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七不讲”到思政座谈会 中南海紧绷的弦

撰写:
撰写:

从2013年中共提出“七不讲”到此次座谈会,中南海对教育领域思想政治问题已从被动应对向主动引导转变(图源:新华社)

北京时间3月18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召开思想政治座谈会,此举在中共历史上尚无先例,外界分析,这说明中共对教育领域思政情况的空前重视。而其中习近平所说的思政教育要“从娃娃抓起”,更引发了外界的争论。

任何政治议题的演进都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中南海对思政领域的关注,从进入其视野,到2019年出台“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文件,将思政作为其核心内容,再到此番专门召开思政座谈会,期间并经历了中国官方多次全国范围的意识形态和教育系统会议布局演进。

大体而言,中南海对教育系统思想政治的整顿,是从零星文件的零敲碎打,到最终发展为今次会议这样纲领性体系性的方针的过程;也是从被动应对,到主动出击的过程。

警觉:“七不讲”与“十六条”

第一阶段,至少是在2013年4月,中办下发的“9号文件”(《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中就披露了中共发出警告称,中国高校教育系统存在意识形态危机。而随后原华东政法大学教师张雪忠在其新浪微博中披露的高校“七不讲”(即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及司法独立不要讲)被指也来自这份文件。

当年5月,中共持续追加“十六条”。其中指“少数青年教师政治信仰迷茫、理想信念模糊……”,称要“加强高校青年教师队伍建设,提高青年教师思想政治素质”。

不管是“七不讲”还是“十六条”,直至此时,中国官方对高校教师授课言论和行为的管控,仍处在被动应对阶段,仅仅针对出现的一些问题,零敲碎打。但由中办发文而非教育部,说明干预的层级的确在逐步提高。对高校思想政治的管控已经不仅仅是教育系统内部事务,而上升到中共中央层面。

继之,“七不讲”和“十六条”提出数月后,2013年8月19日,中国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召开,习近平发表其本人对于意识形态领域态度的纲领性讲话,是为8·19讲话,中国高校被明确认定为“思想意识形态的重要领域和前沿阵地”。而马列、毛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等被作为中共“看家本领”,要求中国高校及中小学都需当做必修课加以学习。

至此,中共高层对高校思政动向大体上仍处于被动应对阶段,虽然8·19讲话已触及思政领域,但只是作为更广泛意义上的意识形态领域工作的一部分而言的。虽然如此,思政领域的问题确实已经引起中共最高层的警觉。

预演:中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

“七不讲”和“十六条”禁令发布后,中国大学课堂上对中共和中国体制进行“描黑”的现象并未消失。2014年11月中共吉林省委机关报《吉林日报》发布的一篇文章《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文章以调查报告的形式讲述了中国高校中普遍存在的高校教师在授课过程中对中国政府、政党和社会的“描黑”言论,称之为“呲必中国”现象,一度引发中国网络上的大讨论。

2016年12月9日,中国官方召开高校思政工作会议,会议专门聚焦教育系统思想政治问题,但对象仅限于高校,并没有像今次座谈会一样把范围扩大到中小学和幼儿教育在内。会上,习近平明确要求中国“高校必须把思想政治工作贯穿教育教学全过程”。

在那次会议上,习近平首次触及思政课的一些具体问题,包括教学方法——“提升思想政治教育亲和力和针对性”以及思政课教材问题——“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学科体系和教材体系,推出更多高水平教材”等。

同时,习近平也对中国高校教师提出要求,要求他们成为“党执政的坚定支持者”。

可以发现,此次会议上习讲话中的诸多内容,大部分均在今次思政座谈会上再度谈及,因而,3年前的这次会议可以视为是今次座谈会的预演。

从娃娃抓起:中国全国教育大会

中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后,中国课堂上的“偏激”和“逾越红线”的言论仍不时出现。

2017年8月,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史杰鹏“逾越意识形态管理红线,违反政治纪律”被提前解雇;2018年4月,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翟橘红遭学生举报在授课过程中批评中共废除国家主席任期限制,被撤职和开除党籍;同年6月,厦门大学教授尤盛东遭到解聘,校方给出的理由是其课堂上言论“偏激”。

在中国高校教师接连在思想政治上出现问题的情况下,2018年9月,中国官方召开全国教育大会,习近平在会上提出要“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作为教育现代化的核心内容,习近平把“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成为教育的根本任务,目的在于“培养一代又一代拥护中共领导、立志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奋斗终身的有用人才”。

另外,2018年的这次全国教育大会还有一个引发外界关注的内容,即是习近平提出“幼儿园要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这意味着,思政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将扩而及于从幼儿园到大学的中国学校教育的全过程。

习思想进教材:思政座谈会的终极面纱

对于中共这个重视意识形态理论的政党来说,确立某种理论的主导作用几乎是中共对某领域事务的政治演进的最重要环节。思想政治也不例外。特别是中共十九大确立习思想在中共和中国政治中的核心地位后,习思想写入思政教材已呼之欲出。

有分析人士认为,习思想写进中国思政课教材,是召开此次思政座谈会中国官方所要隐晦表达的关键信息。

梳理最近中共在教育领域的一系列动作,习思想写进教材有迹可循。

2018年7月,中国教育部长陈宝生透露,自中共十九大后,中国教育部已把推进习思想进教材、进课堂、进头脑(“三进”)工作,作为教育系统的头等大事。

2019年2月,中国官方发布“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方案,要求把习思想“贯穿到教育改革发展全过程,落实到教育现代化各领域各环节”,也指要推动习思想“进教材进课堂进头脑”。

总之,此次专门召开思政座谈会,是中共自2013年以来加强对教育系统思想政治整顿的一系列动作的延续和加码。而习思想如同毛思想、邓理论以及“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等中共领导人创立的理论一样写进从幼儿园到大学的思政教材中,显然是前述一系列动作的自然结果。

【习近平“思政座谈会”的密码】系列稿件:

中共建政后首次 揭开习近平“思政座谈会”的三层面纱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何立峰为何列席“思政座谈会”

罕见破格召开座谈会 习近平的意识形态突围

从“七不讲”到思政座谈会 中南海紧绷的弦

中共开打意识形态保卫战 习近平力补国家权力四大短板

中共“通三统”:习近平的正统意识形态再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