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解读】争论中美谈判:中国的人民币“妥协”

撰写:
撰写:

汇率问题如何突然在中美谈判通稿中,易纲披露了细节(图源:Reuters)

在2月底最后一轮中美贸易谈判结果出现汇率内容时,外界哗然,再度出现中国可能签订“广场协议定”的市场恐慌和悲观情绪。直到北京时间3月10日中国“两会”期间,中国央行高层披露中美谈判内情。事实上,中美贸易不平衡由来已久,汇率问题早已是双方交涉甚至争吵的矛盾焦点。然而,现实地看,这并不一定意味着中国会做出重大妥协,重走“广场协议”之后的日本迷失之路。

人民币汇率有多敏感?

在3月10日中国央行行长易纲等高层出席的记者会上,人民币汇率成为被提问最多的话题。

来自美国的彭博新闻、华尔街日报以及中国大陆《财经》杂志共计3个提问均聚焦于此。加之央行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就中国外汇状况的回应,显示当下中国对外贸易疲软、中美博弈激烈下的背景下,人民币汇率极其敏感且棘手。

人民币汇率究竟何以成为今日焦点呢?这要从中国当下的人民币汇率制度说起。

众所周知,人民币在当下仍然属于一种非自由兑换的货币,其汇率相当程度上被视为中国央行用于调剂进出口贸易和改善国际收支状况的工具之一。自1978年国门打开后,中国一度采取了挂牌价和调剂价的双轨制。在外汇需求急剧膨胀的年代,人民币十余年时间内大幅贬值,且因为外汇兑换券的管制措施的存在滋生了黑市交易猖獗。

1990年代中以后,随着中国对国际市场的依赖程度加深,人民币汇率紧盯美元的局面形成。中国加入WTO,刺激经济增速狂飙,对外贸易节节攀升。国家外汇储备以及国际贸易顺差积累的同时,人民币升值压力也在当时与日剧增。2005年中国启动汇改,规定以央行发布的系列规定为基础,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这也正是今天人民币汇率制度的基础。

不过,汇改虽然让人民币汇率更富于弹性,但央行在坚持市场化人民币汇率的同时保留了间接的干预手段。因为央行潜在的干预和国内货币政策,美国当然不会满意。在进入21世纪后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以及其他场合,美国一再施压甚至指责中国为“汇率操纵国”。

2018年中国经济下行压力继续增大,而因为贸易平衡问题中美贸易战又强烈冲击中国沿海出口贸易。同年中国政府一度收紧外汇管制。不过,在就中美贸易战一系列接触中,外界可能并不认为人民币汇率会成为双方的中心议题。尤其是特朗普(Donald John Trump)政府所关注的“让美国重新伟大”更多是指复兴美国制造业,遏制中国技术升级。当然,这也包括缩小中美贸易逆差。

新广场协议的迷局?

从一开始,中美贸易战便被赋予了诸多象征意义,甚至将这一次争端视为一个世界霸主与后起挑战者之间必然发生的对决。

一些声音对比了1980年代蹿升至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的日本在对美国经济构成巨大挑战后,“被迫”签订广场协议,导致经济由盛而衰迎来“失落十年”的历史。广场协议本身乃是一份汇率协议。因为这段历史,人们对中美接触中有关汇率的内容保持了相当的关注度。不过,正如上文所说,一开始双方都没有披露有关汇率的内容。

2018年12月1日,中美两国元首展示和解姿态,但是双方公布的内容似乎并无涉及汇率问题。白宫公布的信息称,“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同意立即就中国的结构改革开始谈判,包括强迫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网络入侵和通过网络盗窃以及服务业和农业。”

从2019年1月份开始,中美两国在华盛顿与北京举行了多轮磋商,但是直到最后一轮,人民币汇率问题才出现在新华社的通稿中。加之当时白宫释放出的信息,这让中国被迫妥协、接受城下之盟的声音再起。

事实上,当时新华社的通稿是如此表述的:

对比可见,网络安全不再是中心议题,的确是汇率问题被纳入六大核心关切之中。只是,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考虑到易纲一直是中方谈判团队的主要成员之一,汇率又是影响国际收支和贸易进出口的重要因素,不谈汇率反倒是不可能的。

人们看到,在3月10日的记者会上,易纲承认中美双方的确就汇率问题展开了接触。在回答彭博新闻的提问时,他说,“中美在刚刚结束的第七轮贸易磋商谈判过程中,确实就汇率问题进行了讨论”。

“这次我们讨论的许多重要问题,我在这里可以给大家举几个例子。比如说,第一,我们双方讨论了如何尊重对方的货币当局在决定货币政策自主权。第二,我们讨论了双方都应该坚持市场决定的汇率制度这样一个原则。第三,我们讨论了双方都应该遵守历次G20峰会的承诺,比如说不搞竞争性贬值、不将汇率用于竞争性目的。并且双方就外汇市场保持密切沟通。第四,我们也讨论了双方都应该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透明度标准来承诺披露数据等这些重要问题。双方在许多关键和重要问题上达成了共识。”

对于中国是否会接受类似“广场协议”的疑虑,答案可能已经不言而喻: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仍然在“自主权”权限以内,当然中国依然会延续市场化步骤逐步扩大浮动范围限制。最后,“我们绝不会把汇率用于竞争的目的,也不会用汇率来提高中国的出口,或者进行贸易摩擦工具的考虑,这是我们承诺绝对不这样做的”,这也许是北京唯一可以向华盛顿“妥协”的。

两会解读系列稿件

【两会解读】李克强政府工作报告首提文山会海

【两会解读】政府工作报告变化 或暗示中美协议关键条款

【两会解读】与特朗普做交易 李克强不提中国制造2025

【两会解读】中国人大主席团名单变化玄机

【两会解读】习近平与张春贤握手有深意

【两会解读】淡化中美对抗 王毅意味深长的九句暗语

【两会解读】与特朗普做交易 李克强不提中国制造2025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