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一到华为 中企亮剑美国政府的命运之战与政治对决

撰写:
撰写:

“横刀立马门旗下,大喝一声某来迎。” 美国一直极尽打压的华为公司出招反击了。距离被羁押的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起诉加拿大政府不到24个小时,北京时间2019年3月7日10时,中国通讯公司华为在深圳总部举行记者会,正式宣布起诉美国政府。这一场在两国贸易战背景之下,从2018年12月开始的美国政府和中国企业之间的博弈和较量,迎来戏剧性的转折——华为从克制地被动应对开始轰轰烈烈地主动反攻。一场可以预期的法庭大战即将上演。

然而这并不是中国企业与美国政府之间,第一次的围剿与反围剿之战。当铺天盖地的舆论质疑华为为何要与美国政府展开这场胜算很小的不对称对决时,当年另一家中国企业——三一重工状告奥巴马政府,历经两年告赢白宫的往事不应该被遗忘。从三一重工到华为集团,中国企业与美国政府的一次次围剿与反围剿背后,是中国与美国结构性矛盾不断升级过程中避无可避的必然产物。

2019年3月7日,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右)在深圳宣布,华为已向美国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指控美国2019年国防授权法第889条款违反美国宪法(图源:AFP)

从低调到强硬 华为如何亮剑白宫

华为起诉美国政府的消息已经公开,众多评论引述俄罗斯防毒软件公司卡巴斯基(Kaspersky)曾状告美政府结果败诉的先例,来证明华为获胜的渺茫。和起诉华为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理由类似,2017年9月,美国国土安全部借用俄罗斯政府会利用卡巴斯基防毒软件中的程序,暗中监视美国联邦信息系统为理由,指示各机构停止使用相关软件。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同年12月12日签署禁令。

虽然在2019年3月7日的媒体沟通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宣称起诉美国政府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最后选择”,但是从2018年12月1日美国遥控加拿大政府羁押孟晚舟开始,华为对美国政府的这场战争就已经开始。

从孟晚舟过境加拿大被羁押的消息曝光到其获得保释,不仅中国民间舆论愤慨,中国官方逮捕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及商人迈克尔·斯帕沃尔(Michael Spavor),甚至近期(2019年3月6日)宣布取消一家加拿大企业对华出口油菜籽的资格等行动,均被认为是对加拿大政府的报复。但是华为公司前期出人意料地克制与冷静,直到2019年2月中旬,以美国为首的部分国家对华为的围堵之势开始转变:英国国家网络安全中心称,在5G网络中使用华为设备风险可控,随后新西兰也倒戈,日本企业也以政府不点名为理由继续用华为产品。

2019年中国农历春节前后,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忽然一反常态,频繁接受媒体尤其是中国境外媒体采访,不停对外阐述华为的独立性以及企业理念。同一时间段,华为加强了自己的对外公关活动,包括邀请中国境外媒体记者访问设在深圳的总部,以及3月初在美国著名大报如《华盛顿邮报》、《 纽约时报》、《 华尔街日报》、《今日美国报》上刊登整版广告,呼吁读者不要相信"你听到的一切"有关华为的传闻……终于,华为开始亮出自己反攻之剑、进行态度鲜明的反攻。

美国认为华为构成威胁,因为它的设备可被中国当局用于通信间谍活动,并破坏电信网络。这一立场已导致美国主要的无线运营商避免使用华为设备。华为否认这些指控,3月7日,华为正式决定起诉美国政府,并称这起诉讼旨在证明它不参与这些行为。华为针对的是美国《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第889条条款。该条款明令禁止任何获得政府贷款或拨款的执行机构、政府承包商或公司华为和中兴购买设备和服务,禁止美国政府机构与华为的客户签署合同或向其提供资助和贷款。

孤注一郑 三一重工鏖战奥巴马政府

虽然华为起诉美国政府成功的可能性很低,但是这种对抗,早在大约7年前就已经发生,并且还是中国企业告赢了美国政府。这家企业就是中国最大、世界第五的工程机械制造商三一重工。

事情要从三一进军美国新能源市场讲起。2010年三一集团在美国注册成立了罗尔斯(RALLS)公司,开展风电投资。第一个项目在波士顿,第二个项目在德克萨斯州,都很顺利,可2012年在收购俄勒冈州一个风电项目Butter Greek,并投入1,300万美元开始建设4个风电场,计划全部使用三一重工制造的风电机组时,却遭遇意外——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FIUS)要关闭这4座风电场,并且禁止该项目进行任何转让。

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一直由美国财政部长担任主席,其他成员还有美国8个部门的长官,即国务卿、国防部长、商务部长、司法部长、国土安全部长、能源部长、贸易代表办公室主任、科技政策办公室主任。他们要求罗尔斯停工的理由和现在美国政府阻止华为的理由一样——国家安全。

三一重工当时认为自己受阻最大的问题可能是“中国属性”。因为除了中国投资者,被中止的项目周边建有大量其他国家投资者所有的风场。这些风场有的使用丹麦生产的Vestas风机,有的使用印度资本所有的德国公司生产的Repower风机,但均未受到CFIUS的审查。更让罗尔斯不解的是,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以危害国家安全为名阻止了中资收购,但始终不曾阐明四个风电场究竟危害了哪项国家安全。

2012年9月12日,罗尔斯公司把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告上法庭,10月1日又向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方分区法院递交诉状,把奥巴马追加为被告,并向法院递交要求法院加快审理此案的动议。当时舆论的轩然大波甚至高过今天,虽然也存在支持三一重工的声音,但是嘲讽三一“愚蠢”与“别有用心”的声音似乎更多。

2014年7月15日,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法院做判决:1、三一集团子公司在风电项目中具有受宪法程序保护的财产权;2、总统奥巴马下达的禁令违反程序正义美国政府需要给罗尔斯公司提供申辩的机会;3、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应该重启风电项目的审查。

这是一场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胜利。3个月后,三一集团宣布和美国政府和解。

早在孟晚舟因美国政府的遥控遭遇加拿大政府羁押,华为和美国政府的这一场对决早已埋下伏笔(图源:AP)

命运之战还是政治对决?

虽然在三一重工和美国政府的司法对决中,中国政府似乎表现“超然”——当时的中国商务部长陈德铭在2013年的中国两会期间曾经对媒体称:三一重工状告美国政府一事,这是一个企业和一个境外政府的关系。中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按照法律的规定正在进行关注和调查。

但是对于中国企业来说,三一重工的胜诉显然意义重大。要知道,中资企业胜诉白宫的法律案件前所未有。这宗案件的胜利,意味着美国以存在国家安全风险为由阻碍外资公司收购美国企业或商业项目未来可能存在挑战。类似这种审查案件中,外资企业尤其中资企业收购美国资产屡屡遇阻的情况可能发生改变。

从三一重工到华为,虽然细节并不相同,但是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中国经济和世界影响力的持续崛起,对于美国赶超的势头愈来愈明显,不可避免地引起美国精英社会的普遍警惕。再加上双方迥然不同的制度和意识形态,以及地缘政治和经贸利益的竞争,中美世纪博弈几成定局。这样的背景之下,随着中国与世界经济的融合不断深入发展,中美或许未必会掉进修昔底德陷阱,但美国对中国(企业)的围堵与遏制,以及中国(企业)的反围堵与反遏制战略之间的冲突似乎已经不可避免。三一或华为这样的中资跨国公司必然会出现越来越多。

回到眼前的华为话题。虽然没有证据,但是说如果这种转变的表象之下,没有华为竭尽所能的运作,恐怕很难令人信服。同样,在这场美国政府主动发起、且联合其联盟国家一起对华为的这场去全球围剿之后,如果说没有中国政府的身影,也同样让人觉得难以成立。

不仅在孟晚舟甫一被羁押之初中国外交部就发声抗议,对于华为3月7日的状告美国政府,中国外交部也在第一时间出面力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当天晚些时候的例行记者会称之为“这是完全正当的,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更加引人遐想的是,陆慷还表示:“至于你(媒体记者)问道,中国政府是不是会同中国企业一道采取这样的诉讼举动,到目前为止,我没有掌握这方面情况。”众所周知,在外交辞令中,不否认有时候也代表着肯定。所以,华为和美国政府的这一场围剿和反围剿之争仅仅是华为这家中资企业的一场命运之战么?某种程度上,它应该也是中国和美国这两个大国之间的一场政治博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