立后,为实现国家整合,构建民族自信心与自豪感,通过裁切历史构建一个敌人是常规操作,韩国与越南都是典型。根据中国、越南、韩国三国的历史,越南与韩国都与中国颇有渊源,韩国起源有周武王封商纣王叔叔箕子于朝鲜的说法,越南则起源于中国南方百越的一支。

正是由于越南、韩国与中国关系密切,在两国的一些历史版图中,中国不幸被“瓜分”。乃至中国互联网上流传着一个说法,中华五千年文明起源于长江,因为长江以北属于韩国,长江以南属于越南,中国人只能在长江里泡了几千年。当然,这只不过是戏言。

第一位“抗华英雄”的诞生

在越南历史上,有四次“北属时期”,所谓“北属”即是中国统治时期,持续时间超过千年,与之相伴即是越南的“抗华”史与“抗华英雄”。

公元前214年,秦始皇平定南越,设置南海、桂林、象郡三郡,其中象郡被认为在今天的越南中部或北部,史称“第一次北属时期”。第一次北属终结于公元40年即东汉光武帝时期,这一年交趾郡爆发了征氏姐妹起义,一度攻占65城并自立为王。直到东汉派遣伏波将军马援率军征讨,才于公元43年斩杀征氏姐妹平定起义,从而在越南重建中国统治秩序。

由此,征氏姐妹成为越南最早的“抗华英雄”,越共则称征氏姐妹起义为当地人长达一千年反抗中国统治的开始。1964年周恩来访问越南时,曾向河内征氏姐妹陵墓献花圈,毛泽东文革中也称赞征氏姐妹之一征侧“是位了不起的女英雄”。中共出于所谓的“革命史观”,也承认征氏姐妹是越南的民族英雄,而马援则有其“历史局限性”。

东汉重建越南统治秩序后,进入越南第二次北属时期,一直持续到公元541年即南朝梁时。541年,七世祖来自中国的越南龙兴太平(今越南红河三角洲太平省)人李贲发动起义,自立为万春国,越南又称之为“前李朝”。548年,李贲被后来取代梁朝建立陈朝的陈霸先所灭,但因梁朝发生侯景之乱,陈霸先不得不回师平乱无暇兼顾交趾,李贲兄长及部属继续反抗,直到公元602年隋文帝时才平定,进入第三次北属时期。

越南复国第一君

五代时期,越南再次失控,其间统治今两广地区的南汉政权一度统治越南北部,并在当地驻军,但终在938年的白藤江之战中被越南豪族吴权击败,吴权在越南北部建立吴朝。也有一种说法称,吴朝为自保向南汉称臣,越北虽独立南汉对其影响力仍很大。但在越南看来,吴朝是“堂堂正正的独立王国”,“我越南复国自主之第一君曰吴王权”。

此后,越南经历吴朝、丁朝、前黎朝的短暂统治,终于在1009年建立李朝后进入稳定时期。但随着中国的重新一统,980年宋太祖以前黎朝建立者黎桓篡位为由讨伐越南,在越南史称“第一次抗宋战争”,又称“第二次白藤江之战”,宋军战败后黎桓虽对北宋敌意依旧,但仍向北宋称臣。

公元1075年宋神宗熙宁年间,越南李朝以受北宋威胁为由向北宋发动战争,攻陷钦州、廉州、邕周,越南史称“第二次抗宋战争”。对于这场战争的结果,中国史籍以及越南阮朝时期官修史书《钦定越史通鉴纲目》称,李朝在富良江之战中大败后向北宋求和;越南史书《越史略》则称,李朝取得了富良江之战的胜利,“宋兵死者十五六”,认为李朝取得了最后的胜利,《越南历史》等越南现代历史书继承了这一说法。

在现代越南历史书中也毫不讳言越南在这次战争中的“先发制人”,还以此颂扬越军统帅李常杰。1974年中越西沙海战中,南越海军编队主力驱逐舰即是以李常杰命名,命名另外两艘护卫舰的陈平重、陈庆馀则是接下来将提到的越南抗元英雄。

富良江之战后李朝与北宋关系逐渐缓和,蒙古兴起后忽必烈先后三次进攻越南陈朝,史称“越南抗蒙战争”。蒙古灭亡大理后,1257年至1258年第一次进攻越南,蒙古虽战败但陈朝同意向蒙古进贡。1284年至1285年第二次进攻,忽必烈的目的是将越南纳入元朝版图,再次战败。1287年至1288年,忽必烈卷土重来,但在白藤江之战中又一次失败,随后陈朝派使者向元朝朝贡,元朝与陈朝议和,恢复宗藩关系。

越南战胜仍称臣

明朝建立后,越南仍与中国保持宗藩关系,明太祖朱元璋还将越南列入15个“不征之国”行列,告诫后世子孙不得恣意征讨。建文帝时期,陈朝外戚胡季犛篡位建立胡朝。明成祖初年,胡季犛通过谎称陈朝宗嗣断绝还获得明朝承认,受封”安南国王“。但当陈朝后裔逃亡到明朝后,明成祖才明白过来,决定送陈朝后裔回越南复位。从明朝角度来说,这是宗主国维护属国正统传承的责任,但在越南看来又是中国以大欺小。

1406年,明朝军队于护送陈朝后裔返回越南途中遭胡朝袭杀,陈朝后裔被俘后处死,明成祖闻讯决定讨伐胡朝,并于次年攻灭胡朝。胡朝灭亡后,明成祖又以陈朝后裔断绝为由,改安南为交趾,设立“三司”治理,地位等同于内地行省,从而将越南北部再次纳入中国版图,史称越南”第四次北属时期“,这也是中国最后一次直接统治越南北部。

然而,明成祖是以恢复陈朝为名出兵,最终却将越南纳入版图,因而越南人反抗不断。1418年,越南清化豪族黎利起义,屡败明军,迫使明朝于1427年撤出越南,从而终结了“第四次北属时期”。黎利建立后黎朝,国号“大越”,并接受明朝册封,再次确立与明朝的宗藩关系。此后,越南王朝虽有更替,但直到1885年《中法新约》签订前,都与中国保持宗藩关系。

黎利在与明朝的战争获胜后,还曾命谋士兼挚友、越南古代文学家阮廌以汉字文言文写就并发布《平吴大诰》。大篇幅叙述了自五代时期“越南复国自主之第一君”吴权以来,越南在与南汉、北宋、元朝、明朝战争中的功绩,尤其是与明朝的战争。文中写道,黎利之击败明朝复国“于以开万世太平之基,于以雪千古无穷之耻”。1970年代,有越共学者称《平吴大诰》是越南民族的“第二个独立宣言”。

1954年,在周恩来亲自劝说下,越南接受了“两个越南”方案,从而达成了《日内瓦协议》结束了第一次印度支那战争,但在一些越南人看来,中国在日内瓦会议上背弃了越南。图为周恩来在日内瓦会议上(图源:VCG)

越共与中国恩怨

近代以来,由于共同的被殖民境遇,中国对于越南民族独立运动给予了很大帮助。1945年二战结束后,中国军队前往越南北部接受日本投降,在受降仪式上,中国邀请胡志明担任主席的越南民主共和国代表参加,却坚持将法国代表排除在外。而中国驻军的存在实际将法军排除在北越之外,也在一定程度上为越共争取了时间。

1946年中国军队撤出后,法军重返越北,法越战争爆发,越共节节败退,直到中共取得政权后开始大力援助越南,形势才开始好转。但也正是在中国的大力援助下,越南认为中国三次背叛了越南。

1950年,包括中国、苏联在内的社会主义国家开始大力援助越共,以陈赓为团长的中国军事顾问团入越,中国军事顾问从越军最高层一直下沉下营连一级,在加强越军指挥的同时对越军开始整训,改变过去的游击习气开始正规化建设,部分越军甚至直接撤入中国境内整训,中国也成立相关院校培训越南党政军干部。

到1954年奠边府战役后,法国开始求和,并在瑞士日内瓦举行由中国、美国、法国、英国、苏联、老挝、柬埔寨、南越、北越等9国外长参加的会议,商讨印度支那问题。最终,在中国总理周恩来亲自劝说胡志明后,北越接受“两个越南”方案——即越南以北纬17度为界分为南越、北越,从而达成《日内瓦协议》结束了第一次印度支那战争。

在中越关系友好时,对于《日内瓦协议》越南似乎没什么意见,但在中越关系恶化时,中国背叛越南与帝国主义国家勾结,迫使越南接受“两个越南”,从而分裂越南的声音就出现了。一些学者认为,从《日内瓦协议》开始就埋下了中越关系恶化的种子与隐患。

《日内瓦协议》后,美国开始介入越南问题,中国仍一如既往地援助越南。1970年代,早已意识到越战难以取胜的美国,开始试图结束战争,中美关系破冰除了苏联因素,也有求助中国“体面”结束越战的因素在内。最终,美军于1973年撤出越南,“体面”地结束了越战,中国究竟在其中发挥了什么作用未见披露,但南北越仍然分立的“锅”又一次扣到了中国头上。

1979年,中国发动对越边境战争,更在越南被视为“背后插刀”,背叛了中越两国同志般的友谊。这场战争不仅打破了越南印度支那联邦、世界第三强的美梦,还将越南北部长期拖入战争状态,迟滞了越南经济发展。此前中国与南越发生的西沙海战,越南也全盘接收,将错误归咎于中国,不但声索西沙群岛,还全面接收南越侵占的南沙岛礁,并不断蚕食其他南沙岛礁,从而造成今天越南占据南沙岛礁最多的既成事实。

自古以来的“新仇旧恨”,千年以上的中国“殖民”历史,充斥着历史的“抗华英雄”,越南人能不恨吗?但中国今天的经济成就、发展路径,又是越南难得的参照系——如果说中国是摸着美国过河,越南则是摸着中国过河。在经济上两国联系日益加深,在政治上中国的存在也能为越南遮风避雨,越南人心情又怎能不复杂。

“搁置过去,面向未来”,这是越南官方处理中越关系最新指导思想,2019年越南纪念中越战争的调门也降低了很多,并且提出要同时“批评歪曲和伪造历史的错误行为和利用祖国北方边境保卫战斗来破坏党和国家,影响到越南与中国友谊之情的行为”。但愿中越两国能够放下心结携手共进。毕竟中越两国谁都搬不走,都面临着发展经济、巩固执政党的领导地位等重任,合作共赢远大于分歧。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