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憋的那口气”

撰写:
撰写:

“雄发指危冠,猛气冲长缨。饮饯易水上,四座列群英。”正在进行的全国两会,最值得关注的莫过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3月5日的政府工作报告。类似于美国总统每年向国会发表的国情咨文(The State of The Union)需要因应外界关切,中国总理在人民大会堂发表的年度政府工作报告基本内容也是总结成绩,展望未来,并说明中国政府面临的机遇和挑战等等。

虽然说今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在形式上依然没有脱离之前的框架,但是细读内容却可以发现其表述较之以往已经发生微妙变化——不仅罕见大幅度减税与继续加大民生投入,也更加直率的承认来自内外两方面的压力,减少了抽象的蓝图描绘,坦承自身存在的问题。

尤其在谈及中共官员系统的种种或缘于能力或症在态度的各种官场弊病时,联系之前因为上海自贸区推进不力和金融监管“内鬼”难除,李克强曾经多次在国务院内部会议上“拍桌一怒”的过往,不难感觉到中国总理“憋了好久的那口气”似乎已经借由这次的政府工作报告释放了出来。

“重留痕轻实绩“ 工作报告首批督察弊病

十八大之后,随着中共在政坛乃至整个党内反腐与整风的推进,针对各地官方反腐与整风的中央巡视组、监管各地方政府时政实际效果的国务院大督查、专门查看各地扫黑情况的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以及督促环保的中央环保督察等,各式各样的督察组已经成为新时期中国政治生态的鲜明标志。随着2018年陕西秦“岭违建别墅案”震怒中南海内情的曝光,低调的中共“中央办公厅督查室”以及相应的中办督查组也出现在公众面前。

这些负责监督的中央机构,尽管职责和人员有所不同,但其运行逻辑和制度基础一致:具有强大的执行力、推动力与威慑力,堪称中共推进改革极有力的眼目和手段。不过另一面,官场痼疾形式主义在革除弊病的监察系统同样未能幸免:形式主义泛滥、间接导致地方懒政、“灯下黑”的问题也随着监察制度的吃重而日渐暴露。

2019年中国全国两会上,中国总理李克强首次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批评监察系统(图源:Reuters)

多维CN38期曾经在《跨越千年 反思中国式监察制度》中援引一位中国乡镇官员的讲话,“仅2个锅炉,各级部门就查了十多次”,“一年中有二百多天在迎接、陪同检查”。

监察在本质上是行政压力的传导过程,虽然精简层级,但对于繁杂事务,中央派出的监察机构也不过寥寥,大量监察工作实际上是呈网状细分摊派出去,这就在很多时候造成重复督察,占用了基层官员大量时间和精力。由此的连带反应是,一方面“上面千条线,下边一根针”,基层执政者疲于应付;另一方面更可能促使地方官员懒政怠政,与其要在多个督导监察间左支右绌,索性“先把台账做漂亮,等检查过了再说干活儿的事”。

所以,李克强在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痛斥“督查检查考核过多过频、重留痕轻实绩,加重基层负担。”

内鬼和大鳄勾结 金融痼疾难祛

本次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用严峻的口吻将2019年称为中国经济的“关键之年”,但是“金融等领域风险隐患依然不少。”

“金融如果不稳定往往会出大乱子”,这是过去一段时间中央政府一直在释放的信号。直到目前,中共高层仍在不断强调,“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斩断金融‘大鳄’和金融‘内鬼’利益链条。可见中国金融领域腐败毒瘤之深。

近年来中国金融领域最大的动荡非2015年的A股股灾莫属。当时在国际游资唱空中国和国内利益集团抵制高层改革要违规博利的双重驱动下,A股市场迎来一场危机空前的大崩盘,时任中国证监会主席肖钢推出的熔断机制并未能挽救市场,匆匆推出又匆匆取消。有评论指出,中国监管层之所以采用熔断这样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式应对股市问题,而非真正治本的制度改变,这背后是难以撼动的金融利益。

不仅是A股市场,2016年前后的中国资本净流出暴增也惊动了中南海。据称李克强在2016年10月的会议上直指情形十分严峻,并进一步称,资金、资产多渠道非正常外流是老问题、大问题,恶性循环十多年仍然得不到解决,就是因为有人为制造的资金外流漏洞、大洞、深洞。他甚至直接怒斥:“有扮两面人,也有有恃无恐的,有的内鬼就在会议室内。”

自2015年开始,中共高层不仅多次掀起金融反腐风暴,中央政府也做出了多项政策调整。这期间不仅成立中国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而且通过多种手段对证券、银行和保险业加以整顿。如今,面对国内外复杂的经济形势变化,如何防范风险、走出困境、引导中国股市规范化和现代化,仍是中共高层需要应对的问题。

内忧外患 中共危机意识空前

不仅是金融领域的问题,“今年我国发展面临的环境更复杂更严峻,可以预料和难以预料的风险挑战更多更大,”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要做好打硬仗的充分准备。”

在谈及外部压力时,李克强承认中美贸易战给中国经济预期带来悲观情绪。“经济全球化遭遇波折,多边主义受到冲击,国际金融市场震荡,特别是中美经贸摩擦给一些企业生产经营、市场预期带来不利影响。”2019年2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49.2%,比2019年1月下降0.3个百分点,为2016年3月以来新低。PMI指数超过50%时代表经济扩张。低于50%则预示著衰退。

内部问题更加具体而复杂,不仅“实体经济困难较多,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分析融资贵问题尚未有效缓解,营商环境与市场主体期待还有差距。”

首先就是核心技术和创新能力短板。在中美贸易战谈判中,中国不仅被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要求放弃对科技产业的补贴与保护,甚至是被要求放弃“雄心勃勃”的技术赶超计划。如果就此认为中国已经屈服则显得过于天真。

虽然本次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一反前几年惯例,对“中国制造2025”闭口不谈,但在美国“贸易战”的威胁和刺激下,中央政府明显加快了电动汽车、北斗导航、中国芯片,大飞机等等产业升级和技术赶超的脚步。一方面在中国原有技术积累的基础上,利用市场与国际合作进行产业“市场赶超”,另一方面则是在无法“交易”的核心技术上,扎扎实实地进行自主研发。目前的中共的领导人已然明白核心技术“买不来”这个真理,也越发清楚科技、产业与市场之间的依存关系。

其次是民营企业问题。因为中共对于民企企业的定位不够明确, 2018年下半年大陆舆论场一度掀起“国进民退”论。在本次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重提了市场解决方案,且承诺政府将从政策上解决“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在未减少民生福利的情况下,李克强承诺对企业进行2万亿人民币的减税成为报告中引人关注的数字。

有李克强色彩,也是高层共识

除了经济发展面临的内外压力,中共领导人还必须应对家庭债务不断上升、放松生育限制未能减缓老龄化危机,以及养老金体系缺口不断增长、扶贫压力大以及环保和发展的矛盾问题。对于这些危机,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比以前更加坦诚的阐述,并给出解决方案或直接承认压力的存在。作为中共政坛的二号人物,李克强说,“当今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

这份从格式上和内容条款上看似并无多大变化的政府工作报告,字里行间透露的信息,和此前多次流传的李克强因为官员为官不为以及改革屡屡受阻而发怒的传闻相应和,结合报告宣读现场的肢体语言,隐约让外界捕捉到李克强终于通过这次政府工作报告释放了自己憋了多年的“气”。

引起外界猜疑的是,作为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批评官僚系统以及督察推进时,不仅包含属于国务院系统的大督查机构,也包含了对中共党系统的督查机构。这再一次被某些舆论认为是中共“府院之争”的证明。但是这种猜测显然依旧不能成立。

一年一度的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有多重要已经无需多言,这样的报告在对公众宣读之前一定已经得到了中共政治局常委级别的讨论和通过。正如有“第八常委”之称的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3月7日参与湖南代表团研讨会议时所称:李克强总理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求真务实,适应形势任务要求”,他“完全赞成”。

所以,可以认为,这份政府工作报告不仅是总理李克强面对内外压力之后一种“气”的释放,某种程度上也是中共高层在重重危机和风险的压力之下,一种态度的展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