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改革西藏60年 达赖喇嘛的吸引力还剩多少

撰写:
撰写:

3月28日,中共对西藏进行民主化改革迎来60周年。同样,达赖喇嘛流亡印度也走过60年。在中国文化里,60年为一个甲子,是值得纪念的年份,为此,中国政府举办了隆重的纪念活动,中国媒体也对西藏60年来的变化做了大幅报道。

去除意识形态的干扰,实事求是的认识今天的西藏,与60年前相比,它确实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用中国的媒体语言形容,简直是“换了人间”。如果达赖喇嘛能环游今天的西藏,看一看现代化的拉萨,到修建新房装饰一新的农牧民家里坐一坐,再回想他60年前治下的高原境况,相信他也必须承认,西藏确实已经今非昔比。

六十年间,西藏发生了哪些变化?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3月27日发表了2万多字的白皮书《伟大的跨越:西藏民主改革60年》,里面分十个部分细述了西藏60年来的变化,内容可谓详实。白皮书可看的地方很多,但值得关注的主要还是在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占人口多数的农奴获得解放。众所周知,在1959年之前,西藏实行的是农奴制度。当时的西藏有120多万人,但其中官家、贵族和寺庙上层僧侣(又称“三大领主”)只占很少一部分,而被剥削的农奴即使没有中共所说的上百万,但也占藏人的大多数。当时的西藏农奴缺乏人身自由,没有自己的土地并肩负繁重的债务和税务负担,生活环境可谓恶劣。

1959年达赖喇嘛出走,中共完全掌握西藏政权后,开始全方位的改革西藏政经制度。农奴制被完全废除,农奴不仅获得完全的人身自由,取得与贵族平等的法律地位,还分得土地,清除了原来永远还不完的债务,真正将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虽然中共主导的改革过程有粗暴让人质疑的地方,但总体上说,这一变革仍具有巨大的历史进步意义。

其二,西藏由原始走向现代化。1959年之前的西藏除了原始还是原始,农耕用具都是木制品,几乎没有现代工业,没有一条正规的公路,电力也只有一座125千瓦的小水电站,并且时断时续,仅供极少数贵族使用。整个西藏几乎没有现代教育,文盲率超过95%;医疗条件十分落后,新生儿死亡率高达43%;人均寿命只有35.5岁。

而今天的雪域高原则是另一番风景。“西藏已经建立起一个包括能源、建材、机械、采矿、轻工、食品加工、民族手工业、藏医药等20多个门类的现代工业体系,并告别传统的生产模式,逐步达到现代化水平。”交通方面,中国工人和工程师克服了西藏恶劣的地理条件,建立起包括公路、铁路、航空在内的立体交通网络,基本上实现了村村通公路,电力也应通尽通,初步实现用电人口全覆盖。

教育方面,西藏建立了从幼儿园、小学、中学到高职、大学完善的现代教育体系。2018年,西藏小学净入学率和初中、高中、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分别达到99.5%、99.5%、82.3%和39.2%,人均受教育年限达到9.55年。并且从2012年起西藏开始实行15年的免费义务教育,更对农牧民子女、城镇困难家庭子女实行包吃、包住、包学费的“三包”政策,让他们毫无负担的接受教育。

医疗方面,覆盖城乡的自治区、市(地)、县、乡四级医疗服务体系初步形成,藏区医疗条件大幅改善,婴儿死亡率降低到1%左右,人均寿命超过68岁。另外,“西藏一直对农牧民实行特殊的免费医疗政策,以免费医疗为基础,以政府投入为主导,家庭账户、大病统筹和医疗救助相结合的农牧区医疗制度全面建立。”

面对日渐走向现代化的西藏,不知达赖喇嘛会有怎样的五味杂陈(图源:Getty)

据中国官方统计,2018年,西藏生产总值达1477.63亿元(1人民币约合0.149美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1959年的1.74亿元增长了约191倍。西藏人均GDP超过6,000美元,是印度(达赖喇嘛流亡所在国)人均GDP的三倍。更值得期待的是,西藏发展迅速,2018年经济增长率达10%,位居中国各省区第一位,未来藏人将获得更好的经济收益。与西藏日益现代化形成对比的是,达赖喇嘛领导下,流亡藏人的生活比较艰困。

其三,中国以全国之力援助西藏发展。改革开放后,中国中央政府和发达省(市)支援西藏的力度不断加大。截至目前,中央对西藏的建设投资和财政补贴超过600多亿元,各省市对口支援单位累计实施援藏项目超万个,落实援藏资金超过400亿元,有力支持了西藏的经济社会发展。帮助西藏发展不仅给钱,还投入人才支持,至今各支援省份累计组织1.8万多名干部和医生、教师等专业技术人员开展援藏工作。西藏能有今天的发展成就,离不开中国各省市的大力支持。

总之,今天的西藏已经不是达赖喇嘛离开时的西藏,60年来,达赖喇嘛没有为西藏的发展贡献一滴汗水,反而还制造过西藏的骚乱,他真的已经离西藏越来越远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十世班禅大师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西藏,推动西藏改革、建设、发展和藏传佛教的弘扬,他与西藏和藏民的联系更加紧密,并传承至十一世班禅大师。

贡献是影响力的来源,没有人能走到这一宇宙规则之外,更何况在这个日新月异,千变万化的信息时代,达赖喇嘛也要接受时间、空间和现代变化的考验。

随着西藏的现代化发展,西藏年轻人越来越走进现代文明的生活,他们与中国内地年轻人一样喜欢娱乐、上网、旅行、发现自我,宗教在他们身上的痕迹已不像传统时代那么浓厚。像欧美年轻人与基督教的关系一样,西藏年轻人也在经历与藏传佛教的再认识。所以,无论从物质还是精神上讲,达赖喇嘛都在远离西藏,他的吸引力恐怕已经大不如前,并且还在不断流失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