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叛乱60年:达赖喇嘛为何与藏人叛军拔刀相向

撰写:
撰写:

1959年西藏叛乱时,由康藏地区逃往西藏的藏人组成的“四水六岗卫教志愿军”是叛军中影响最大的一股,十四世达赖喇嘛也正是在他们的护送下逃往印度的。在中国境内失败后,四水六岗卫教军又在美国中情局支持下盘踞中国与尼泊尔边境,骚扰西藏十几年,甚至越境收集中国核试验情报,最终却因利益与达赖喇嘛分道扬镳。

1954年,十四世达赖喇嘛(右一)、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右三)与中央政府主席毛泽东(右二)在北京出席第一届全国人大(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西藏叛乱中的四水六岗卫教军

所谓“四水六岗”,是藏族传统中对康藏地区的称谓,即今天的四川藏区与西藏昌都地区,因流经这一地区的怒江、澜沧江、金沙江、雅砻江等四江及六个山脉(岗)而得名。

1949年12月成都战役时,国民党西康省主席刘文辉通电起义,从而使西康和平解放,并成为中共进军西藏的基地。1956年,中共开始在除西藏外的藏区推行土改,从而引发藏族上层人士的反抗。在中共镇压下,反抗失败的藏人逃往尚未进行土改,仍处于自治状态的西藏。

中共在藏区土改的种种传言,经藏人逃亡者之口在西藏声嚣尘上,流言四起,也使西藏上层感受到了危机,汉藏矛盾激化。1959年的西藏叛乱,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是西藏上层对土改恐惧的激烈反应。同时,由于西藏寺院占据大量土地以及在西藏政治中的特殊地位,大量僧人的参与其中,又为叛乱披上了宗教的外衣。

早在西藏叛乱发生前两年即1957年,在早年曾当过马匪的康藏叛军首领之一恩珠仓·贡布扎西组织下,逃往拉萨的康藏叛乱骨干就组织了“四水六岗”组织,公开提出“保卫宗教”、“政教永存”及西藏独立等纲领口号,时任西藏噶厦政府噶伦柳霞·土登塔巴、夏苏·久美多吉亲自到场并表示支持。

同年,达赖喇嘛的大哥当彩活佛、二哥嘉乐顿珠等人还与美国中央情报局合作,将“四水六岗”成员送往美国受训,同时“四水六岗”也开始接受中情局的军事援助。1958年,四水六岗卫教志愿军在西藏山南地区成立,恩珠仓·贡布扎西担任司令,人数约三千余人。

卫教军还通过美国受训归来的藏人特工,将成立大会拍成影片送交中情局,以便中情局在国内表功,同时争取中情局更大的支持。有资料称,1959年西藏叛乱前后,中情局先后对四水六岗进行了30多次空投,投下的物资多达250吨,援助各种枪械近万支以及轻便的57无后坐力炮和高射机枪。

随后,卫教军开始疯狂地袭击中共政府及军事机关、车队。如1958年9月17日,伏击了西藏军区前往日喀则为部队做体检的汽车,杀死全部16名医务人员;1959年1月突袭中共扎木县委等等。1959年3月西藏叛乱发生后,达赖喇嘛离开拉萨前往山南地区,随后在卫教军马队的护送下前往印度,并通过藏人特工将达赖出走消息通报给中情局。

尽管卫教军在西藏叛乱中活动猖獗,但在中共从内地调丁盛54军入藏平叛后,很快就失去了活动空间,很多人不得不化整为零逃往印度。

被抛弃的西藏叛军

逃往印度的卫教军不甘心失败,又在中情局支持下,在中国西藏日喀则地区仲巴县当面的尼泊尔木斯塘地区建立据点,意图反攻西藏。之所以选择木斯塘,不仅因为此地与西藏接壤,是西藏进入南亚的要道,还因为当地笃信藏传佛教“人心可用”,并实际处于半独立状态。

而据尼泊尔政府披露,这些卫教军大多都是经由印度进入尼泊尔的,而不是由西藏直接进入。尼泊尔政府长期对这些叛军视而不见,也与达赖喇嘛“在美国的帮助下,曾与尼泊尔政府内的一些重要部长有长期联系,因此得到‘特殊关照’”不无关系。当然,尼泊尔政府也声称,在1960年代并不清楚木斯塘的卫教军究竟是什么组织,直到剿灭后才弄明白。

木斯塘地区的临近西藏,且地形封闭并处于半独立状态,固然有助于卫教军的生存与渗透西藏,但当地自然条件的艰苦,也使卫教军一切补给完全依靠美国中情局。美国中情局专门在尼泊尔注册了亚利桑那直升机航空公司,负责卫教军的补给。

然而,受制于美国国内形势,中情局对于卫教军的补给时好时坏。最惨的1960年冬天,中情局事实上取消了援助,卫教军只能独自应对寒冬,一些人被冻死,一些人被迫吃皮鞋、皮革来填饱肚子。直到来年一月肯尼迪(John Kennedy)上台后才恢复了补给。

到1960年代中期,美国国内对中情局私下资助木斯塘叛军批评之声不断传出,就连美国驻印度大使都称这是“特别愚蠢的做法”,中国政府对尼泊尔的抗议之声不断,印度与尼泊尔也越来越表达出不安。中情局开始限制卫教军的越境袭扰,仅要求搜集情报,与此同时不再向木斯塘空投补给,代之以提供少量经费,实际上是任其自生自灭了。

1972年,尼克松(Richard Nixon)担任美国总统后,为改善与中国的关系,停止了对卫教军的援助。次年,尼泊尔国王比兰德拉(Birendra)访华,毛泽东当面催促尼泊尔尽快清剿卫教军。1974年7月,在中国政府及各方压力下,尼泊尔政府终于决定出兵。但面对全部美式装备的卫教军,尼泊尔政府心中没底,一面试图劝降,一面以取得尼泊尔身份为条件,换取早已投诚的前卫教军司令巴巴益西所部参与围剿。在尼政府军包围木斯塘后,达赖喇嘛送去了劝降录音,大部分卫教军在听到录音后放下武器投降。最后一任卫教军司令、曾到美国受训的旺堆嘉措,率部分骨干突围前往印度途中被尼军剿灭。

卫教军就此灭亡,放下武器的藏人作为难民至今仍生活在尼泊尔。2005年时,美国国会曾通过法案,决定将5,000名在尼藏人接往美国安置,旺堆嘉措的部下优先,但尼泊尔重申了自己的中立立场,不希望这些人前往美国成为反华工具,拒绝了美国。

在木斯塘卫教军存在的十几年里,帮中情局收集了大量情报,比如说通过1961年越境袭击西藏边防团5团副团长盛永琛一行11人,获得1,500份文件,确认了中国大跃进的失败。最大的收获,则是1964年越境埋下探测器,确认了中国在罗布泊进行原子弹实验。

1959年西藏叛乱中的四水六岗卫教军。其旗帜为黄底上两把交叉的剑,黄底代表着捍卫佛教(西藏主流的喇嘛教格鲁派又被称为黄教,达赖喇嘛与班禅额尔德尼都出自黄教),其中一把带火焰的剑则是代表智慧的文殊菩萨的武器,能够斩断一切烦恼,包括共产主义(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与达赖喇嘛分道扬镳

四水六岗卫教军覆灭后,1982年流亡印度的康区藏人重建了“四水六岗”,即维护康区流亡藏人利益的福利性组织“康区福利会”,最早接受美国中情局训练的藏人之一理塘·阿塔担任负责人。名义上这一组织接受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领导,但随着新四水六岗的建立,康区藏人与达赖喇嘛代表的卫藏之间矛盾逐渐激化,最终分道扬镳。(藏区大致分为卫藏即西藏,康区或康藏即四川藏区及西藏昌都地区,安多即青海藏区。卫藏又分为前藏即拉萨、山南及林芝部分地区,传统上由达赖喇嘛统治,后藏即日喀则地区,传统上由班禅统治。)

实际上,四水六岗及四水六岗卫教军自建立之日起,就是一个以康区藏人为核心的组织,1960年初卫教军在尼泊尔重建后,就试图摆脱代表卫藏的西藏流亡政府的控制,时任卫教军总司令贡布扎西曾要求改造流亡政府,并要达赖“只管宗教,不应过问政府事务”。

四水六岗卫教军将领拉珠·阿旺。卫教军建立初期,以乡土为单位编为18个马吉,18个马吉又分为左右两翼,拉珠·阿旺为右翼指挥官(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贡布扎西死后,巴巴益西接任总司令,摆脱流亡政府控制的意愿更加强烈。不安的达赖喇嘛为了控制卫教军,派贡布扎西的侄子旺堆嘉措率20余人空降卫教军,并以旺堆嘉措取代巴巴益西担任卫教军总司令。巴巴益西一气之下带领部分卫教军出走,后向尼泊尔政府投诚。

尼泊尔政府军围剿卫教军时,巴巴益西曾以获得尼泊尔身份为条件率军参加围剿,旺堆嘉措被击毙后又是巴巴益西亲赴现场确认。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2005年美国提出接收在尼藏人时特别指出,旺堆嘉措部众优先。

新四水六岗组织建立后,对内团结康区藏人,与代表卫藏的达赖喇嘛在西藏流亡政府及其人代会争夺激烈。同时联合以藏传佛教噶举派、宁玛派、萨迦派以及苯教高僧和安多、康区土司、头人为核心,代表印度十三个不愿听命于达赖喇嘛及其流亡政府的藏人聚居区即“十三集团”等藏人组织,共同反抗达赖喇嘛的压制和排挤。1990年代初,四水六岗揭露流亡政府高官接受并私吞台湾的贿赂金,致使流亡政府六位噶伦总辞职,人代会解体,酿成噶厦政府危机。

1994年,理塘·阿塔没有知会达赖喇嘛就与台湾蒙藏会员会达成协议,承认西藏是中华民国的一部分,待将来中华民国统一中国大陆后,恢复旧西藏的政治制度等。达赖喇嘛对于这种公然挑战其流亡藏人领袖地位的行为恼羞成怒,声称四水六岗已经混进了“亲红黑汉人的人”,要对该组织“动大手术”。(红汉人即中共,黑汉人即台湾国民党)

在达赖喇嘛授意下,流亡政府宣布不再承认四水六岗,扶持反对协议的部分康区藏人组建新的四水六岗组织。同时,一面与台湾联系,要求台湾的援助只能交由达赖喇嘛及流亡政府分配,不能直接交给其他团体;一面组织人员围攻并放火烧毁了四水六岗位于印度德里的总部以及理塘·阿塔的住宅,诬告四水六岗走私、贩毒、充当间谍,借印度人之手对付四水六岗等等。流亡政府还曾派员刺杀理塘·阿塔,但不仅未能成功,还被印度警方人赃并获。

由此,达赖喇嘛及流亡政府与四水六岗彻底闹翻。四水六岗成立了自己的多堆青年委员会,与流亡政府的青年大会和妇女协会对峙。出版《真理》小报,给国际组织去信,印发传单,揭露流亡政府的腐败,甚至还组织人员前往流亡政府所在地达兰萨拉抗议。

而达赖喇嘛则极力撇清1959年西藏叛乱时与四水六岗的关系,在《达赖喇嘛自传——流亡中的自在》中称:“自由斗士完全无意妥协,他们甚至希望我认可他们的行动。可惜的是,我年轻的爱国热情虽然使我渴望能这么做,但我做不到。”这是一个佛教徒诚实的自白,证明达赖喇嘛从未支持四水六冈的军事行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