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两面人”状况触目惊心 人口问题非常严峻

撰写:
撰写:

中国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也即西方所称的“再教育营”,受到各方持续性的关注与争议。中西各执一词,真相究竟是什么?中国对新疆治理的政策发生了怎样的转变?这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

多维新闻采访了中国社科院边疆史地研究中心教授许建英。许建英介绍了新疆正在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的深层逻辑与原因,并谈及了“清真泛化”、“伊斯兰中国化”等问题。

本次采访将分为三篇,以下为第二篇。

多维:陈全国治疆和治藏方面是不是有什么联系?

许建英:陈全国时期的任务就很清晰和相对单一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一切就围绕这个来做。他在治藏时候有很多经验和心得,在治疆的时候可能也借鉴了那时候的经验。在治疆时候,像“访惠聚”驻村、网格化管理,张春贤也做了。但是陈全国在这方面抓得更彻底,特别是在抓“两面人”、意识形态治理上,是很了不起的。

新疆官场面临着内部“两面人”侵蚀的考验(图源:新华社)

多维:您提到“两面人”,新疆的官场情况,是不是不太乐观?

许建英:我们了解到的还只是很少一部分,已经可以说是“触目惊心”。所以抓“两面人”非常必要。任何一个社会,搞暴动、分裂和极端化,根子还在精英层。底层的百姓其实都是跟着走的。所以对精英层的治理,是非常重要的,抓住了问题的症结。

多维:“两面人”的出现和增多,是不是与“伊斯兰化”有关系?

许建英:比这个复杂。我的理解是,新疆的问题确实交织着民族、宗教、发展、转型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新疆问题最核心的是什么?是敌我矛盾,是分裂问题。这一点必须要认识清楚。

泛伊斯兰化、泛突厥主义和恐怖主义,这些都是手段和工具,“东突”势力最终想要的是独立。这是问题的根本和核心,所以这是敌我矛盾。把敌我矛盾当成人民内部矛盾来处理,这是我们很久一段时间失误的原因。有很多分裂分子打着宗教、民族等旗号,像一些“两面人”做出那么触目惊心的事情,有的地位相当高,那不是打入我们政府内部的敌人吗?

我认为,陈全国就是抓住了问题的核心。那些“东突”分子在搞分裂,企图把我们的国土割裂出去,在杀害新疆各族人民,在毒害我们的意识形态,难道不是敌人吗?难道还要给他们提供保护,养着他们、供着他们?所以现在抓住了这个问题,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多维:很多人担心新疆的人口问题。因为有数据显示,因为人口生育和迁徙,新疆未来民族人口结构未来会产生很大的变化。

许建英:这确实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我觉得边疆地区的人口安全问题,要引起我们国家高度关注。要真正实现长治久安,改变或者优化新疆民族人口结构,才能真正实现各民族交往、交流和交融。如果没有非常合适的人口比例是不可能长治久安的,这是个基础性的问题。

我们在2014年就做过南疆人口调研,对新疆人口问题有过一个战略判断,提出要优化南疆的民族人口结构。

多维:具体有什么举措?

许建英:我个人看法,第一要树立新的边疆观。这个比较理论化。我们汉族有个习惯,老了以后要回到家乡,落叶归根,但是既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土,所有的地方各民族都应该有充分的权利和自由去生活和终老。边疆地区更应该成为年轻一代向往的地方。

毛泽东时期,新疆面临着内外压力,经过短短的20多年时间,国家让新疆的汉族人口从20来万人增加到了300来万人,新疆形势就稳定下来了。但是后来“孔雀东南飞”,大量汉族人口又流失了。所以需要树立坚定的新边疆观,边疆是家乡,就是故土。

第二,需要采取强力措施增强新疆的吸引力和宜居度。比如,大力发展新疆经济文化,边疆不应该是一个经济和文化的荒漠。以往交通不发达,到新疆需要3个月、甚至半年时间,但现在几个小时、十几个小时就能抵达。

发展好了才能吸引人。现在不能再搞强制性的移民,深圳没有用多少时间,就从一个几万人口的小城镇,变成了拥有几千万人口的大都市。就是因为政策灵活,发展空间大。同样,新疆也需要一些发达的现代农业和大城市,需要更为灵活的政策。

第三,建设好新疆的基础设施。新疆的基础,诸如社会环境,教育、卫生、安全、通讯、交通等都需要建设好,此外,还有一些特殊的政策,能吸引人、留住人,让人能长期扎下根,要使人们有恒产、有恒业,才能有恒心。

第四,国家必须考虑新疆的国土与环境改造问题。塔里木盆地、准噶尔盆地和吐哈盆地的面积超过110多万平方公里,这里海拔不高,土地可以改造。如果解决好水资源,这里就会变成宜居之地。中华民族有效的国土面积就会大大提高,新疆治理的基础就会根本改变。

多维:民间有声音说,之前计划生育政策的执行并不是不偏不倚的,这是不是导致当地人口结构出现巨大变化的一个原因?

许建英:名义上是有限制的,实际上在南疆很多地方是没有限制的。我们在2014年调研的时候,发现南疆很多地方有的维吾尔族家庭有7、8个孩子,甚至有十几个孩子。具体超生多少都没人知道,很多超生的都没有上户口。

我们对阿克苏、喀什、克州三个地州的多个县、乡和村做了调研,得到的数字是三地州有17%的黑户,没有户口,基本都是维吾尔族。可见,前些年对维吾尔族生育政策是非常宽松的。境外有些“东突”分子说政府限制维吾尔族生育,都是胡扯。

多维:关于维吾尔族的定义问题,中国内外也是有争议的。有很多维吾尔人有一个口号叫作“我们的民族是突厥”。中国国内研究他们是历史上回纥的后人,您怎么看维吾尔族这个的民族概念?

许建英:世界上没有突厥族,只有操突厥语民族。因此,“我们的民族是突厥”这句话不对,是个政治口号。

民国时期,一些“东突”分子曾经想建构突厥族,但是并没有成功,也不可能成功。使用类似的语言的人群,并不意味着都是一个民族。这个道理很简单,以英语为母语的人并非一个民族,以汉语为母语的也并非都是汉族。

维吾尔族有些是由回纥演变而来,这是其源。但是,现代维吾尔人还有很多流,例如回鹘西迁后,融合了塔里木盆地很多土著民族,才逐步形成现代维吾尔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