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谈国是:房峰辉后中共军方不平静 崔永元人设临崩塌

撰写:
撰写:

时隔一年后,中共“军老虎”房峰辉案尘埃落定。北京时间2月20日,中国官方称:中共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原参谋长房峰辉犯受贿罪、行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追缴的赃款赃物上缴国库。

房峰辉(中)受到中共严惩(图源:VCG)

早在2018年1月9日,房峰辉被移送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伴随着其落马,房峰辉早前的腐败生活也被翻出。其奢华程度可谓让外界大跌眼镜。

知情人士称,房峰辉住所的为占地为1,000平方米以上四合院式豪华住宅,装有防弹玻璃,地下设施能够抗核爆,豪宅大门朝南,后因听风水师指点,封堵南门,改建东门。

房峰辉横行霸道,“天不怕地不怕”,却也算是“敬畏鬼神”。但天助自助者,房峰辉落的此境地,也不怨不得天也怨不得地。据悉,房峰辉房峰辉在2007年6月至2009年10月担任原北京军区司令期间,大卖军产地皮,其中292医院的地皮就卖出47亿(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

资料显示,292医院系原北京军区总医院东院,是一所综合性三级乙等医院。2012年11月,292医院突遭暴力强拆,致民众怨声载道。另外,房峰辉还指使下级拆掉原北京军区大院数十栋楼,反而斥资近10亿元人民币新建五星级的华北宾馆。华北宾馆地处北京石景山区,是该区最豪华的宾馆。房峰辉还斥资6,000万元人民币兴建军区大院南大门和院内道路,而新建的门诊部大楼改为京西医院。

在寸土寸金的北京,上述天价买卖行为,是房奴们想都不敢想的。房峰辉亦视军规为儿戏,房峰辉在原北京军区机关时,以关心官兵健康为由,将下午的上班时间改为14时30分,一年四季如此;机关大楼3处门岗,警卫之前站在门外,房峰辉说,门外站岗冬冷夏热,就改为门内站岗。但这被指有违军队条例。

因上述种种罪行,房峰辉被定性为“令中共高层愤怒的政治投机者”。而在中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全文中,也对十只“大老虎”予以了定性。其中包括:孙政才、鲁炜、蒲波、曾志权、吴浈、赖小民、冯新柱、李贻煌、艾文礼、王铁。他们分别被定性为“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知止”者,以及“主动投案者”(河北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王铁)。据公告透露,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官员主动投案。

而房峰辉的尘埃落定并不意味着中共军方已“平静”。外界盛传军中又有一批“军老虎”被查。在该份名单中,共包括6位将领。中共持续反腐的过程中,军队高层暗潮涌动。但上述消息并未得到官方的回应,因此真实性有待进一步考证。

但中共官方却对“热衷于阅看有严重政治问题的境外书刊”的腐败官员的通报毫不留情面。北京时间2月21日,中共官方通报称,湖南长沙市天心区原区长谢进指使他人为其从境外购买诋毁、污蔑党和国家领导人等内容的书刊并向外传播,与他人串供和转移、隐匿涉案财物。在此前,贵州省委原常委、原副省长王晓光,重庆市丰都县国土房管局原局长李强华,重庆市渝北区委原常委吴德华也通报曾存在上述问题。

其中,吴德华还曾专门将境外涉及中国国家政局的政治谣言及唱衰中国经济的文章转发给孙政才的情妇刘凤洲,让其重点关注孙政才动向;7月,孙政才案发后,怕自己牵连其中,吴德华专门托人从境外带回2本反动杂志,意图刺探孙政才案件相关信息。

刺探官方信息、对抗调查诸多情节犹如影视情节一般。而备受外界关注的“千亿矿权案”也出现了戏剧性的大反转。北京时间2月22日,中国官方通报称:所谓“卷宗丢失”系中国最高法院民一庭助理审判员王林清本人故意所为。王林清因工作中对单位产生不满而窃取相关案卷材料。

2018年1月该案二审宣判后,王林清认为案件卷宗“丢失”仍正常宣判,单位对卷宗“丢失”也没有追查,遂臆测有“黑幕”,加之前期积怨,于是决定通过写“举报材料”、拍摄自述视频的方式向上级“反映情况”。

2018年8月前后,赵发琦将王林清介绍给崔永元,崔永元在其工作室帮助王林清录制了反映所谓“凯奇莱案”案卷丢失、监控视频“黑屏”等问题的视频,上述部分视频经崔永元剪辑后分段在网上发布。

调查还发现,崔永元在网上发布的最高法院相关副卷材料也来源于王林清。王林清被调出合议庭后,无权调阅该案案卷材料。2018年12月28日,崔永元将相关内容在互联网上发布。据王林清向联合调查组讲述,他还给崔永元提供了向上级“反映情况”的信件及部分材料。经中国国家保密部门鉴定,王林清拍摄、后在网上流出的案卷材料中涉及国家秘密。鉴于王林清的行为已涉嫌犯罪,公安机关已依法对其立案侦查。

在此前,崔永元因介入中国知名影星范冰冰偷税漏税案等诸多热点事件而被网民封为正义的化身,视其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民族英雄、中国最后一个敢于说真话的勇士。崔永元亦自称“我做这些事没有为自己争什么,是为公众的利益”。

但伴随着“千亿矿权案”的内幕的公布,崔永元的人设面临崩塌,那么,他到底是为了公众利益的“正义的化身”,还是追求个人名利的“邪恶之徒”?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