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观熊猫做为和平外交使者的历程

撰写:
撰写:

继2008年“团团、圆圆”来台后,中国大陆传出又将赠与两只熊猫给台湾高雄,且预计将于总统大选的2020年来台,顿时引发部分人士发出对中共“熊猫统战”的疑虑,认为中共是借由外表看似可爱无害的熊猫作为统战工具,希望以此拉拢台湾民众的心。

1958年于英国伦敦接受第一次体检的大熊猫姬姬(图源:VCG)

其实熊猫被作为“和平外交使者”的由来已久,早自唐朝武则天时期(西元685年),就曾送出两只当时名为“白罴”的熊猫给日本天武天皇。而在新中国成立后的1950年起,熊猫作为“遣外使节”的次数日渐增加。直到1980年后,由于濒临绝种以及动物保护团体的抗争,才让熊猫赠与的外交方式改为以“租借”形式进行。1990年代曾经提出“软实力”概念的美国国际政治学者约瑟夫奈尔(Joseph Nye)也指出,一个国家可以透过三项特点提升其受欢迎的程度,三项特点分別为文化、政治制度与外交政策,而中国的熊猫如同英国的皇室家族,是对中国对世界展现其软实力的方式。截至2017年止,具有“中国籍”的海外熊猫数量达40只之多。

中共的“熊猫外交”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从1957年到1982年,此时中国单纯以“政治礼物”将熊猫赠与他国展现友好,最早收到熊猫的国家为共产苏联,接着则是1965年的北韩。

1971年中共取得联合国席次后,熊猫的足迹也跨出欧亚大陆。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历史性访问中国时,时任总理周恩来便送了两只熊猫给美国,成为共产中国时期首度“赴美”的熊猫外交官。此时期获赠熊猫的国家还包含日本、法国、英国、墨西哥与西班牙等。

第二阶段则是1982年到1994年,由于“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的实行,中国改以短期租借形式,出借熊猫到各国动物园。熊猫在西方的稀少性,的确能为动物园在短期内带来大笔经济效益。然而,高度商业化的租借行为受到动保团体的反对与抨击,认为此举严重危害熊猫健康与安全,迫使中国停止以商业目的继续出借熊猫。

1994年起的第三阶段,中国以科学研究交换将熊猫租借他国,若在租借期间生下小熊猫,则须归还中国,且租金相当昂贵。此时期的租借包含2017年默克尔(Angela Dorothea Merkel)总理时期的德国,日本总理安倍晋三去(2018)年访华时期再度提出租借熊猫的要求,也获得同意。

然而从上述三阶段来看,可以发现不论在哪一时期的熊猫赠与,通常都是发生在中国与他国的重要外交事件期间,例如建交、访问时期。日本首度获赠熊猫则是在1972年与中共建交当年;法国是在1973年总统蓬皮杜(Georges Pompidou)访问中国时获赠;英国则於1974年首相爱德华希斯(Edward Heath)访问中国时获赠,熊猫为这些相对硬性的政治峰会上,达到展现友好的软性效果。

而在瞭解熊猫过去曾被作为“和平外交使者”的历史后,也可清楚为何中国大陆再度传来赠与熊猫的消息后,台湾内部会出现的统战疑虑。然而中国未来若想持续将熊猫做为一种中国符号向外宣传,除了赠与熊猫“肉身”之外,应可尝试打造以熊猫为主角的动画或电影作品IP,如此既可避免熊猫旅居海外时的舟车劳顿与水土不服,亦可同时接触到更大量的海外观众,何尝不是一种更有效率的传播方式。2008年的美国好莱坞动画片《功夫熊猫》在全球引起热潮,并持续推出续集,就是熊猫作为文化传播的绝佳案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