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响水爆炸与习近平外访 中南海的两个三期叠加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如果说刚结束不久的中国两会公布的政府工作报告,对于中共高层如今面临的各种困境和挑战的表述还只体现在抽象的字里行间,那么北京时间3月21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前脚离境访欧,努力在意大利欧洲国家推进一带一路全球经济战略,后脚中国东部的江苏响水一家化工厂就发生的或将造成近百人伤亡(北京时间3月23日上午7时官方公布数据为:64人死亡、28人失踪、21人危重伤、73人重伤)的“特别重大”苯爆炸事故,不仅揭开了地方政府监管无能的遮羞布,也再一次揭开了中南海的内外交困的尴尬。

中共高层对内,一边要为了提振经济从政策上对中小企业减税降费,一边要苦恼于地方政府不能监管好众多民营中小企业安全保障和环保达标问题;对外一边要应对中美贸易战过程中美国政府的咄咄逼人,一边要面对欧洲甚至亚洲邻国怀疑的目光,努力去证明一带一路不是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而这并不是困难与挑战的全部,正如很多观点所阐述的那般,中南海不仅要面对中国自身发展面临的“三期叠加”困境,同时也遭遇国际发展“三期叠加”的挤压。

与所有的发达国家一样,中国的经济发展是以安全和环保为代价的,图为3月21日中国江苏响水爆炸现场(图源:VCG)

经济发展和安全环保?自身“三期叠加”如何走出

北京时间3月7日,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现身湖南代表团会议,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期间王岐山说:目前全球政治经济正经历冷战后最深刻的变革,要在不确定中看到确定性,坚定信心、保持定力,把中国自己的事情办好。

“把中国自己的事情办好”是个看起来简单说起来很难很复杂的事情。就如中国目前的经济,安全环保和经济发展当然不应该矛盾对立。但是就如3月21日爆发的江苏响水化工厂苯爆炸案引发外界对中国众多中小企业的安全隐患关注一样,环境污染也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经济粗放式快速发展留下的隐患之一。

江苏响水爆炸案件最终死亡人数虽然还未确定,而目前的数据早已经超过了3年多前的天津滨海新区大爆炸。这个位于中国经济发达地区的民营企业,在已经被指出存在13处安全隐患的情况下,“带病”生产,最终酿成大祸。响水爆炸事件不仅惊动了身在中南海的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让正在外访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挤出时间发回指示,甚至引起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关注,专门发表慰问声明。

对这些存在隐患的企业进行治理当然是毫无争议的“政治正确”,但是如何治理?尤其在目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空前加大的情况下,如何一边刺激经济发展,一边强控安全和环保?这是一个看起来不应该矛盾实际却存在矛盾的问题。

在刚刚结束的中国两会上,“环境合规成本”(合规成本是指经营者为了遵守或者符合有关规定而额外承担的成本。)成为一个主要提议,许多人大代表呼吁中国政府提供更多资金支持,同时采取更加“协调”的方式控制污染,使经济走上正轨。

中南海早在2013年上半年中共中央政治局讨论经济形势会上,就首次提出中国当前经济正处于“三期叠加”阶段的论断,并在2014年第二季度的中央政治局经济形势分析会上对“三期叠加”进行了全面系统分析:增长速度换档期,是由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所决定的;结构调整阵痛期,是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主动选择;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是化解多年来积累的深层次矛盾的必经阶段。

中国政府一再强调,2018年中国经济的增速降至199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但是政府不会放松李克强5年前发起的“反污染行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情况下,出台政策和工作举措要有利于稳预期、稳增长、调结构,防控风险要把握好节奏和力度,防止紧缩效应叠加放大,决不能让经济运行滑出合理区间。”

韬光养晦和积极有为?国际“三期叠加”如何突围

同样是在今年两会期间湖南代表团的审议会议上,王岐山还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干出来的,近14亿人汇聚成的磅礴力量,没有谁能够阻挡我们前行”。虽然说在这一轮的世界格局变动中,中国处于上升势头,甚至被认为是“中华民族复兴”的最好时期,但是中国面临的外部压力同样空前。

2019年3月22日,习近平同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会谈前握手,如何跨越中欧之间的鸿沟,是中国走向世界舞台中心之前必须解决的问题(图源:AFP)

江苏响水爆炸事件发生同一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离开北京访问欧洲三国(意大利、摩纳哥和法国),就是希望在美国的重重施压之下,借由一带一路,和欧洲实现更多的经济合作。

随着习近平的到访,意大利已经和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协议,成为第一个加入一带一路的G7国家。但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随着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欧盟对华的疑虑正在成为双边关系的反作用力。而且,当多年的经济合作未能让中国效仿欧洲的路线时,欧盟正在反思一贯的对华战略。现在,不仅欧盟的产业政策正变得越来越保守,一些成员国也开始采取偏向保护主义的政策。

同是3月21日,中国商务部公布中美第8轮贸易高级谈判将在3月28日举行。虽然中国政府一直愿意就其视为符合中国利益的举措展开磋商,从长期购买中国工厂所需的商品,到变更中国的外商投资法,使其成为对于海外企业运营更具吸引力的国度。但是在这一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和第二经济大国的较量中,中国面临的压力被认为更大。

有分析认为,如果说中国国内的“三期叠加”主要关注国内经济转型方面过程中所面临的困难,那么中国现在遇到的新问题就是外部环境变化所带来的挑战,并可以简单归结为“新三期叠加”:全球经济复苏下行期、全球货币政策紧缩期、全球贸易环境动荡期。

在内部三期叠加问题依然没有得到很好解决的情况下,新的外部三期叠加的出现给中国经济带来了新的难题,形成了内外双重三期叠加的严峻挑战。这个难题中南海怎么去解?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