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部长称国内无同性恋惹议

撰写:
撰写:

马来西亚旅游、艺术文化部长拿督·莫哈末丁·哥达比(Datuk Mohammaddin Ketapi)于当地时间3月6日参加在德国举办的“2019年柏林国际旅游展”(ITB Berlin 2019 travel fair)时,被德媒问及马来西亚对同性恋旅客是否安全时,竟回答:“我不觉得我国有那种东西(I don't think we have anything like that in our country)”引起外媒热议,事后莫哈末丁办公室发出声明澄清马国并未对同性恋有旅游禁令。

其实莫哈末丁的反应并不意外,马来西亚一直在性少数族群(LGBT,包括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等)的相关政策上受到人权团体的批评,甚至马国自己的国家人权机构“马来西亚人权委员会(Human Rights Commission of Malaysia)”就曾在2018年12月发表报告,指出马国的LGBT族群在教育、就职、医疗、居住等各方面处境都受到歧视。不过,马国首相马哈蒂尔·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也曾表示同性恋是西方价值观,不能强迫马国人接受 。

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图源:VCG)

莫哈末丁面对德媒的回应中最令人讶异的是,他误读了德媒的问题。德媒是询问外国(如德国)的同性恋游客在马国的人身安全,而不是询问马国的同性恋族群的处境,或是马国到底有没有同性恋。这个问题对于保守的马国来说或许有些尖锐,但既然同性恋在德国是受到保障的,那么作为德国媒体,关切德国同性恋族群在出游外国时会否因为“国情不同”而遭到恶待,本是天经地义。而莫哈末丁作为一个出访外国推销旅游的政府官员来说,这也应该是能够预料到并且自信回答的问题。

但可能是因为马国在这一块上被批评得太多了,让莫哈末丁竖起了防卫性的心态,不由分说地先否认马国有同性恋再说。马国有没有同性恋,跟外国的同性恋去马国会不会受到恶待,当然是完全不同的两个问题。莫哈末丁的办公室在事后迅速发布声明澄清,表示:“马国并未提供专门针对同性恋、双性恋、变性者等的旅游活动,但马国也绝不会依据性取向、宗教、文化习俗而对游客下禁令。”显然很快地理解到了问题所在。

不过说到马国到底有没有同性恋,答案显然是有的,不能因为马国的法律禁止男性间性行为以及女性穆斯林间性行为,就认为其不存在。就好像各国法律都禁止犯罪,但犯罪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一样。马国部长否认有同性恋存在,也只是想反驳外国批评的一种釜底抽薪的话术,毕竟若没有同性恋,当然就没有同性恋歧视问题了。

2018年9月,马国登嘉楼州(state of Terengganu)就发生两名女性因为在车内亲吻而被警察逮捕,最后被依伊斯兰教法判处公开鞭刑的例子。登州的行政官员称,伊斯兰教法的鞭刑远比马国刑法规定的还轻,是为了给公众教训,而不是为了折磨罪人。不过,在受到国际上的批评后,首相马哈蒂尔也表示这个作法欠缺考量,“无法反映伊斯兰教的正义和宽容”。

马来西亚虽然有像首都吉隆坡(Kuala Lumpur)那样现代化的国际大都市,但是民风仍然普遍保守,国民超过六成为伊斯兰教徒、两成为佛教徒、一成为基督徒。民调与智库机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在2013年进行的一项问卷调查报告中显示,只有9%的马国人同意同性恋应该被社会接受,高达86%的人不同意,中立者仅5%。有趣的是,同一份报告中却显示马国的老人可能比年轻人更开放:50岁以上的被访者中有11%认可同性恋,而29岁以下的被访者中仅7%认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