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斯坦首都改名风波 地缘政治下强势领导者的功过

撰写:
撰写:

恐怕哈萨克斯坦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ev)没有想到,就在其决心“转身”走下政治前台的时刻,这个他精心执掌了28年的国家正因他引发了一场全球关注的斗殴。

当地时间3月21日,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市政大楼旁有数十名该国公民被当地警方拘捕,原因是在3月19日,纳扎尔巴耶夫突然宣布辞职,而其代任者托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甫一上台便推动向纳扎尔巴耶夫授勋、让首都改名。

强人政治下的哈萨克斯坦平稳度过了从苏联独立出来的政局,但也滋生了“个人崇拜”的政治土壤(图源:VCG)

当然,改名是将纳扎尔巴耶夫的名字“努尔苏丹”重新命名哈萨克斯坦的首都阿斯塔纳(Astana)。然而这项提案并未经过公投,而在新总统继任当日直接通过,于是支持者与反对者便聚集到阿斯塔纳发生冲突。

托卡耶夫20日在其议会称:“首任总统为新首都建造工程作出了巨大的贡献。阿斯塔纳市的建筑是首任总统的历史壮举之一,首都是独立哈萨克斯坦的真实写照、人民的骄傲……”

托卡耶夫此言不虚,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纳扎尔巴耶夫将该国首都从南部的阿拉木图(Almaty)迁往北部的阿斯塔纳,在新首都修建了许多充满现代感的建筑,使这座城市看起来更加匹配其政治功能的“世俗化”形象。但这并不是哈萨克斯坦首都易名的全部理由。一如托卡耶夫所称“我们的当代伟人”“必须让其名字流芳百世。”

这是纳扎尔巴耶夫个人崇拜的再一次体现,而这次的冲突恐怕也是有此原因。

自1989年担任哈萨克斯坦最高领导人职务以来,纳扎尔巴耶夫已经平稳掌控这个世界最大内陆国30年。在过去30年的执政生涯中,其凭借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哈萨克共产党中央第一书记的身份从前苏联的党政官员,摇身一变为新兴独立国家的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的开国元首,并成为托卡耶夫之前哈萨克斯坦独立后的唯一一位总统。

在其担任哈萨克斯坦总统的28年里,其以实用化的治理思路推行经济先行使得哈萨克斯坦成为“中亚五国”GDP之首,其以政教分离的举措打击“双泛”(“泛伊斯兰主义”和“泛突厥主义”的合称),使得哈萨克斯坦国内减少民族矛盾、宗教矛盾。而当中亚国家在从苏联独立出来进行国内政治制度的探索转型而陷入颜色革命的泥沼时,哈萨克斯坦却在纳扎尔巴耶夫的威权政治下得以幸免。在外交上其一方面与俄罗斯等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保持密切关系,一方面,又与欧美关系良好,加入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同时又是中国与俄罗斯联合发起的上海合作组织(SCO)成员国,也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首倡之地”和关键节点,成为中国重要的能源进口地。因其外交政策类似新加坡开国元首李光耀在大国外交中的多元平衡策略也被成为“北方李光耀”。

在纳扎尔巴耶夫执掌的政治齿轮转动下,哈萨克斯坦不仅成为中亚国家中的佼佼者,也形成了 “崇拜领袖”的政治土壤。普通百姓对以纳扎尔巴耶夫为核心的精英集团以及他们的一些非民主行为,已形成一定程度的默认。在纳扎尔巴耶夫的5次选举中,他分别获得了98.8%、81.00%、91.15%、95.55%、97.75%的得票率。除此,在哈萨克斯坦甚至邻国都有纳扎尔巴耶夫的雕像,首都阿斯塔纳机场、国内多间哈萨克斯坦名校以他的名字命名,被官方授予“国家领袖”头衔,以保护其本人以及家庭成员不受司法追究。2018年7月哈斯克斯坦还通过法律,确认“纳扎尔巴耶夫拥有终身作为主席领导安全委员会的权利”。 同时,哈萨克斯坦也在寻求将国家描绘成中亚地区经济成功的传奇。

放眼世界,从哈萨克斯坦数过去,其邻国经济发展并不如人意的土库曼斯坦也对其首位总统尼亚佐夫(Nyýazow)授权 “无限期行使总统权力”,大街小巷贴着他的照片,而新任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Berdimuhamedow)更在首都阿什加巴特市区为自己塑起一座高大黄金塑像。曾经的苏联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上世纪60、70年代的中国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新加坡对李光耀的个人崇拜,乃至当前俄罗斯对普京的个人崇拜,中国也曾在近年掀起过一阵“个人崇拜”的风潮。

欧美国家曾对亚洲的威权体制带来的“个人崇拜”等揶揄“算不上民主化”,然而美国总统特朗普(Trump)上任时也俘获大批崇拜者。“个人崇拜”是“领导人集权”体制下极易滋长的一种社会思潮,但也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是强人政治回归的次级政治现象,其背后是“二战”后地缘政治崛起的时代造就。

当第二次世界性的战争将人类带入一个新秩序下的国际社会,抛弃战争,地缘政治崛起,或许是时势选择,强势领导人物大量出现。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2000年就向选民放出豪言:“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 日本总理安倍晋三自从2012年底再次出任内阁首相,便开始扭转日本政治领导人走马灯式变更的轨迹,其强力推行修宪、强军的政策誓言“夺回强大日本”。印度总理莫迪上台后则要把21世纪变成“印度世纪”。而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则称要“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连当了“大哥”许多年的美国也选择了打出“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特朗普。

在快速变动的世界政经格局之下,强势领导人的出现总是让民众更容易相信本国利益的最大维护,但重视“领袖作用”与“个人崇拜”却有着明显的区别。一如发生在哈萨克斯坦首都的斗殴事件一样,一旦“个人崇拜”的政治土壤形成,“个人崇拜”便是权力进行非民主行为的有力通行证。

阿斯塔纳的斗殴虽不足为训,但历史的教训早已告诉过人们,世俗的世界还是谨慎“造神”。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