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大选热炒“红色恐怖” 排华背后的隐秘历史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19年是印度尼西亚大选年,围绕选举各种势力粉墨登场。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自今年年初以来,印尼佐科政府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一系列的扫荡行动,在多家书店中没收了被视为宣扬社会主义的书籍和商品。

“随着印尼总统及议会选举脚步越来越逼近,该国近来又掀起‘红色恐怖’。”批评者指责政客为了捞取选票,不择手段再次翻开印尼历史上最黑暗的篇章之一。实际上,一同被揭开的还有印尼华人的血泪史。

1965年9月30日,印尼发生军事政变,印尼共产党被指是幕后黑手。印尼军方将领苏哈托平定政变后,对印尼共产党展开血腥镇压,进而在印尼展开大清洗,众多华人华侨惨遭屠杀(图源:AFP)

印尼的红色恐怖

此前,2017年时任印尼国民军(TNI)司令加托(Gatot Nurmantyo)曾下令放映纪录片《印共930事件》,强制所有军人观看,以“确保1965年9月30日所发生的事不会重演”。

所谓的“印共930事件”,即1965年9月30日印尼发生的一场军事政变。时任印尼总统警卫团营长翁东(Untung Syamsuri)中校,乘印尼总统苏加诺(Bung Sukarno)健康状况恶化之机发动军事政变,逮捕并处死了包括陆军司令雅尼(Ahmad Yani)中将在内的6名军方高层,对外宣称粉碎了将领委员会的政变阴谋。

10月2日,印尼共产党(PKI)发表社论表示支持“930运动”。然而,翁东很快就被印尼陆军战略后备部队司令、名列将领委员会的苏哈托(Suharto)平定,印尼共产党被指是政变主谋,在随后的一年多里遭到残酷镇压,并进而演变成反共清洗。印尼共产党一二号人物艾地(Aidit)、义奥多(Njoto)先后被处死,4个月里50万到100万人被清算,印尼共产党虽在国外重建,但已名存实亡,成为东南亚第一个灭亡的共产党。

关于“930事件”,至今仍然争议极大,是印尼共产党先发制人还是军方贼喊捉贼尚无定论。有资料表明,印尼军方计划在当年10月5日建军节推翻苏加诺。从最终结果来看——苏加诺被架空,军方出身的苏哈托建立独裁统治,印尼军方与苏哈托是最大的受益者,嫌疑很大。

此外,发动军事政变的翁东,曾在苏哈托麾下任职,1964年苏哈托还曾参加翁东的婚礼。1965年初,翁东才由印尼陆军第四师调任总统警卫团营长,参与政变的部分军队也来自印尼陆军第四师,苏哈托曾长期在该师任职,似乎苏哈托也不在政变逮捕名单上。

而印尼共产党也有发动政变的动机。印尼独立后,印尼共产党选择了和平斗争道路,与总统苏加诺及本国民族资产阶级建立统一战线。1952年时,印尼共产党仅不到7,000名党员,到1965年已经成为拥有党员350万,仅次于中共、苏共的世界第三大共产党,还得到约两千万民众的支持。

在1955年印尼第一届国会选举中,印尼共产党获得6,176,900张选票,成为议会第四大党。1957年地方选举中,印尼共再创新高,获得34%的选票。印尼共有理由相信,在1959年的国会选举中将获得更多支持,许多观察家认为印尼共将赢得选举组阁,成为世界上第一个通过合法、非暴力手段控制国家的共产党。然而,印尼军方提出将选举延期六年,使印尼共梦想落空。1960年,苏加诺重建议会,印尼共产党终于成为议会第一大党。

进入1960年代,随着苏加诺的身体日渐衰弱,印尼共产党逐渐焦虑起来,最终在1963年改弦更张选择了武装斗争。在Guy J.Pauker《印尼共产党的兴起与衰落》一书中,作者暗示印尼共思想转变发生在1963年时任印尼共产党总书记艾地访问中国的三周里。

1964年11月,艾地建立秘密组织特别局,在军队中发展秘密组织。1965年,艾地又建议苏加诺建立有武装的工人、农民组成的“第五军种”。在印尼共产党和平夺权可能性越来越大时,西方日益关注印尼,失去世界第五人口大国对资本主义世界无疑是一个沉重打击,印尼军队也在准备着。

与此同时,苏加诺的亲苏亲共也越来越引起印尼军方的不满。最终,矛盾总爆发,酿成1965年“930事件”。

华人的无妄之灾

尽管,从1960年代起,中共开始向东南亚输出革命,援助包括印尼共产党在内的东南亚各国共产党。一些学者如《印尼共产党的兴起与衰落》一书作者,也认为印尼共产党在1960年代由和平斗争转向武装斗争与中共不无关系。

在艾地被处死后,毛泽东也曾赋词一首《卜算子·悼国际共产主义战士艾地同志》予以纪念:“疏枝立寒窗,笑在百花前。奈何笑容难为久,春来反凋残。残固不堪残,何须自寻烦?花落自有花开日,蓄芳待来年。”

然而,就连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报告都承认,“应该认为,没有证据证明中国直接插手了这次印尼政变。”但这并不妨碍印尼军方及欧美情报机构,认定中共是印尼共产党的后台。1965年10月底,英、美两国情报机构仍向媒体“爆料”称:1965年10月1日,有2,000件中式武器交到了印尼共手里。

在随后的大清洗中,苏哈托将反华与反共划上了等号,对印尼华人大肆屠杀。据幸存者回忆,至少有好几个地方发生“屠村”事件。“沟水都变成红色”,“大雅人杀华人,就像杀鸡杀鸭一样。”据时任美国驻印尼大使马歇尔·格林(Marshall Green)披露,当年的大屠杀,“并不区分谁是华人共党分子,谁是印尼公民。”

与此同时,苏哈托对华人采取分离政策。华人的语言、宗教甚至是传统节日等文化习俗都被禁止。华人企业集团必须将25%的股份分给本土的合作社,并必须与小的本土商业建立某种联营关系。关闭印尼全国的华人报刊、华人社团及华文学校,禁止使用华文,推行“印尼华”,强迫华人改用当地名字。

印尼排华事件发生后,中国政府开始组织从印尼撤出愿意回国的华侨。截止1967年10月30日中国与印尼断交,中国先后从印尼撤侨9万多人,安排在东南沿海各省的华侨农场。从1960年到1967年,共计有20万印尼华侨回国。以当时印尼250万华人计,回国的终究是少数,大多数人都在1950年代中国与印尼签署不承认双重国籍的协议后入籍印尼。

苏哈托统治时期,尽管印尼排华事件不断,几乎每年都会发生一两起大小不一的排华流血事件。如1974年由反日运动引起的排华骚乱、1978年雅加达由学生示威引发的反华骚乱、1980年11月中爪哇的排华暴动等。到1990年代更呈愈演愈烈之势,据不完全统计,1994年有5起,1995年16起,1996年达到27起。

但在经济上,苏哈托离不开华人,不得不依靠华人发展经济。从而形成了,华人华侨控制印尼大部分可变现财富、印尼国内工商业,并在专业服务领域占据绝对优势。经济上华人与土著居民的贫富差距扩大,又进一步激化了印尼华人与土著民族之间的矛盾,导致排华事件频发。

1998年,在亚洲金融危机下,原本反对苏哈托独裁统治的游行示威,在某些势力的挑拨下将矛头指向了印尼华人,酿成大规模的排华事件“黑色五月风暴”。据中国媒体报道,仅印尼首都雅加达,就有5,000多家华人工厂、店铺、房屋、住宅被烧毁,华人妇女被强暴数量难以统计,近1,200名华人被屠杀。事后,有证据表明此次排华事件为印尼军方策划。

2019年总统大选

2019年印尼总统大选,在现任印尼总统佐科(Joko Widodo)与前印尼陆军战略后备部队司令、陆军中将普拉博沃·苏比安托(Prabowo Subianto)之间展开。2014年总统选举时,也曾两人交手,佐科胜出。

普拉博沃军人出身,与印尼军方关系密切,同时也曾是苏哈托女婿。在苏哈托提携下,1998年官至印尼陆军战略后备部队司令,而苏哈托本人是这支部队第一任司令,并且正是依靠这支部队在“930事件”后平定政变掌握政权,可以看出苏哈托对其的信任。

然而,在1998年排华事件后,普拉博沃被指是整个事件的幕后黑手被迫退役,但并未追究刑事责任。苏哈托亦在事件后辞职,普拉博沃也与苏哈托之女离婚。有媒体报道称,1998年印尼排华事件背后,实际是普拉博沃试图以此成为苏哈托的接班人。不过,普拉博沃一直宣称自己替罪羊。

普拉博沃隶属于主张反共、民族主义的右翼民粹政党大印尼行动党。佐科则是印尼平民出身的政治人物,隶属于斗争派民主党。斗争派民主党由原印尼民主党分裂而来,领导人为印尼首任总统苏加诺之女、曾任印尼总统的梅加瓦蒂(Megawati Sukarnoputri)。

斗争派民主党的核心意识形态是印尼官方哲学“潘查希拉”——由苏加诺提出的印尼建国五原则:“信仰神道、人道主义、民族主义、民主和社会公正”,代表印尼的世俗政治力量。从理念上讲,佐科与普拉博沃的总统之争,颇有些印尼建制派与民粹之争的意味。

在这个民粹泛起的时代,政治人物大打民粹牌,挑动族群对立,以谋求个人政治利益,并不少见。今年1月,包括1位华裔在内的5位议员候选人的中文竞选海报,就遭到印尼伊斯兰学者理事会副秘书长的指责。最终,虽以华裔候选人以涉嫌散布仇恨言论报警,副秘书长删除推特终结,但也显示出华裔在印尼的尴尬地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