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本清源 是时候重新认识社会主义

撰写:
撰写:

相当长时间以来,世人对于何为社会主义的争论一直持续不断。按照中国官方和海内外一些人的说法,中国是当今世界为数不多的社会主义国家,可也有不少声音认为中国是个比资本主义还资本主义的国家,甚至像朝鲜这样的国家,曾长时间批评中国背离社会主义。一些本身是深处传统资本主义大本营的北欧诸国,在很多人眼里却比社会主义还社会主义。

今年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初选,决定参选的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多年以来自称民主社会主义者,引起年轻人的追随。还有一些人将社会主义视作洪水猛兽,将社会主义等同于政府全面控制、毫无言论自由、专制,譬如朝鲜和文革时的中国,指控西方左翼升温是邪恶源泉。

桑德斯受到美国大量年轻人的追捧,既反映了美国左翼思潮的回温,又说明世人有必要重新认识社会主义(图源:VCG)

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社会主义思潮影响了人类历史发展轨迹(图源:AFP)

这么多形形色色、说法不一的社会主义,难免令社会主义概念本身复杂难解、莫衷一是。可概念又往往是一切讨论、分析的逻辑起点,若社会主义概念总是含混不清、“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必然严重妨碍所有跟社会主义相关的思想争鸣。因而,人们有必要正本清源,借探讨社会主义诞生以来的种种流变来廓清认知。

从社会理想和愿望层面来看,社会主义其实自人类社会产生那一刻就已经存在萌芽。不论是中国古代的大同社会,还是西方古希腊时期的理想国,都说明人之为人,皆有一种朴素的理想社会,渴望公平、正义、和谐。而社会主义正是文艺复兴、启蒙运动以来,西方人最新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暗合人类天性的梦想。

率先表达出这个梦想的是16——17世纪的空想社会主义,最为代表性的作品是《乌托邦》。基于对当时资本主义兴起之初,底层工人既无政治民主权利,又生活悲惨的一种反抗,《乌托邦》描述了私有制被废除、产品归全社会所有、公民在政治上一律平等的以农业和手工业生产为基础的社会理想。

到了19世纪,马克思(Karl Heinrich Marx)和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继承了空想社会主义的理想,同样出于对资本主义寡头政治下底层工人艰难处境的同情,以1848年发表的《共产党宣言》为标志,创立了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核心主张是:通过暴力革命的方式来建立一个人人自由而全面发展、无阶级的、高度繁荣发达的理想社会。

当时西方正值第一次工业革命的中后期,各种弊病层出不穷,贫富差距严重,资本家与工人的矛盾非常严重,社会主义思潮颇具市场。一时之间,欧洲工人运动风起云涌,第一国际、第二国际先后成立,甚至出现过短暂统治法国巴黎的巴黎公社。

后来由于第一国际、巴黎公社等社会主义运动的失败,以及欧洲陆续纠偏资本主义内在缺陷,出台了一些保障和改善工人政治权利的措施,令晚年马克思、恩格斯修正了社会主义主张,开始认为或可通过议会和平斗争实现社会主义,自此埋下了社会主义的分裂。

后来列宁( Lenin)领导苏俄革命时,他在马克思、恩格斯早年暴力革命思想的基础上提出先锋队理论,认为要想在一个落后国家率先实现社会主义,必须有一个如臂使指、思想先进、以社会主义为奋斗目标的革命党。列宁的这套设想成功在苏联建立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政权,并经过斯大林(Joseph Stalin)的完善,建立了一套高度集中的政治经济体制,实行计划经济,初期的确发挥了国家的强大整合能力,让苏联迅速跻身为世界重要的工业强国。

列宁、斯大林创造的社会主义范式,影响到中国、东欧、朝鲜、越南、古巴等大批国家,让这些国家陆续建立社会主义政权。二战后,在世界范围内形成了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与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相互对峙。由于苏俄式社会主义的内在弊病,造成社会主义国家普遍面临贫穷和专制的困境,直到苏东剧变,社会主义阵营轰然倒塌,社会主义自此陷入低潮。中国则因为邓小平实行改革开放,重新定义社会主义,建立市场经济,实现持续崛起,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相较而言,吸收晚年马克思、恩格斯观点的民主社会主义思潮在西方生根发芽,推动西方建立起了全民福利制度,强化了对于弱势群体的保障,促进了公平。尤其是在北欧诸国,直接以民主社会主义作为施政纲领,建成了高福利体系。但由于冷战的影响,西方对于已经事实上深受影响的社会主义思潮怀有深深疑虑,视之为洪水猛兽。直到冷战的阴影逐渐褪去,这种状况才在西方年轻一代当中有所改变。

综上可知,社会主义可以分为两个层面,一个是理想层面,追求人人平等和公平正义,注重保障弱势群体的权益,具体形式是完善的社会保障和福利体系。另一个是实践层面,最初实现形式是苏俄式社会主义,通过高度集中的政治经济体制来进行生产和分配,后来这套体制解体,中国通过改革开放,创立一套威权体制和市场经济相结合的新模式。前一个层面,其实是人类社会所共有,纵使是以资本主义闻名于世的欧美国家,亦不例外。后一个层面目前主要是中国、越南等国在探索,目前已经取得巨大的经济成就,未来能否通过深化改革,补齐短板,还有待观察,尤其是中国能否克服威权体制的内在弊病,将关乎中国社会主义实践的前景。无论哪个层面,世人都应放下意识形态的束缚,是时候重新认识社会主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