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实力国际舆论场斗法 中共大外宣毁掉“中国故事”

撰写:
撰写:

早在中共江朱时代,中国故事的讲述为西方媒体所垄断、“中国声音”缺席国际舆论场这一被动局面,就让中国领导人大为恼火。习近平上台执政后,更是将“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作为中共宣传思想工作的一大核心目标。然而,从热衷于“妖魔化”中国的西方媒体手中,中共外宣机构抢回话语权了吗?

习近平对在国际舆论场传播中国声音异常看重(图源:新华社)

日前,中国国际电视台新闻频道北美分台(CGTN),因一系列有失新闻独立性、过于僵硬、宣传痕迹过于明显的操作——诸如一轮又一轮播放中国国内电视认罪视频、播出中国新疆“再教育营”新闻后又暗中切掉内容、对香港反对派发起的“占中”事件反应迟钝等——而被西方同行指责有失新闻从业水准,从而在国际舆论场中失掉了公信力。

这已经不是中共大外宣第一次面对挫折了。

中共外宣媒体缘何进退失据

对中共过去五年一直倾注巨大力量加以推进的“一带一路”,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海外版在相关宣传和新闻报道上,连篇累牍强调中国的使命担当、国际责任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满篇“高大上”政治词汇,这给其受众带来严重的阅读障碍和有违常识的现实疏离感。

外界对中共外宣媒体的批评,它们模样相似、话语雷同,就象一个模子里铸出来似的,只会鹦鹉学舌、毫无个性可言;它们总是“政治正确”,不越雷池半步,缺乏独立见解;它们行动迟缓,遇有重大事件,总是等待“上峰”定调,错失最佳报道时机;它们热衷“口号式”宣传,观点和结论往往预先设定,不肯做耐心细致的事实逻辑推演;它们长于枯燥乏味的观点辩论,却不擅长搜集活泼生动的真相案例。等等。

这样一轮又一轮的新闻操作,中共大外宣不仅葬送了自己作为媒体的公信力,也毁掉了原本丰富多彩的“中国故事”。

对中共新一轮超常规反腐与党建,西方媒体千篇一律将之渲染解读为“选择性反腐”和“权斗”,这一方面是西方式政治思维的反映,另一方面也是力图将中共政治“妖魔化”。面对这一舆论局面,中共大外宣要么就是装聋充哑默不作声,要么就是避重就轻渲染传播落马官员的劣迹斑斑,很少有对整个中共官场面临的严峻反腐形势做出有说服力的报道。

就连美国哈佛文革史专家马若德(Roderick MacFarquhar)也透过观察声称,习近平发动反腐运动是为了改善群众,净化群众。马若德进而分析称,中共有9,000万党员,这个观点背后的逻辑是:习近平首先希望通过减少党内腐败重新树立党在群众中的形象;然后群众便会依照党员为榜样,变得更为守纪。如果在教育和医疗等领域官员不再接受贿赂,群众也就不会行贿。

马若德对习近平反腐逻辑的把握无疑更加符合实际,也更加深刻。遗憾的是中共大外宣很少有这样深刻的分析,也很少有顺着这一深刻逻辑去挖掘更多新鲜活泼生动的真实案例,而这样的案例,在今天的中共反腐运动中几乎每天都在发生着。

在中美贸易战中,美国媒体一度大肆渲染“一带一路”是如何使沿线国家背负沉重的债务负担,中共外宣媒体也只是满足于做出枯燥乏味的辩护,很少有如同英国《金融时报》一些列“薛力‘一带一路’全球访谈”那样,对“一带一路”现状、难点风险点、项目参与各方真实感受等进行全方位报道。“阳光是最好的杀毒剂”,廓清误解、流言与“妖魔化”,诉诸客观公正细致详实的一线报道是最好的方式。

新闻报道需要诉诸软实力

遮遮掩掩扭扭捏捏是新闻大忌,公开透明才是新闻的生命,这也并不是只有西方媒体才能时刻挂在口边的专利,对这一新闻原则,中共外宣媒体也应该并完全有能力善加利用。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60分钟》节目主播迈克·华莱士(Myron Wallace),其人物专访向来以提问尖锐著称于世。2000年,华莱士要求专访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并提出要求“不限时间,不限问题”。

2000年8月15日,江泽民接受了华莱士为时接近四个小时的访问,华莱士甚至在专访中称呼江为“中共独裁者”,江则向后者解释中共的决策体制,结论是“除非获得所有政治局常委的同意,否则不会做任何决定”。报道最后被认为是“中国对外宣传的一大突破”,也被当成中国外宣的“成功案例”。

另外一次,1998年6月克林顿(William Clinton)访问北京,中国官方电视台全程直播了克林顿与江泽民的记者招待会,随后克林顿到北京大学演讲,中国官方电视台也给予其全程直播待遇。中国这一展现自信开放姿态的做法在国际上获得广泛赞誉。

在上一轮美国金融危机后当选美国总统的奥巴马(Barack Obama),非常希望与中国展开合作共同应对危机。在其总统任上第一年的2009年11月即实现了访华。然而这一次,中美两国元首的联合记者会以及随后奥巴马在北京大学的演讲,都未能获得克林顿所享受的中国中央电视台实况播放的待遇。

值得关注的是,2019年中国两会前夕,中共发布《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共产党政治建设的意见》,告诫党员和官僚机构,“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级红’、‘高级黑’”。所说的“低级红”,似乎也正对今日中共大外宣的诸多病灶。

或许意识到了问题所在的中共,正在要求内外宣传机构及媒体做出改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