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料”书记陈全国治下 中共西藏新疆治理异同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2016年8月29日,在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职务上任满五年的陈全国,被公布出任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外界第一次意识到,中共对陈全国个人是非常看重的,而且这位先后历经西藏和新疆的“双料”书记,其政治前途也无可限量。

2019年中国两会期间,面对记者提问,继陈全国之后出任西藏最高职务的吴英杰,公开解释官方为何禁止包括美国人在内的外国人造访西藏。外界将这一做法与今年恰逢达赖喇嘛出走西藏60周年相关联。而正当西方媒体持续炒作新疆“再教育营”之际,在中国两会期间的另一场记者会上,作为中共在该地区强硬政策的主要执行者,陈全国除了在开场白中表示“衷心感谢中外记者长期以来对新疆的关注”,基本上没有再说话。

先后主持中共藏疆铁腕治理的陈全国,被指前途无可限量(图源:Reuters)

西藏和新疆几乎是中国两个最重要的边疆地区,近年来两地民族宗教势力都有所抬头,这使形势变得异常复杂。陈全国任职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期间,新疆“没有发生什么大的不稳定事情”、“经济社会取得很好发展”。治绩获得中共高层肯定和认可的陈全国,治藏五年之后奉调入疆,这都使得外界对中共疆藏治理异同产生浓厚的兴趣。

中共疆藏治理不同点

针对中共疆藏治理不同点,目前有一个广泛流传的说法:中共中央层面管理西藏事务的则是统战部,近年治藏注重怀柔输血;管理新疆的是国家民委,治理上则侧重维稳反恐。

尽管这一将中共疆藏治理差异,完全归因于中国中央政府层面不同的主管部门的做法,并不是特别站得住脚,因为无论是中共中央统战部还是中国国家民委,都是在中共政治局及其常务委员会领导之下的执行机构。但是,从目前阶段中共疆藏治理的主要特征来看,治疆强调维稳反恐、治藏侧重怀柔输血,这一抓住了两地治理微妙差异的说法大体上是符合实际的。

这一治理差异完全是目前西藏新疆面临形势的不同,以及两地历史差异等诸多复杂因素共同造就的。

首先,西藏历来存在极为复杂的历史问题,这突出反映在达赖喇嘛这一宗教人物身上。在中共建政以前的西藏历史上,西藏曾出现过类政教合一的体制,当时达赖喇嘛在藏民心目中,既是宗教领袖,同时也是行政长官。因而,中共建政解放军入藏之后,中共在西藏治理方面,对以达赖喇嘛和班禅为首的宗教上层人物的统战工作着墨甚多。

尽管1959年达赖喇嘛出走印度,但是此后中共依据西藏社会现实存在的藏传佛教传统,仍然高度重视对西藏上层宗教人物的统战工作。而相比西藏,新疆一直没有太多历史遗留问题,中共对穆斯林宗教上层的统战工作,也不像在对待达赖喇嘛和班禅问题上那样占有突出位置。

其次,从现实形势来看,对中共来说,如果说西藏一定程度上就是出走印度的达赖喇嘛集团对西藏的渗透问题的话,在2008年西藏“314”维稳之后,西藏的暴力恐怖形势一直较为稳定;而自从爆发“七五事件”之后,新疆就一直是中共严防“三股势力”合流的核心区域,更因为世界范围内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运动方兴未艾,新疆穆斯林与阿拉伯世界的穆斯林有着千丝万缕联系,因而,新疆穆斯林恐怖主义问题给中国的国家主权安全带来严峻考验。

上述西藏新疆面临外部环境不同的一个例证,是上个月,土耳其外交部指责中国“把集中营重新带入21世纪”,并称新疆的政策侵犯了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语系穆斯林的“基本人权”。维吾尔族是一个突厥语系民族,维族人与中亚各地以及土耳其的伊斯兰教徒有着共同的传统和语言特征。

这一西藏与新疆面临的形势差异,也是多年来新疆暴恐形势一直成为问题的总根源,这些或许可以作为新疆“再教育营”的一个注脚。

西藏局势是如何稳定下来的

众所周知,西藏和新疆同为中国重要的边疆省份,两者都有着民族和宗教背景,且近年来随着国际范围内几大宗教的原教旨主义回潮,以及民族地区争端的抬头,中共在西藏和新疆都面临着离心主义和分裂势力带来的压力与冲击。2008年中国奥运会前夕,西藏爆发“314事件”,社会局面一度震荡。

2012年,陈全国主藏之初,对于西藏社会经济的基本面,他认为西藏是中国非常重要的边疆地区,又是一个贫困人口特别多的一个地区,而且这一地区又是持分裂立场的达拉喇嘛集团进行渗透的主要战场。故而,陈把对西藏治理的大方向定位为“反分裂”、“坚定政治立场”。这与陈氏其后奉调入疆,提出“在新疆,没有稳定一切皆为零”的口号,虽然异地主政,但前后思路较为相似。

作为宗教领袖的达赖喇嘛,多年来一直活跃在国际场合(图源:Getty)

基于上述治理理念,治藏五年间陈全国推出六大治藏政策:万名干部下乡;便民警务站;“六个一”工程(“驻寺干部必须要与一至几名僧尼交朋友”、“开展一次家访”、“办一件实事”、“建立一套档案”、“畅通的联系渠道”、“形成一套管委会”);“九有”政策(“寺院要有领袖像”、“有国旗”、“有路”、“有水”、“有电”、“有广播电视”、“有通讯”、“有报纸”、“有文化书屋”);双联户政策;“民族团结”表彰工作。

在陈全国看来,走群众的路线是解决西藏问题的一个根本。以“万名干部下乡”为例,每年抽调两万名干部,派出到西藏各地和各县、各乡镇、各城镇,建立干部治理责任制。比如,一个干部进驻到村里面,必须同三至四户家庭形成一个结对关系,从而对结对家庭的经济状况、人员构成、思想行为动态精准把握,以便随时随地处理问题。

因而,“万名干部下乡”形同打造编织出一个极为严密的社会治理网络。

上述“万名干部下乡”等治藏政策中所展现出的群众路线、组织路线以及思想路线,在陈全国调任新疆后推出的“职业技能培训中心”(也即西方指称的“再教育营”)中亦有所反映。

这一被新疆官员称为“寄宿学校”的“职业技能培训中心”,基本上还是用组织的办法对维吾尔族民众进行思想教育和政治教育,这同时这也是一条精心打造的群众路线。

而针对暴力恐怖事件带来的治安和安全问题,陈全国治藏期间广设“便民警务站”,从大昭寺到布达拉宫,在十五公尺左右就设有一个警务站,警务站内设现代化的监控措施和设备,便民警务站与便民警务站之间实现联防联勤,也就是一处出事的话几分钟内可以出动警力互相支援。

这一成功的治安联防经验模式也被陈全国带到新疆,这对目前新疆治安安全与稳定功不可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