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孙政才惹的祸 重庆经济为何断崖式下滑

撰写:
撰写:

重庆2018年GDP增速为6%,近年来首次低于中国全国增速。面对经济的下滑,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在刚刚闭幕的中国两会上解释称:“一个区域的经济发展不可能一直是高速增长”。而中国官方媒体随后则表示,重庆经济下滑也与薄王主政时打压民营经济有关。

此前重庆经济增速很高,从2002年到2016年一直是两位数,直到2017年增速9.3%,结束了长达14年的高增长;2018年更是跌到6%,降幅达到3.3个百分点。重庆经济低迷状态究竟是什么原因?

中国官方通讯社中国新闻社出版的《中国新闻周刊》于3月18日引述受访者称,重庆GDP增速回落,既与该市主要支柱产业增量放缓、主动“挤水分”等因素有关,也有薄王主政重庆时打压民营经济,孙政才主政时不重视民营经济的历史原因。那么,重庆经济的下滑到底是不是薄孙惹的祸呢。

内部因素——薄孙影响

《重庆晨报》曾于2018年7月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民营经济市场主体占重庆全市96.8%,是重庆对外投资贸易的主力军。2017年,民营经济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50.5%,占税收总额比重达57.6%,对全市经济增长贡献率达到55.2%。

再看重庆民营经济的发展数据,2017年重庆市民营经济总量仅为广东、江苏的五分之一;中国民营企业500强,重庆只有11家,不及浙江的十分之一;重庆没有1家民企入选国际品牌名录和获得中国质量奖。

因此,民营经济的不振是重庆经济下滑的主要因素。

重庆市综合经济研究院院长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称,薄王孙留下的一些后遗症至今有所显现,不利于招商引资。他表示,薄王时期破坏了重庆的法治环境,进而伤害了营商环境。

也有不愿透露姓名的重庆知名企业家坦言,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在重庆的民企并不能得到政府相关部门的帮助,尤其是重庆市委原书记孙政才时期,他们经常会提出一些有利于城市发展的提案,都会石沉大海,得不到答案。

消息人士称,重庆市先后两位一把手的落马,使得整个官场人心惶惶,有些官员甚至形成了一种惰性心态,觉得宁可少做,也不要做多错多。

当然,重庆经济还与该市结构调整、及主要支柱产业增量放缓有关。具体来看,6+1支柱产业中,化医、装备制造、消费品、能源都是正增长,但增加值增幅全都低于5%。特别是中国汽车产销出现负增长,对重庆市汽车支柱产业形成冲击。

低迷的支柱产业之外,重庆的经济也有亮点:大数据智能化创新提速,智能产业实现销售收入4,640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9美元)、增长19.2%。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不断发展,战略性新兴制造业、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3.1%、13.7%。民间投资增长12.8%,招商引资签约落地项目协议投资额超过1万亿元。

不过,和传统的6+1产业相比,这些高新技术产业、新兴制造业,整体的体量还比较小,没有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和产业集群。

陈敏尔主政后的信号

陈敏尔自2017年7月主政重庆后多次公开放重话,要求重庆“肃清薄、王余毒”,清除孙政才的影响。具体到民营经济而言,也释放出另一种信号。

他上任一个月后2017年8月,重庆市公安局就出台服务民营经济发展的30条新举措,包括快速处理民营企业报警求助;民营企业引进的专家、学者及配偶、子女、父母可申请落户等内容。

一年后的2018年7月23日,陈敏尔在其上任后的首场民营经济发展大会上强调,推动重庆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急迫性。重庆市政府亦发布了两份关于优化营商环境和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的指导文件,高调力挺民营经济。

陈敏尔当时指出,“直辖以来,重庆市民营经济总体上得到较好发展。但好景不长,薄熙来、孙政才主政重庆十年间,全市民营经济发展受到严重阻碍,错过发展机遇。”

他指责薄熙来和重庆原公安局长王立军滥用“打黑”手段打击民企,导致大量民营资本逃离重庆;孙政才则对中央关于推动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方针不重视、不落实,耽误了民营经济发展的机遇。

尽管重庆由薄熙来、孙政才主政时期经济曾连续保持两位数高增长,但这种高增长的背后也有分析称,是“一种病态”,是离开民富而追求经济的揠苗助长现象。比如,薄孙时期被指持续向垃圾产业疯狂投资,维持经济泡沫。

2018年11月,陈敏尔先后赴重庆市东南部的黔江区、秀山县、酉阳县调研民营企业。随后重庆再次召开高规格民营企业经济会议。

在政策方面,重庆先后出台了《关于服务保障民营经济健康发展的意见》、《深化民营、小微企业金融服务专项行动方案》、《关于全面优化营商环境促进民营经济发展的意见》等,着力解决民营经济“办事难”等发展瓶颈。

由此看来,陈敏尔主政重庆后已在多个方面入手,试图打通薄王孙时期对“民营经济”造成的阻塞。

另一方面,重庆经济低迷的外部因素离不开经济周期的到来,整体下行压力。过去一年,中国经济进入转型期,也是调整结构最为复杂的时期,受中国国家整体大气候的影响,地方经济也会有所反应。正如陈敏尔所言:“高速增长是有尽头的,不可能一直高速增长下去”。如此看来,造成重庆经济下滑都是薄熙来、孙政才惹的祸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