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谈国是:孟晚舟再陷逆境 崔永元泥牛入海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孟晚舟案再有新动态,中国官方态度强硬(图源:AP)

当地时间3月1日,加拿大司法部称正式启动中国通讯设备制造商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的引渡程序,孟晚舟案再次引发关注。

对此,美国司法部发言人奥克斯曼(Nicole Oxman)表示感谢加拿大政府的协助,并在声明中指出,“我们十分感谢加拿大对法治坚定不移的承诺”。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发言人称,孟晚舟案不是一起简单的司法案件,而是对一家中国高科技企业的政治迫害。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中方对加方执意推进对孟晚舟女士的所谓引渡司法程序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并已提出严正交涉”。

英国BBC中文网称,加拿大律师Greg DelBigio认为,只有三种情况才能终止引渡,一是美国撤销对孟晚舟的起诉,二是加拿大法官决定不予引渡,三是加拿大司法部长不批准引渡。在某些情况下,司法部长可以推翻法院的引渡裁定,包括涉嫌的罪名“具有政治因素”。分析指,孟晚舟的律师会以此作为反对引渡的理由。

孟晚舟被捕事件走向有待进一步观察。但中国央视前知名主持人崔永元却“泥牛入海”。

北京时间3月1日,中国传媒大学官网发布《陈文申书记到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调研指导工作》一文,文中提到崔永元也现身陪同。随后,崔永元也在微博发声,讲述自己在中国传媒大学所要做的工作和打算。不过,这样的亮相没多久,就随着中国传媒大学官网文章删除和崔永元微博删除而再次陷入沉寂。

沉寂了一段时间后的短暂发声“现身”,继而再次“失联”的崔永元成为焦点。

在中国明星偷税漏税案后,崔永元于2018年底在社交媒体热炒陕西千亿矿权案,逐渐引发舆论关注。

针对此案,2月22日,经过一个多月调查,由中共政法委牵头,中共负责反腐的中纪委国家监委、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中国公安部参加的联合调查组,根据各部门依据各自法定职责开展的调查工作,公布了最高人民法院二审审理的陕西榆林“凯奇莱案”(亦称陕西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调查结果:所谓“卷宗丢失”是最高法民一庭助理审判员王林清本人故意所为。

据中国陕西商人赵发琦公开的举报信显示,2016年3月,王林清和其他法官决定赵发琦应获取探矿权时,遭到中国最高法院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杜万华阻挠,后者称周强要求改判解除赵发琦的合同。 王林清等人拒绝这一要求,“我做梦也没想到,他们如此胆大包天,手段如此阴险狠毒,直接釜底抽薪地把案卷给偷盗了。”

面对外界诸多质疑,被查传闻缠身的周强近期频繁现身公开报道中。而在北京时间3月3日15时,中国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十三届全国政协主席汪洋作全国政协常委会工作报告。 习近平、王岐山等中共和国家领导人出席了此次大会。据官方播放画面显示,中国最高法负责人周强也现身在该次大会上。

据官方报道显示,中国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于3月3日15时在人民大会堂开幕,3月13日上午闭幕。会议期间将安排3次大会发言、10次小组讨论、一次界别联组讨论、3场记者会和3次委员通道,根据记者采访需要还将安排专题采访和专访活动。

另据中国央视网消息,2019年全国两会继续设立代表通道、委员通道和部长通道。 3月3日下午,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开幕之前,委员通道率先开启,来自不同界别的全国政协委员将现场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开幕会之后,首场部长通道也开启。

与往年相比,2019年“两高”(即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负责人将首次在全国两会的“部长通道”上亮相。因此,在中国最高法备受外界关注的敏感时期,该部门负责人将如何回应外界热点话题引发外界关注。

而该部长则求“高抬贵手”。北京时间3月3日,在首场“部长通道”中,中国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在谈到队伍建设时表示“我在这个地方也想拜托我们各市县的书记、市县长们,现在正在进行的市县级机构改革中,能结合本地实际,多关心和支持一下我们基层的文物行政管理部门和队伍建设,请他们决策的时候能够‘高抬贵手’,在最后一公里上为我们做好基础工作。”

中国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在谈到环境治理时直言“压力山大”:“作为这场污染防治攻坚战的组织部门,我们深感责任重大,可以说是‘压力山大’,天天神经紧绷、时时心中忐忑,不敢有丝毫懈怠。”

中国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署长王晓涛表示,“我们会始终牢记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发展和改善民生的任务还很重。因此我们始终强调,中国的对外援助仍然属于南南合作的范畴。量力而行,尽力而为,始终是我们坚持的一项重要的原则,我们会精打细算,确保花好每一分钱,也请大家放心。”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的对外援助备受民间争议。早在2011年,中国政府为马其顿捐赠23辆校车的决定就遭到国内的大量批评。人们抱怨中国自己的学生交通条件极差,而政府却给一个人均GDP比中国还高的国家提供援助。2015年,中共官方承诺为联合国和非盟提供大笔捐款,并免除最不发达国家债务的时候,中国公众公开质疑和挑战这些承诺的合法性与合理性。

针对相关质疑,具有中国官方背景的《环球时报》曾在社评中也强调,中国如果舍不得对外援助,“根本就没法在国际社会混”。“中国不能独享发展的机会,与世界分享自己的成功,我们能走得更远。”《环球时报》告诫称:“外援很多时候是不能大张旗鼓宣扬的,那样做会导致严重负效果。发达国家舆论大多已经熟稔这方面的道理,中国舆论也应配合官方的对外援助,不具体细究为什么,在一些敏感问题上不坚持刨根问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