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峰辉被判刑背后的北京军改大格局

撰写:
撰写:

房峰辉被判刑背后,是习近平推动军改而来的解放军人事大变动的一环(图源:AFP)

被称为“军老虎”的原中共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北京时间2月20日被中国军事法院以涉受贿罪、行贿罪和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等罪名判处无期徒刑。房峰辉是继徐才厚和郭伯雄之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军队开展的反腐运动中落马的又一高级将领。

房峰辉的落马,是习近平自2015年推行大规模军事改革后,在解放军内部强力反腐而来的大规模人事变动的缩影。

或许是解放军反腐的动作频频,反而让外界将焦点过多的落在了落马的“军老虎”和其后的猎奇上,反而忽视了习近平大力推动解放军军改的背后动机和最终诉求,即提升解放军的战力。

解放军反腐与人事更迭:能者上 庸者下

如同在政治上从严治党和强力反腐一样,北京从严治军和大力整顿解放军腐败问题亦不是为了反腐而反腐,而是要通过反腐而来的人事更迭,改造解放军长期在和平环境中养成的贪腐奢侈之风和颓靡风气,提升解放军强军备战的意识和能力。

有分析指,北京高层早已意识到腐败对中国军队战斗力的危害。随着中国在南中国海、东中国海和台海卷入冲突或发生擦枪走火事件几率的上升,腐败将严重制约解放军“能打仗、打胜仗”的能力。

的确,随着解放军反腐而来的人事大更迭其时间之短促,规模之大,确实令外界瞩目,被称为解放军数十年最大的人事调整。

有专门研究中共腐败问题的学者统计,目前解放军内落马的“军老虎”(少将及以上级别军官)已达70余人。在其中,更是有包括房峰辉在内的7名上将,除房峰辉外,其余分别为中共军委原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空军原政委田修思,中共军委联合参谋部原副参谋长王建平,解放军国防大学原校长王喜斌,以及中共军委政治工作部原主任张阳。

2015年2月,中共中央军委下发“深入推进依法治军从严治军的决定”,加强军事立法,在战备训练、干部工作、经费管理、物资采购等方面出台一系列法规制度,力图从制度层面堵住解放军内部贪腐的漏洞。

在大规模反腐的同时,习近平亦采取釜底抽薪的方法,力图斩断解放军贪腐的根源问题。其中主要涉及的是两个领域,一个是全面终止解放军对外有偿服务;另一个是在解放军装备领域堵漏。

改革开放后,中国奉行“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方针,解放军军费长期处于低水平。由于军费紧张,解放军转而将手中的多余资源向社会开放提供有偿服务。虽然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军费紧张的问题,但一些解放军单位擅自利用军地资产与地方合作开发经营,成为滋生解放军内部腐败的温床和土壤。

2015年,在习近平的推动下,解放军开展全军对外有偿服务清理整顿,集中解决存在的违纪违法问题。在全面清理摸底的基础上,2016年3月,中共中央军委印发“关于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活动的通知”,计划用3年左右时间,分步骤停止军队和武警部队一切有偿服务活动,这一大动作共涉及15个行业、10.6万个项目。

2018年7月,中共军方披露,军队有偿服务清理基本完成。

装备研发领域亦成为北京整肃的重点。2018年12月6日,北京举行会议正式启动中共军队“装备系统专项整肃治理任务”。 北京拟用7个月时间在军队装备系统进行“清计划、清合同、清资质、清经费、清价格”任务,以“破解潜规则、斩断利益链”。 此举被认为是持续推进中共军队反腐的重要内容。

军兵种及指挥体制改革

几乎与解放军反腐同时展开的,是着眼于提升解放军战斗力的对解放军作战指挥体系和领导管理体系的大幅度改革,构建“军委——战区——部队”的作战指挥体系和“军委—军种—部队”的领导管理体系。

2015年11月,中共中央军委将原先的军委领导下的解放军四总部体制(总参谋部、总装备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改为中央军委多部门制,中央军委机关调整组建军委办公厅、军委联合参谋部、军委政治工作部、军委后勤保障部、军委装备发展部、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等15个职能部门。

这项改革被称为是解放军“脖子以上”改革。

“脖子以下”改革所涉及的是解放军战区、集团军、军兵种的大幅调整。

2015年12月31日,解放军成立陆军领导机构、火箭军与战略支援部队。陆军领导机构的成立被认为标志着解放军抛弃了大陆军主义,打破了陆军高于其他军种的模式。同时,原中国战略导弹部队“第二炮兵”改组成立火箭军,成为解放军在陆、海、空军之外的第四个独立军种。此外,新成立的战略支援部队在航天、太空、网络和电磁空间战场进行支援作战。

随后而来的是解放军从军区到大战区的转换。根据习近平的命令,自2016年1月16日起,解放军七大军区停止行使指挥权。当年2月1日,习近平向新成立的东、南、西、北、中五大战区授予军旗并发布训令。五大战区把陆、海、空和火箭军等各军事力量整合在一起,构建联合作战体系,增加机动力和联合指挥作战的能力。

在战区层面的改革完成后,解放军军改更深入至陆军集团军层面。2017年4月,解放军陆军由原来的18个集团军调整为番号从71至83的13个集团军,解放军由此开始向建设现代化新型陆军迈出关键一步。

武警部队领导指挥体制改革是此次解放军大军改的另一重要内容。由于武警部队在周永康掌握中共政法委时代在中国内部维稳中扮演的角色,涉及武警部队的改革因牵扯军政关系以及中南海权威,因而也备受瞩目。

改革后,中国武警部队改由中共中央、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归中央军委建制,不再列国务院序列。武警部队中存在的非军事职能则予以大幅剥离。原属于武警部队序列的公安边防、消防、警卫、黄金、森林、水电部队全部退出现役,转归国务院相关部门管理。与此同时,原国家海洋局管理的海警则转隶武警部队。

与此同时,解放军亦对军兵种机关进行整编,截至2017年,解放军海军、空军、火箭军、武警部队机关整编工作完成,解放军团以上建制单位机关减少1000多个,军官数量减少30%,解放军机关更加瘦身,人力资源向作战单位倾斜。

解放军武器装备水平飞跃

2016年9月,习近平在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大会上宣布:中国将裁减军队员额30万。此举被指是解放军精兵的重要行动。

在精兵的同时,解放军军费则持续快速增长。2018年,中国国防支出将增长8.1%,达到1.1万亿余元人民币,按美元计则超过1500亿美元,由此解放军军费首度超过万亿元人民币。目前,中国国防支出规模仅次于美国,在全球排名第二,比排名第三的俄罗斯多出一倍。

军费快速增长的部分效应就是中国军备的广泛升级,近年解放军陆、海、空、天装备呈现全面开花式的迅猛发展,出现了一批与可与西方国家同型装备相媲美的战略级和战术武器,甚至于,根据某些观点认为,解放军个别武器装备水平可能领先于西方。

一些西方智库发布报告和分析亦承认,“中国最近几年在空军和海军的现代化进程迅速,与美国的差距正在缩小。”“中国在一系列关键军事领域取得了飞速的进展。”

无疑,解放军武器装备水平的快速提升是完成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力争到2035年基本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到本世纪中叶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目标的重要支撑。

外界预料,2019年解放军仍将延续新款武器装备快速研制和入役的态势。中国首艘国产航母001A型航母、最新一代055型驱逐舰、巨浪3型潜射导弹等战略和准战略级武器预计将投入现役。除此而外,四代战机歼20,052D型、054A型驱逐舰、056型护卫舰、99A型坦克以及型号繁多的高新机种等都充实了解放军的新款装备武器库。

同时有迹象显示,中国在航空发动机等核心军事技术上正在取得突破。2018年10月中国珠海航展上,中国3代+战机歼10B依靠矢量发动机做出诸多高难度动作,引发外界对中国矢量发动机技术突破的关注。

2018年12月18日,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在谈及军队改革时,称“治军方式发生根本性转变”。而这场转变的锚点,正是战斗力。

有人说,军人这个职业只有两件事:战争和准备战争。因而,无论是反腐和随之而来的解放军人事换血,还是指挥作战体系和领导管理体制改革,抑或是解放军武器装备更新换代,背后都是北京为因应中国地缘战略环境,巩固国防,以期为中国国内改革赢得和平环境。

这就是习近平要大力推动解放军进行大规模军改的根本诉求,这个诉求现时解放军在训练中时常高喊的一句口号即可精确概括,即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