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言不讳楼继伟 一个中国改革派官员的盛世危言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3月25日,中国大陆媒体财新网发布独家消息,中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正式易人。中国最直言不讳的改革派官员之一、朱镕基旧部、现年68岁的楼继伟退休。这或许是继2018年中国两会上,中国央行前行长周小川退休后,中国“市场改革派”最引人关注的一次谢幕。

楼继伟一直以直言不讳、风格硬朗著称(图源:新华社)

2016年11月,时年65岁的楼继伟卸去中国财长职务,转任中国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期间就曾引发关注。英国《金融时报》援引分析人士认为,尽管中国的部长级官员在楼继伟这个年龄卸任很正常,但中国经济放缓之际,楼的突然离职还是令许多分析人士感到意外。

也许外界更应该感到意外的是,在卸任中国财长后的两年多时间里,楼继伟仍频繁出现在中国改革与公共政策辩论场,并且其公开发声比以往更加犀利尖锐了,尽管楼继伟的直率硬朗风格早就为世人所熟知。

楼继伟“市场改革派”经济观

2月16日,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上,楼继伟捍卫市场化改革的主题发言,尽管不失一个官员应有的“委婉”,但给人的强烈感觉仍是楼公开“放炮”了。

楼继伟炮轰以“三去一降一补”为核心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缺乏市场化改革精神,已经沦落为“行政运动式”;楼批评民企党建中的错误做法和过左言论,“党的作用代替公司的决策,对民营企业的信心影响很大”,称这经西方炒作对党极为不利;楼援引中美贸易战影响敦促中国加速推进市场化改革,“实际上你说你是‘中特市场经济’,人家对着你的就是‘中特’两个字,中国特色”,这样就极为被动。

远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上,中共出台改革文件,承诺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而这一改革愿景在现实中并未得到完全落实,且个别逆市场化改革做法在中共党政机构中有所回潮,这引来楼继伟的警惕与批评。

3月22日,一年一度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在京召开,楼继伟以中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身份出席会议并发表演讲。

演讲中,楼继伟继续敦促中国政府突破利益集团阻碍,抓紧推进市场化结构性改革。楼援引此前G20集团会议期间欧盟主席容克的话称,“我们都知道结构性改革应该做什么,唯一不知道的是我们做了之后还在不在那里——就是当利益集团,不仅仅是个人利益,而是全社会利益都触动的时候这个改革就积重难返了”。

楼继伟还对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格外重视的中共反腐以及扶贫攻坚提出政策建议。

对于过去几年轰轰烈烈的反腐运动,楼继伟声称除了运动式的打虎拍蝇,还需要“建立长效机制”,具体做法是“解除管制,简政放权,大幅度压缩官员寻租的机会”;而对于正在进行之中的中共减贫运动,楼继伟提示扶贫“要靠改革”的办法,具体的政策建议是结合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加快农民工进城落户,这样既提高土地利用效率,又有利于用较低的成本提供更合适的公共服务。

综合上述楼继伟中国改革建言,其个人经济观是亲市场的,他希望在中国持续深入推进市场化改革,他对行政运动式政府主导、大包大揽经济活动的模式一直抱有警惕。

楼继伟上述经济改革观,这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经济目前到了一个全新的阶段,以往政府利用产业政策手段,迅速引进吸收消化西方成熟技术,从而快速推进经济发展的模式,伴随着中国经济日益逼近全球技术前沿以及西方在技术转让方面越来越谨慎,这一模式已经无法适应新情况了。目前中国朝野共识是,新阶段中国经济发展需要切换到依靠自身创新。而创新就需要激发企业家精神和个体积极能动性,这就需要在中国推进市场化改革。继续沿用以往政府对经济活动控制过严、干预过多、大包大揽做法是没有出路的。

另一方面,早在中国改革如火如荼的1980年代,楼继伟与吴敬琏、周小川、郭树清、吴晓灵等日后中国改革中的风云人物,共同被外界被称为“整体改革派”,他们主张中国要通过“一揽子”改革向市场经济迈进。可以说,楼继伟很早就已经是市场经济以及市场化改革的信仰者。

为何中共官员卸任后更加敢言

作为传统的列宁式政党,等级森严的中共异常重视组织纪律,官员任上往往受到密集的组织纪律约束,党对官员在公开场合的言论权限有着严格规定。即使强势硬朗直言不讳如楼继伟者也不能有所例外,他们有时不得不说些官话套话。

而卸任之后,因为没有了“乌纱帽”带来的压力与天然约束,中共官员往往又变得大胆敢言起来。不独楼继伟,中财办前副主任杨伟民也是一例,杨在卸任之后多次在公开场合批评官方在国企改革中对僵尸企业处置不力。

作为朱镕基内阁两大改革派宿将,楼继伟(左)与周小川(右)在日后的中国改革中担当要角(图源:新华社)

当然,楼继伟和杨伟民卸任后发出批评的初衷,作为党的成员,他们都还是忠于中共这个政党的,他们希望党推进市场化改革,发展中国经济并巩固党的执政地位。否则就无法解释有着严格的言论管制的中共为何会允许甚至鼓励卸任官员公开发声。

对于2016年底中国经济持续放缓之际,楼继伟去职中国财长,外界曾有很多疑问,比如为什么要在那样的不确定经济形势下免去楼的职务呢?这一行动会为中国经济带来好处吗?楼对市场化改革所持坚定观点是其去职的主要原因吗?

对此,目前外界唯一能够确知的一个明显的理由是,2016年楼继伟已经是65岁,距离中共部长级官员66岁退休年龄已经很近。

2013年3月中国两会期间,新任中国总理李克强首次组阁。与周小川再度留任中国央行行长消息同时对外公布的,是时任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公司董事长的楼继伟,奉调出任新一任财政部长。作为中国前总理朱镕基麾下两大改革派干将,周楼两人同时出现在李内阁名单中并分居要津,这一度被外界解读为中国改革提速。这一年,楼62岁。

作为改革派中共高官,楼继伟仕途的最初起点得益于追随朱镕基。上个世纪80年代,朱担任中国国家计委副主任期间,对当时在中国国务院任职的楼较为欣赏。

1988年朱镕基奉调出任上海市长,楼继伟追随朱到了上海,被任命为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副主任。其后朱奉调入京出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楼被调入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出任宏观调控体制司司长。期间,楼参与设计了中国1994年分税制改革,他是当时外汇管理体制改革的牵头人。1998年,朱升任中国国务院总理,而楼则开启了其后为期九年的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政治生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