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事件对抗国民党 二七部队的统派与独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发生于1947年台湾的二二八事件72周年已经快要到来,台湾的每一个政治团体甚至社会团体都想着要在这个日子举办活动,宣传理念,扩大影响力。这中间有许多立场不相同的团体,利用媒体或网络互相攻击,例如“急统派” 与“急独派” ,就是最最不能互相妥协的代表团体。

但72年前二二八事件的当下,台湾的统派与独派,曾经有一段为了对抗不公不义的强权,携手奋战的历史。1947年2月27日,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在台北市取缔私烟时,不慎引发民怨,最后酿成波及全岛的大规模抗争。当时的台湾省行政长官陈仪,向大陆的蒋中正求援,蒋中正把21师调往台湾镇压暴动,血腥场面已经无法避免。

1929年出生于高雄州冈山郡(今高雄市冈山区)的陈明忠,当时虽然才16岁,但他在日本殖民时代,就已经发觉到自己的中国人身份,跟日本人是绝对不同的,曾经在被日本征兵时因为逃走而被关押。可是,二次大战后台湾回归中国,陈明忠看见国民党为了支持在大陆的国共内战而强征米粮,造成台湾米价飞涨,而且通货膨胀严重,国民党官员的腐败无能只会让事态恶化。

二七部队突击队长陈明忠(左)(多维记者:张钧凯/摄)

陈明忠于二二八事件发生时,正在就读台中农学院(今中兴大学),暴动一起,他一边保护无辜的外省人,避免被愤怒的本省人攻击,一边参加台湾共产党领导人谢雪红组织的“二七部队”,寻求武装抵抗国民党政府。不过,二七部队实际上是各地自发组织的小股队伍的合流,陈明忠也反对称“曾加入二七部队”这个说法,而是自称“台中农学院队”,只是一起加入了战斗而已。

“台北都打起来了,你还看电影!” 陈明忠回忆中,学长对他说的这句话,是他决心行动的第一个原因。当时陈明忠并非共产党员,而台湾共产党在日本殖民统治时的打压后也已经接近解散,但谢雪红作为妇女运动家和社会运动者,仍然在台湾社会享有高度的知名度,所以由她出面组织二七部队,获得广大社会青年的参与,人数最多时达到千人规模,且装备都是从国民党军警处收缴来的武装。

陈明忠也在这个队伍中,并且组建“突击队”,或称“敢死队”,曾带领20多人突击南投日月潭的国民党驻军,抢得大批装备。但是,他于3月16日的“乌牛栏战役”中,遭渡海来的21师用超过2,000人的规模进逼,这时二七部队因为连续的撤退和高层的潜逃,只剩100多人。陈明忠在防卫战中弹尽援绝,是最后一个撤出战场的。

另一方面,二七部队中的独派代表,则是本名“黄圳岛”的黄金岛,他曾经受过日本的军事征召,有海军陆战队的资历,在二七部队中负责训练受到谢雪红等人号召来的青年。很有意思的一点,黄金岛提供部份的日军军服,让国民党军队大吃一惊,以为有日军参战,而迟迟不敢全力进攻。根据当时国民党军情局的文件显示,军情局甚至一度以为当地有两万敌军,由台籍暴徒和日本军人组成,夸大了百倍不止。

黄金岛也参加乌牛栏战役,带领不到40人的两个小队阻击21师,坚持奋战一昼夜,最后仍然因为弹尽援绝、无法和其他友军取得联系、21师迂回占领后方据点等客观因素,黄金岛主动将小队就地解散,结束战斗。不过,这个决定让他在日后遭到陈明忠的埋怨,认为他擅自撤退,把陈明忠的突击队撇下了。

陈明忠在二二八事件后,因为受到左派精神感召,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且因此获罪入狱21年。出狱后他从事两岸和平运动,呼吁两岸和平统一、结束内战,两岸组成一个团结的中国,直到现在。黄金岛则因为被无关的另案牵连入狱24年,出狱后从事民主运动,呼吁台湾独立,是民进党的创始党员之一,于2019年1月8日过世。

在精神和立场上完全不同的两个人,72年前却曾经携手奋战,向客观实力强得多的军队发起攻击,直到最后一枪一弹。也许,比起回忆“真相”,这才是台湾目前需要回忆起来的“精神”。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