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谋文革题材新片紧急撤档 一场“影审”喧嚣再起

撰写:
撰写:

近日,以《红高粱》《秋菊打官司》《大红灯笼高高挂》《活着》享誉海内外的中国国师级导演张艺谋的最新电影《一秒钟》退出角逐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

一时间网上议论纷纷。虽然电影《一秒钟》给出的理由是因为“技术原因”无法在柏林国际电影节放映,但有中国内地新闻报道称,《一秒钟》的故事涉及到“文革”、“劳改营”等被中国官方视为“敏感”的因素,进而有网友和媒体猜测或是受政治审查干预的影响。

这番猜测并未得到官方的证实。不过,在中国电影审查制度中,有很多审查规则并未明确条例,完全是随机的,这难免对正在发展的中国影片行业产生诸多限制。

张艺谋曾说:“一直以来,我最喜欢拍的其实还是文革题材的电影。”(图源:@电影一秒钟)

《一秒钟》的政治敏感性

对于《一秒钟》的撤档被猜测为政治审查原因的干预,也不是没有依据。因为其影片故事梗概是“文革”时期一位劳改营的囚犯,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从农场逃出,就是为了看一场电影。

而在中国电影行业中有规定要拿到“龙标”的电影才能参与国际电影节,也就是中国国家广电局审查通过的电影,相当于一个电影公开放映的许可证。后来据传张艺谋的“龙标”被取消了,因为涉及到文革的题材。

虽然张艺谋早前曾剧透,该片讲述的是“文革”往事,但并不直接触及“文革”,只是意在表现在物质与精神皆匮乏的年代,人们对电影世界产生的好奇与热情。

按照中国官方以往的审查案例,涉及文革的电影并不一定“敏感”,但如果影片在某些细节或者主题上有明显违背中国官方审查标准的情形,则另当别论。

文革议题在中国也并非绝对禁区,只是这一部分的影片审查会更加严格,审查者的把握度则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因为中国电影法律里的明文规定并未细节化,所以中国官方的审查就像“在水里游泳”,因为“水无常形”,即没有确定的标准,所以只能凭感觉去把握其中的“势”。这也导致创作者一旦犯禁,随时会让自己卷入漩涡。

中国电影审查制度的“模糊”

中国电影行业曾在2016年颁布过一部《电影产业促进法》,本质是为推动电影行业的发展。其中,行政审批程序得到简化,电影制片单位和电影拍摄许可证审批取消,影片审查等多项行政审批项目下放。但影片公开放映仍须取得公映许可证,而且未获得批准参加海外电影节,将被处以影片被禁乃至禁止拍片的处罚等规定。

这部法律的颁布,意在能在审查电影中“有法可依”,以及对于审查的统一性。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依旧缺乏审查的标准化。

就像现在中国电影管理部门在意识形态上的过度反应,一些反映社会现实的电影或电视剧等文艺作品,就像戴着意识形态的镣铐在四面受限的舞台上跳舞,通过审查着实不易。以《我不是药神》为例,这个在西方和台港可能司空见惯的片子,在中国能够获得审查部门批准,已经实属幸运。

再者,即使不是一些政治题材的影片,还有着突然被撤档的行为,如2018年原定于4月4日中国清明档上映的中国国产恐怖片《中邪》因题材原因,被上级监管部门要求全面禁止放映,同时取消观影活动。

一般情况下,电影撤档分为两种,上映前突然撤档和上映中临时撤档下映。就目前中国电影市场来说,上映前撤档是一种“常态”且有多部电影出现这样的情形,而相关原因也一般被业内分析为两种,一是片方对于影片、档期的不自信主动撤离,二是不可抗力的审查因素,代表影片前者有《心理罪之城市之光》后者有《中邪》。相对于前者,影片上映后临时撤档的情况并不多见,被群嘲的中国大陆青春片《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算是其中之一。

众所周知,影片定档上映是一个环环相扣的流程化工作,片方需要和宣发方以及院线做好全方位的沟通。临时撤档除了对电影本身造成影响之外,对于宣发工作以及影院的安排也会造成巨大压力和麻烦。

而也正是因为中国电影审查制度的不完善和细节化,导致很多电影即使上映成功还会面临撤档的风险,这种审查制度的模糊性,在如今这个正在角逐的电影市场上来说,是一个遏制中国电影发展的极大弊端。

相对完备的法律政策也是电影强国发展的基本标志,毕竟有法可依比人治思维模式更趋于现代化,中国在这个方面有待提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