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解读】曾“被骗”的团派明星陆昊身在何处

撰写:
撰写:

作为共青团系的象征,陆昊的仕途被打上了太多的问号(图源:新华社)

第一次站在中国“两会”部长通道的红毯上,让曾经的共青团系、因为连日会议而略显疲惫的政治明星陆昊相当紧张。面对一众记者,起初,陆昊轻踱两步站稳,然而边回答边试图托起面前的话筒,却怎么也无法固定。直到现场的工作人员发现并调整好话筒,他才停下来专心作答。

北京时间3月12日,北京的人民大会堂策划了第四场部长通道集体采访,李克强内阁的多名成员现身,陆昊是其中之一。在这次露面中,陆昊披露了在过去一年如何完成所谓“超级大部”自然资源部的重建,如何开展资源督查执法以及不动产权登记等问题。

这是其首次以自然资源部部长的新身份亮相“两会”。2018年3月份,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第二次上台组阁,原黑龙江省长陆昊获任命为新内阁的自然资源部部长。这一任命曾令人大感意外。

在外界看来,鉴于共青团出身的官员在近二三十年中共官场的特殊地位,陆昊接下来应足以跻身主政一方的“一把手”。然而,突如其来的任命大大偏离人们的预期。

1967年出生的陆昊是中国最年轻的正部级官员。陆昊出生一个知识分子家庭,早年就读北京大学经济管理系,因期间通过直选当选北京大学学生会主席而备受瞩目。毕业后,陆昊被分配到一家北京的制呢厂,随后其再师从李克强等人的“恩师”经济学家厉以宁攻读硕士。此后,陆昊进入仕途,主管中关村科技园区管委会,36岁便以北京市副市长身份跻身副部级,进入仕途快车道。

陆昊创造了多个“最年轻”的纪录,最年轻的国企一把手、最强年轻的副部级、最年轻的正部级、最年轻的中央委员。尤其是2008年,陆昊以共青团书记跻身正部级官员,这段经历让他打上“团派”的烙印。

但是,所有的光环也许同时也是压力和负担。2016年3月“两会”,当时已外放黑龙江主政的陆昊因回答媒体质疑黑龙江大型国企龙煤欠薪问题上而惹上麻烦,成为众矢之的。彼时,陆昊言之凿凿该企8万员工未欠任何人一个月工资,“龙煤井下职工8万人,到现在为止,没有少发一个月工资,没有减一分收入”。话音刚落,龙煤即发生龙煤所属双鸭山矿业万人讨薪。随后,陆昊不得不公开道歉,承认“井下职工确实有欠薪,这个情况,我说错了,不管什么层级报告错了,不管任何原因,错了就要改”。

随后,雪乡宰客事件、投资者投诉亚布力打压民企事件发生,这让当时处境艰难正在寻求改革突破的黑龙江遭受相当的舆论打击,彼时的陆昊可谓“灰头土脸”、争议连连。直到数日前的2019年“两会”黑龙江代表团开放日,陆昊的继任者、现任黑龙江省长王文涛还在为此这些争议“灭火”。

所以,当2018年3月陆昊“进京”履新自然资源部时,外界便揣测其仕途是否就此黯淡。而恰巧,当时中共有意整顿官场,尤其是对共青团过于官僚化,团系出身官员提拔过快政治站位不牢、工作经验不足等普遍性缺点不满意,试图刻意“冷落”了一些所谓的团派官员。陆昊的新任命撞上这一时间点,也成了外界观察中共人事风向、解读团派式微的一个例证。

实际上,在那之前,曾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副部长级)的赵勇在河北官场摸爬滚打多年后被“贬”国家体育总局、国家民委等冷衙门;而同样为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出身的秦宜智,则在2017年9月调任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副局长(正部长级),虽保留了正部级待遇排名却在3名副部级副局长之后。

不过,坦率说来,当初陆昊主政自然资源部未必算是不受重用。其一,正如上文所言,自然资源部是陆昊入阁后重建的“超级大部”,按照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在原来国土资源部的基础上整合了发改委、水利部、农业部、国家林业局、国家海洋局、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等多个部委局的部分职责,内设组织除机关党委、离退休干部局外,下设25个司局级单位,另有9个地方督察局,央地共管中自然资源部管理的4个测绘地理信息局(陕西、黑龙江、四川、海南),以及北海、东海、南海3个海区派出机构。

其二,而纵观李克强新内阁构成,陆昊仍然是所有阁员中最年轻的一位。目前,在内阁成员中,1960后的仅有国家安全部长陈文清(1960)、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1964)、住建部部长王蒙徽(1960)、退役军人事务部部长孙绍聘(1960)和陆昊寥寥5人而已,1967年出生的陆昊仍是其中最突出者。

其三,对于曾经的争议,正好2月13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发表过一篇评论文章《对诬告陷害者要果断亮剑》提到过当年龙煤事件中的一个人——黑龙江省龙煤集团物资供应分公司原副总经理于铁义。正是此人在龙煤欠薪事件发生后的当年(2016年)10月份,被控受贿3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处终身监禁,创造了受贿金额的纪录。此文重提该案,披露他一手大肆敛财,一手专写“黑材料”。只要谁挡其升官发财的道,或与谁有嫌隙,于铁义立马“组织材料”,恶意虚构编造事实,写成举报信广泛邮寄。几年中,被他恶意举报的领导、同僚、部下就有十多人。

想来,时任黑龙江省长的陆昊少不了也收到龙煤的不实谎报之词,掌握了错误信息,问题在于信息管道不畅,陆昊当年据此为龙煤站台,自然并非故意隐瞒不报,情有可原。当然正如其所承认的,无论哪个环节出问题,陆昊核查不力、监督不严总是事实。从某种意义上,这大约也是工作疏忽、失察,从而“偏听偏信”而被下属“钻空子”“使绊子”的结果。

一次失误是否要毁掉一个人的前程?那就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当年时任上海市副市长周波因为违反八项规定而受处分,但并未就此断送,凭借能力逆势上位,也算是中共用人不拘一格、唯才是举而不全全责备的鲜活例证吧。所以,从这一角度看,入阁主政资源部,对陆昊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陆昊方才52岁便经历3个正部级岗位的磨砺,遍及群团、地方和中央,反倒拥有了更全面的历练。

再进一步说,所谓共青团本身职责便是培养接班人,而为了让共青团系出身的“接班人”拥有更好的心理、政治和业务素质,适当的“敲打”和充分的考验也是必不可少的。用中共的话说,这也是对年轻干部的一种爱护,其意义也是让他们能够走得更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