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局:中国技术威权主义如何重塑下一代

撰写:
撰写:

你跟着人群排队通过大门,人脸识别系统扫描后开启闸机;你走过操场,走进大楼,进入教室,全程都有监控镜头捕捉;你上课、运动或睡觉时,戴在手腕上的智能手环会记录你的实时位置、心率和举手的次数……

这里的“你”可能是任何一个入读中国“智慧校园”的学生。通过采集这些信息,老师和学校管理者可以全面掌握“你”的作息情况、学习状态,并据此制定适合“你”的教学计划。这就是中国教育管理者对未来场景的想象,也是中国官方正大力推广教育信息化工程的一部分。

但这个工程并不能让所有人满意。最近中国广州广雅中学“智慧校园信息化采购项目”在网上曝光引起了巨大争议,反对者称它让校园看起来更像是监狱。

智慧校园工程被指滥用监控技术

信息称,位于中国广东的广雅中学花费485万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采购智慧校园信息化项目,其中包括一批智能手环。因该种智慧手环可以监测学生位置、区域人数、心率、运动及睡眠数据等多项信息,遂被质疑侵犯学生隐私、用于监控学生。

对此,广雅中学回应称,采购手环是为了适应新高考改革实施选课走班对教育教学管理的新需求,“只在部分教学环节或学生有需要时才需使用”。校方还表示,目前项目正在优化论证中,并未投入使用。但这一说法并没有完全打消舆论的担忧。

智能手环是中国正在各地推行智慧校园工程的一部分。官方资料显示,智慧校园是以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等高新技术为基础,通过对学校师生日常数据的采集、处理和挖掘,用于教学和管理,实现校园工作、学习和生活一体化、智慧化的服务系统。

智能手环是智慧校园的信息采集终端,也是一种试验中的新技术。在广雅中学之前,北京、上海、成都等多地校园已有使用智能手环先例。而在广州真光中学,2017年曾在部分班级试行使用智能手环,却因续航时间、结算管理等质量问题已暂停使用。

在智慧校园的不少尝试中,争议最大的案例是杭州第十一中学的“智慧课堂行为分析系统”。据多家媒体报道,这个系统通过安装在课堂的摄像头采集学生听课时的行为和表情,经过大数据分析提出应对或干涉措施。舆论质疑,系统采集的6种行为和7种表情能否保障教学评价的科学性,以及无间断监控会对学生造成怎样的影响?

中西方教育信息化的重要差异

教育信息化不是中国提出的新潮观念,实际上,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教育信息化就成为世界各国教育政策的重要内容之一。其中代表性的有美国发布的多轮“国家教育技术规则”、澳大利亚的“数字教育革命”、韩国的“智能教育推进战略”、新加坡的信息通信技能(ICT)教育规划、日本的“未来校园推进事业”等,目标是培养学生适应社会、获取知识和谋求发展的必备核心能力。

比如英国在2012年发布“聚焦于如何利用ICT技术来促进教学与学习”的政策,提出打破课堂、学科的限制,整合学习资源,支持学生开展移动学习、泛在学习等型新学习方式。新加坡收集学生学习行为、特点等数据,目的则是使学生真正了解自己的学习过程,进行主动性、适应性的调整,成为自身学习的主导者。而美国在2016年“国家教育技术计划”(NETP2016)中,更明确要求教师成为学生学习的引导者、促进者、激励者和共同学习者。

但在中国的系统规则中,则似乎更强调顶层设计,强调教学管理。从2012年的《教育信息化十年发展规划(2011-2020年)》,到2018年的《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着眼点都主要在基础设施和资源整合层面。当提到学生时,则只是强调提高“信息素养”和教学管理信息化水平,可见中国的教育部门仍是以教学管理为本位的,学生在教学系统的主体性被淡化。

另外,相比英美国家对学生个人隐私和信息安全问题的谨慎态度,中国在这方面则缺乏明确规范。在涉及学生个人信息的采集和运用时,中国教育部门使用了更宽泛的“信息安全”概念,侧重对信息和数据的保护,而很少提及学生信息采集的具体范围和程序,以及这些被采集的信息是否仅用于提升教学的目的。

学校合法获得学生隐私是底线

不可否认,中国学校使用大数据对学生进行精细化管理,在某些个案里是成功的。比如成都天府七中的学生可以通过智能手环实现食堂支付功能的同时,学生每天所选择的菜品,也将通过智能手环进行数据收集并传输到后台,学校能最快速最有效的了解学生用餐情况以及营养均衡等问题。

而对于中国社会关注的校园安防问题,安置在教室内外的摄像头或许也能提高学校方面处理校园欺凌和性侵案件的能力——类似案件里都存在取证难的情况,作为“破案”的一种手段,摄像头似乎也是校方“逼不得已而为之”的一个选择。

一些专为校园设计的安防系统不仅供校方使用,还能让家长“实时观察”校园内学生们的一举一动,该功能也得到了部分家长的认同。微博博主@阿怡就曾分享过类似的案例:对于学校在教室里安装摄像头,在家长微信群里“一半多的家长都支持”。

尽管如此,互联网上的争议表明,少数人的声音没有得到足够重视。一些学生在网上“控诉”,校方没有征得其同意——甚至在没有知会家长的情况下把摄像头安设在了校园的各个角落,包括厕所里。

得益于中国城市化进程的推进,中国的年轻一辈更重视个人隐私和主体性,类似事件引起的争议可能越来越多。不过,在中国尚未对公民的隐私权作全面定义的情况下,用“侵犯隐私”质疑智慧校园的“合法性”也许根本难以成立。

但从另一方面讲,这也并不意味着校方可以利用这个灰色空间强行推进“智慧校园”计划。在隐私概念未落地之前,中国的教育管理者理应确保学生和家长的知情权,同时加强监管,防止学生隐私数据外泄和另作他用。

警惕背离人性和教育本质的风险

隐私只是智慧校园的潜在问题之一,引发另一层担忧的是该计划在执行过程中存在违背人性和教育本质的风险。在一篇题为《智慧校园能够让学生成为创造价值的人吗》的自媒体文章里,作者把智慧校园比喻为18世纪的英国哲学家杰里米•边沁(Jeremy Bentham)设计的圆形监狱。该建筑中间是一座瞭望塔,而囚房围绕其周围被一览无遗。

校园里,连接各个摄像头的监控室就是圆形监狱里的“瞭望塔”,学生需要时刻警惕自己的行为——因为每一个动作都有可能通过摄像头被系统“加分”或“减分”,至于学生是否认同老师所授内容,老师课堂设计的用意,师生间互动如何,却不在评分标准内。在此过程中,学生会否有精神压力或产生什么心理问题,并未得到有关教育专家和心理学家的科学论述,而管理层面也未对这类现象作出评估与分析。

在西方现代国家的教育史上,工业化和城市化是现代教育发生变革的一个契机,改变的不仅是建学校和入学的方式,更重要的是对学生在教育中地位的重新思考和认识。中国借助技术革命推动教育改革的决心是有目共睹的,但在期间产生的诸多问题又能否提醒中国的教育工作者在管理控制和培育发展之间取得平衡,还有待时间检验。

对于学生来说,一个好消息是:据一位安防业人士透露,以目前的技术水平来看,系统的分析数据“其实并不可靠”,校方也是心知肚明的,所以得出的数据暂时无法用作参考。这些年轻人暂时大可不必认为自己活在赫胥黎(Aldous Leonard Huxley)的《美丽新世界》或者是奥威尔(George Orwell)的《1984》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