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宏伟被指“家风败坏” Grace Meng的国际公关胜负已判

撰寫:
撰寫:

北京时间3月28日,国际刑警组织前主席孟宏伟的妻子格蕾丝-孟(Grace Meng)周四晚间通过路透社发声,表示其丈夫受到中纪委监察部指控严重违纪而开除党籍公职一事是“政治原因”,指称“中国政府没能够拿出确切证据来证明孟宏伟的罪行”,“孟宏伟一案的性质是政治事件”。其丈夫在中国“因改革派的观点而著称”。

有分析指,孟妻咬定孟宏伟案属“政治事件”,且塑造其丈夫改革派的开明形象,是为要自己在法国申请政治避难提供理由。据称目前她受法国政府保护,并已经提交了避难者申请,这份申请已经在走程序。

随着中共公布对孟宏伟的处理,孟宏伟事件获得了较之前更多更明晰的信息,种种不经的悬疑和猜测都被证伪。原来事件并未如外间想象的那般离奇,孟宏伟被审查调查是因为其贪腐和“家风败坏”。孟宏伟的命运几乎已经确定,事情的亮点倒是,一向以背面示人的孟宏伟、在国际舆论面前显示无辜的Grace Meng深度牵扯进其丈夫贪腐案件中。

中共对孟宏伟事件的通报中,指孟宏伟“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可算间接证实了此前坊间的传闻,孟妻并不像她所展示给国际媒体的形象那般“干净”。

此次孟妻发声称其丈夫被查是“政治原因”,仍然延续了此前她一贯的措辞。孟妻在孟宏伟“失踪”不久接受国际媒体采访时曾称孟宏伟的遭遇是“政治迫害”,信誓旦旦称孟宏伟没有涉贪。并称自己曾接到“恐吓”电话,且有“两个小组”盯上了她。

多维新闻在孟宏伟事件刚刚发生时曾发布文章分析认为,孟宏伟妻子在孟“失踪”后面对国际媒体的一波操作,可以形容为孟妻对中共发动的一场“国际公关战”,意在通过打造自己为中共威权体制的受害者的形象,赢得国际同情,一面为了自保,一面“洗白”自己并不干净的形象。

这场国际公关战,因北京方面因循固有程序,以及迟缓应对,再加上孟妻添油加醋的描述,北京一时陷入被动。

当然,这并非北京第一次在此类事件上陷入舆论被动。孟妻的这一系列操作和说辞,几乎是中国外逃涉贪者的“标准”操作,即将经济贪腐案件和不相干的意外事件演绎为“政治迫害”。

流亡美国的中国富商郭文贵对于这种操作颇为娴熟。2018年11月,郭文贵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John Trump)前顾问班农联合宣布,将成立基金专门调查中国政府制造的“迫害”,包括“谋杀”以及“假自杀”。

对于这些,鉴于北京在国际媒体上的话语权不足,北京似乎总没有更好的应对之策。虽然如此,如果在第一时间外界对于孟妻或郭文贵等人的说辞感到新鲜和刺激的话,假以时日,这些人所谓的“真相”最终都面临破产。

在孟宏伟事件刚发生不久,当时Twitter等社交媒体上即有消息扒出孟妻诸多奢侈生活细节。包括其在北京繁华地带的高级公寓,以及位于法国的超大面积别墅。同时她还被指担任多间公司的董事和高管职务,从不现身却拿着高额薪水。

但在孟妻转移事件焦点的国际公关之下,当时几乎形成一边倒的对北京的批评之声,这些可能更接近真相的消息反而被淹没,并未引发过多的关注。

孟妻的国际公关极为巧妙,在措辞上一笔带过地避开了对孟和自身可能涉及的贪腐问题,而是集中力量围绕“中共又一高官‘被失踪’”这一焦点,把中共描述为不遵循程序正义、任意逮捕的专制力量。

如今,事实真相经中国官方公布,将孟妻的说辞击破,还原事实本来面目。孟妻既不像她自己所描述的那样无辜,作为某种程度上的“共犯”,也可能面临遣送回中国的命运。

据媒体报道可见,孟妻的国际公关战直到中共此次发布对孟进行“双开”(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的通报之前,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即将对法国进行访问前夕,仍在上演。

据称,她在习近平访法前,曾致信法国总统马克龙,要求获得她的丈夫目前下落以及健康情况的信息。高歌还要求孟宏伟应当有权获得探视,有权得到律师的辩护。

然而,事情的走向并未如孟妻所愿。习近平访法临近尾声时,中共公布对孟的处理结果,或说明中法两国已就此事件达成一致看法。

不同于美国,中法之间签有引渡条约,已经于2015年生效。虽然中法两国可能会围绕引渡孟妻展开一番博弈,但孟妻在国际媒体塑造的无辜形象已经破产。这意味着,她在孟宏伟事件发生后的一波国际公关战的操作,已经面临失败的命运。正如同郭文贵等人一样。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