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重压下减收两万亿 中国财政大管家李克强如何算账

撰写:
撰写:

在李克强内阁面前,地方债务与经济下滑、中共的民生承诺发生着尖锐的矛盾(图源:Reuters)

北京时间3月15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第七次在“两会”答记者提问。在预期经济增速进一步下滑需要“逆周期”调整提高财政赤字水平,而一般性公共开支又要求支撑扶贫等情况下,李克强底气十足,滔滔不绝回应称自己有信心,会持续“放水养鱼”培养财源。

不过,值得忧虑的是,李克强的自信和不久前中国财政部长刘昆感叹年内保持财政收支平衡不容易,以及北京等地方因为结构调整等陷入收支困境等形成鲜明对比。事实上,这些年许多地方一再传出“揭不开锅”的苦恼。

在当天的记者会上,李克强先是重申了自己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所做的降税费改革承诺。他提到,过去一年一万亿,三年三万亿,今年再“让利”两万亿(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4月1日就要减增值税,5月1日就要降社保费率,全面推开”。

只是撒钱让利,这钱从哪里来?政府履行职能和维持正常运作怎么办?

事实上,2019年对于中国来说仍然是一个要“集中力量”多花钱的大年。

1、中国经济增速仍然处于下行周期,虽然不能“大水漫灌”,而且还要去杠杆,但是产业解构升级调整、规模项目的开工建设计划,一些“逆周期”性调整只意味支出会更大

2、一些公共服务内容,尤其是事关民生投入增加是必然。这就包括医疗、教育等常规性问题。在李克强所做“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是“居民医保人均财政补助标准增加30元,一半用于大病保险。降低并统一大病保险起付线,报销比例由50%提高到60%……”

3、在距离中共所确立的2020年全面小康社会目标实现时间不多的背景下,中共势必要全力在这两年内进行任务冲刺。比如对于扶贫,此次李克强给出了仍然是一年1,000万人的减贫目标。

“花钱”或者说“扔钱”的地方这么多,那么花钱呢?李克强做了一道数学题:

第一个药方:开源节流过紧日子,能不花的钱不花,国企利润得多上焦点;“一般性支出压减5%以上、“三公”经费再压减3%左右,长期沉淀资金一律收回。”

第二个药方:“地方政府也要挖潜,把自己的功课做足”,也即是说只要不是弄虚作假,变相增加企业负担,能增加收入,地方还是要“发挥主观能用性”的。

如此,能平衡吗?李克强说,我们今年提高赤字率0.2个百分点,没有超过国际上说的所谓3%的警戒线。其实,地方早已颇有微词,进而甚至认为,“节流”能节多少,那政府还要“开门”吗?举债也受到越来越多的限制,地方债务问题怎么解决?其实,北京等地这几年靠着纳税大户和房地产发家的省市都在备受煎熬。

也正是此时,中国前央行行长周小川在伦敦查塔姆社(Chatham House)警告说,日本曾经发展得很快,可后来遭遇了所谓失去的十年,中国经济可能也有类似的过度负债问题,我们需要从历史中吸取经验教训。“中国的债务水平过高,但中国政府正采取措施让经济去杠杆化”。

中国正在试图严厉控制“花钱”,也警告税费负担反弹。数日前,刘昆对记者承认,“确实有个别地方政府仍然存在在法定限额外通过融资平台公司违法违规或变相举借债务,也就是所谓的政府隐性债务,这方面我们已经采取严格的措施,不允许发生新的隐性债务,同时稳妥化解存量。”

同时,他也澄清说,中国财务风险是“非常低的”,“到去年年末,我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是18.39万亿元,债务余额和综合财力比例是76.6%,这个远低于国际通行100%到120%的警戒线。加上纳入预算管理的中央政府债务余额14.96万亿元,全国政府债务余额是33.35万亿元,政府债务和GDP相比,负债率是37%,远低于欧盟60%的警戒线,也低于主要市场经济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的水平。

2019年年初,《地方政府债务信息公开办法(试行)》要求地方公布更为详细的地方财政决算,一般债券发行等被纳入公开事项,县级以上地方各级财政部门被要求随同预决算公开地方政府债务限额、余额、使用安排及还本付息等信息。这意味着地方隐性债务的操作空间将越来越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