庙倒和尚在 中国网戒教主杨永信何以屡次逃脱法律制裁

撰写:
撰写:

中国大陆近日一名身份介绍为“2015年网戒中心揭发人”的网友@未消逝的青春2015,在互联网社交平台新浪微博发帖称“临沂网戒中心关停了”,引发舆论关注。不过,山东临沂四院宣传科工作人员称,杨永信仍在医院工作,具体情况不清楚。此前该网戒中心因为采取各种极端手段来达到戒除网瘾的目的而被称为是新时代的“集中营”。

杨永信在中国大陆被称为“全国戒网瘾专家”,曾以“电击疗法”戒网瘾受到舆论关注。他是临沂第四人民医院医生,2006年主导成立“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网络成瘾戒治中心”并担任主任,因中国官方媒体央视播出的电视纪录片《战网魔》成名。根据多名从网戒中心出来的当事者回忆,罚站、罚蹲和扫厕所在网戒中心只是日常小惩,在进行电击的“十三号室”,有时还伴随针灸和其他成员观摩,绝大多数人每天要服用不知名的中西药,打点滴吊瓶。

在他的网戒中心,不止是网瘾,早恋、晚婚、同性恋甚至是生活状态低迷等等,一切“不听父母话”的人,都可以被“治好”;人与人之间还可以相互举报。一些已经离开网戒中心的学生回忆,网戒中心更像集中营,组织结构森严,规则细化至86条,违反一条就可以“加圈”,接受电击治疗。

网瘾青少年正在经历着军事化的“救赎”之路(图源:VCG)

同时,一些“教育方式”被认为是对“病人”进行各种精神洗脑,其网戒中心因此有了新时代“集中营”的称号。

但是此前就陆陆续续有民众对于杨永信等人的戒除网瘾做法持怀疑态度。他们认为,这种极端方式是对孩子的二次伤害。2009年起杨永信“网戒中心”逐渐淡出媒体视野,但是在2016年8月,一篇超过十万阅读量的文章在朋友圈传播,将数年前曾以“电击疗法”戒网瘾受到舆论关注的杨永信再次拉回公众视线。而当时的爆料人正是@未消逝的青春2015。根据该爆料人介绍,该网戒中心已经关闭。

“当时曾经出过官方通报,很多媒体都报道过。”但依据近日爆出的消息来看,此前网戒中心的关闭似乎并不彻底。

而本次消息的爆出,亦有不少网友对杨永信和网戒中心的愤怒,发表各种看法:杨永信没有受到法律的惩罚,这是中国大陆依法治国的悲哀。

有一则网友的留言很是醒目,也颇具黑色幽默的艺术效果:中国的法律,很神奇的,当没有任何外部力量插手时很公正;怕就怕外部力量插手就会变得很神奇,那个时候就会变成双方外部力量的角力,胜负和法律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诸如以上的讽刺性写实言论。

实际上,类似性质的事情,杨永信可能只是被曝光的一个,央视作为官方媒体,在当年也充当了重要的推手,成为推波助澜的幕后凶手,这背后或牵扯其他的利益团体。

央视的报道,使得杨永信一举成名,身上的光环在民间一直闪耀。他曾经获香港医院管理局及东华三院越峰成长中心邀请来港演讲及为前线人员提供戒网瘾训练;2007年9月,因“在治疗青少年网瘾上的杰出成就”,杨永信当选山东省“首届未成年人保护十大杰出公民”。2008年7月2日,中国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第一线》栏目播出《战网魔:谁把天才变成了魔兽》,以赞扬的口吻介绍了杨永信治疗青少年网瘾的相关事迹。

但一年光景之后,争议也随之而来。2009年7月中旬,对于杨永信对其患者使用的电刺激治疗,因安全性、有效性尚不确切,且国内外尚无相应的循证医学依据,被中国卫生部叫停。尽管电击治疗被叫停,杨永信本人并没有受到任何刑事处罚或起诉。

在媒体多次曝光后,山东省临沂市卫计委此前发布声明称,原“网戒中心”已于2016年8月取消,不再收治网瘾人员,曾经传出学员惨烈叫声的“十三号室”已是收治精神病人的抢救室,近期一直未使用。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此前也回应,2016年8月已经停止使用“临沂网瘾戒治中心”该名称,收治患者全部符合国际疾病诊断标准,不存在网传的所谓“十三号室”。

曾经的“十三号室”的哭声,夹杂着被治疗成员的恐惧与叛逆、家长的心焦与愚昧,以及相关法律监管的空白。如今,在此前的声浪中,临沂网戒中心又被传关停,那么此前的“关停”又该如何解释?杨永信被曝仍在医院工作。

面对网友“为什么杨永信没有接受法律的制裁”这样的质疑,一切似乎又陷入困顿。如果杨永信本人没有被法律约束,相关的监管依旧不健全,在不久的将来,“十三号室”这样的恐怖景象再次沉渣泛起,亦未可知。

一如曾经被屡次爆出问题的保健品帝国权健集团,还有更早的鸿茅药酒。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