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边疆权威智囊:南海何以不再是南海

撰写:
撰写:

在中国的实力和影响力强劲增长的同时,其与周边国家之间的矛盾冲突仍然此起彼伏,不时牵动国际时局,并且成为中美两国战略战术交锋,甚至可能会擦枪走火的最前沿。除了近期成为国际舆论关注焦点的新疆和西藏,中国的南部和东部方向也潜伏着随时可能爆发的矛盾点。

中国周边局势究竟如何,有着怎样的历史渊源和未来演变?多维新闻采访了中国边疆问题研究领域的权威学者、中国社科院中国边疆研究所研究员马大正,对中国边疆形势展开了一番宏观而简要的描述和判断。

本次采访将由两篇呈现,以下为第二篇。

第一篇:【从新疆西藏到台海 中国如何摆脱“动荡的弧线”

多维:陆地边界主要是中印之间,事实上我们也注意到,中国的海疆这几年也存在各种事情。

马大正:中国海疆问题存在几个热点。东海方向,中日之间关于钓鱼岛的问题,当然也包括中韩的海疆划界问题。南海方向,南海已不再是当年的南海,2012年中国政府设立三沙市,辖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的岛礁及其海域;2013年开始建设岛礁,建造各种民用与军用设备。据2018年稍早时报道,中国已完成了对南沙七个岛屿的建设,美济礁已经成了中国的一个军事基地,照此趋势下去,黄岩岛也将成为另一个军事基地。就是说,中国已经以三亚为起点,以三沙永兴岛为枢纽,以永暑、渚碧、美济三岛为终点,初步确立了在南海上的控制权。2018年5月初,中国在南沙永暑、渚碧、美济三岛安装防空以及反舰导弹系统,包括鹰击-12反舰导弹和红旗-9防空导弹。5月18日又派遣轰-6轰炸机飞往南海岛礁进行升降演练。纵然三项军备皆与美军军备存在差距,但“攻击不足、自卫有余”,中国在南海的军事目标本来也未超越“正当防卫”的范畴。南海的小摩擦不会停歇,但南海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南海!

中国南海问题不仅牵动周边国家,也离不开美国直接和间接的介入(图源:VCG)

尽管美国对南海的干预力度空前加大,但南海局势在近年已发生了巨大转变,如澳大利亚议员莫兰(James Molan)言:中国在南海的优势已经无法撼动,除非西方打一场全面战争。美国若想彻底改变中国在南海的优势,便需要承担与中国恶性竞争带来的高昂成本,这是今天美国不可承受之重。中国人民牢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古训,不轻言战,但也不惧战,在孙武的军事战略思想中,“不战”并未否定战的必要,而是强调慎战,既不盲目挑起战争,却也从不畏惧战争。这是用兵的最高境界,唯此才可望止战!

90年代我曾调研中国南海海疆以及争议岛屿问题,当时邓小平提“主权归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原则,事实上这个是从当时国力实际出发的一种的选择,因为当时中国力量不够,越南根本不认可这一原则。很多当地领导希望我们可以建议中央,尽快发展航母。我们也的确这样建议了,只是当时中央由于各种原因并未有明确表态。近十年,海军大发展,海防实力增强,走向深海。

多维:那中国海疆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马大正:同样是美国从中作梗。

现在的世界还是实力政治。有这样一句话,如果想成为世界的强者,有三个因素:第一,真正有实力;第二,敢于展示你的实力;第三,敢于行动,使用自己的实力。此前中国被网络吐槽只会口头上抗议,不敢有行动。现在中国逐渐开始做到第三点,假如触碰中国红线,中国敢于动手。事实上,这本质上是一个国家正常的反应。也可以看到,相较于前些年,近几年中国边疆相对稳定了一些,这与中国实力增长和国家战略的变化有关系。

多维:今年是中越战争40周年,在这个背景下,您如何看待中越之间的关系?我们注意到,近些年在海疆和边境问题上中越间也有一些冲突。

马大正:现在中越关系总体不错,但在边界问题上,对方也是毫不退让。最终还是靠实力。当然,如果边界问题完全按照自己意愿解决的话,只有一场战争才能解决,打赢了,就按照赢家的要求划界,或者在谈判的时候要价更高一点。

多维:在中南半岛上还有一个国家与中国领土接壤——缅甸。而在中缅边境上,近些年也是战乱不断。

马大正:中缅边界问题不大,对中国边民的影响也并不太大。事实上,缅甸的民族地方武装的存在,可以成为中国边防的隔离带。我去过佤邦,当地都是中国人,讲云南话,看的是中央台,用的是人民币。

多维:也因此外界有声音称,中国不愿他国干涉中国内政,但中国在此方面却在干涉别国内政。

马大正:今天无论中国怎样做都会有各种指责。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对国家有利,就应坚持。西方舆论不讲道理,美国出兵伊拉克,将萨达姆送上断头台,却发现并没有理由,美国不照样也做了吗?

多维:此前有分析认为,中印关系将对21世纪产生重要影响,中国需要处理好中印关系。西方国家都看好印度,在中国崛起过程中他们可能会更加支持印度。而中印关系如果走近,中国和印度的联手反而会更深的改变世界格局。您怎样看这种关系?

马大正:中印关系我并未有深入研究,但直观感受是,中印关系不会太好,也不会太坏,维持着正常国家关系。因为中印间有几个因素是抹不掉的。其一,边界问题客观存在;其二,巴基斯坦,中国不可能为了与印度关系改善而抛弃巴基斯坦;其三,印度同样拥有众多人口,也在发展。虽然中国人并不看好印度,但这是中国认知上的误区,要克服。

总之,中印间维持现在的状态,在某些具体事情上有发展,即可。但很难回到当年一起签署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时的那种关系。前几年中印边界洞朗地区持续动荡,最后双方各退一步,但中国在当地建设了营房和公路。外交问题往往不需要逞一时嘴上之快,真正的做了事情就够了。

多维:那么以上是谈到的中国边疆问题中的政治型问题,那么经济型的呢?

马大正:经济型与政治型的问题相比,简单很多。主要是发生在中国西南方向的毒品问题,也包括从中夹杂的贩卖人口等问题。

因为吸毒和贩毒对于中国边境人民的生活有很大的影响。1995年开始我去那边调研当地毒品问题。当时这个问题非常保密,当地政府不太愿意曝光这个问题,因为担心影响外界对本地的投资,以及影响地方改革开放的形象。当然,地方缉毒部门还是给予我们大力支持,之后我们还走出了国境,到了金三角去调研,包括如何将鸦片种植区改造成经济作物区。

这个问题也并未根本解决,并且随着时代发展有了新变化。毕竟此前的毒品就是鸦片,如今的毒品很多都是化学合成的。对于毒品来说,中国是金三角毒品走向世界的通道,过境后就有过境消费的问题,这个问题仍待解决。

马大正谈中国边疆系列稿件:

北京智囊谈新疆:被“再教育营”掩盖的真问题

为何新疆治理这么难 从“王胡子”传闻谈起

北京学者解读新疆:重典治乱的深层逻辑

从新疆西藏到台海 中国如何摆脱“动荡的弧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