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意识形态保卫战 高校阵地的“拨乱反正”

撰寫:
撰寫:

中共最高级别的理论机关刊物《求是》已连续第七期在封面重推习近平讲话。其中,最新一期乃是他6年多前对党内高层所说。当时,习近平刚刚登上中共最高领导人位置仅两月,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中共执政的意识形态基石发表了四点个人化的思考。 这是一个极为不寻常的信号,不仅2012年之后的5年,即便是“习近平思想”确立地位后,中共官方也未曾做出这种动作。有人认为这是一时因应中共党内的思想混乱,不过真相可能并不如此简单。综合近期七篇文章可以预知,这是习近平思想从概念到落地的开始,中共极有可能在未来一段时间彻底充实其理论建构。这将是中共在迎战意识形态执政合法性挑战的理论武器。习近平在过去的6年多时间内,深刻意识到这种挑战的存在,警告亡党亡国的风险,从党内整风到宣传论战,从高校改革再到文娱整顿,都在实践其意图。今天,中共要将这一“概念”重新建树以来,从历史和现实看,这也事关其在整个中共党内的绝对权威和改革能量。

自习近平上任以来,中共对意识形态领域的建设和重视程度前所未有。近段时间以来,中共最高级别的理论机关刊物《求是》已连续七期在其封面刊登习近平的旧文。梳理这些文章不难发现,中共对意识形态执政合法性的担忧尤为凸显。

历来是中共意识形态重要阵地之一的高校,却在当下逐渐有变身为西方自由主义思想堡垒的趋势。而不论是出台高校的"七不讲"规定(即: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中国共产党的错误历史、权贵资产阶级及司法独立不要讲),还是"十六条"要求("少数青年教师政治信仰迷茫"、"理想信念模糊……"),抑或8·19讲话中将高校明确定义为"思想意识形态的重要领域和前沿阵地"以及2019年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加之近段时间以来,高校自由派教师因各种原因受到不同程度的整顿,这些措施都表明了中共有意在高校意识形态领域存在的问题开始"动刀子",可谓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日益凸显的意识形态危机感

中共对高校意识形态领域的关注,从进入其视野开始到召开相关的座谈会,期间中共官方多次相应出台全国范围内的意识形态纲领性文件或政策。高校意识形态的建设和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中共对高校意识形态的关注从最初的零星点点到出台纲领性体系文件的背后是高校意识形态发展和建设不断暴露出来的问题,对中共来说,高校意识形态领域的发展已经偏离了最初的预期,长此以往中共会逐渐丧失在意识形态领域的领导权,因此,中共认为,对高校阵地的"拨乱反正"势在必行。

高校意识形态领域建设对中共来说至关重要(图源:新华社)

在过去的六年多以来,高校曾被要求奉行"七不讲"策略。但即便是在严控的氛围之下中国高校课堂中的"偏激"和"逾越红线"的言论不时的出现,一批带有自由主义民主倾向的高校教师遭到处理。

例如,2017年8月,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史杰鹏因"逾越意识形态管理红线,违反政治纪律"被提前解雇;2018年4月,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翟桔红遭学生举报,称其在授课过程中批评中共废除国家主席任期限制,被学校撤职并开除党籍;同年6月,厦门大学教授尤盛东因在课堂上发表"偏激"言论被校方予以解除。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被检举称"鼓吹西方制度",不仅其编写的《宪法学》被下架,本人也被相关部门处理。而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因发表有关习近平的批评性言论被校方停止工作,其本人也接受调查。

如果说高校"七不讲"政策是为言论策的正常发表设置了边界,那么在中共"党领导一切"的方针下,高校不断推进的领导体制改革--"党委负责制"则是实实在在强化正面意识形态建构的举措。2016年12月,习近平在中国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提到的,"我们的高校是党领导下的高校,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高校",被视为高校领导体制改革(党委负责制)的又一轮高潮。随即,民办高校也被纳入党领导一切的"有机组成部分",并相继设置了党委,加强对学校意识形态的控制,甚而在2018年8月又爆出中外合资大学也需建立党支部的条款。

不仅如此,中共还不断深入细化高校思想政治课的改革细则,大力培养思政课青年教师,革新授课内容和教学方式,吸引更多青年学生的政治认同。2019年3月18日,习近平在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上明确要求在中国"高校必须把思想政治工作贯穿教育教学全过程"。在这次会议上,习近平首次触及思政课的一些具体问题,包括教学方法"提升思想政治教育亲和力和针对性"以及思政课教材问题"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学科体系和教材体系,推出更多高水平教材"等等明确要求。

以上种种措施都表明了,中共希望借助此番的政治宣传和手段抓紧高校的思想意识形态工作,实现其"拨乱反正"的目的。

高校意识形态的发展和建设偏离中共预期轨道,“拨乱反正”或已迫在眉睫(图源:新华社)

背后原因

其实,高校意识形态的发展和建设偏离中共预期轨道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而是多方面综合作用的结果。

其一,中共理论体系的内在矛盾。当前高校意识形态建设载体是高校开设的思想政治课程。但由于现有的思想理论逻辑体系不完善,存在一些难以自圆其说甚至自相矛盾之处,且难以与时俱进的深入发展,致使其核心论述与当下的社会实践要求契合不足。同时,逻辑上的紊乱以及理论体系中对中共以及中国社会过往的过错表露不够坦诚甚至是避而不谈,都使得其理论在当下的发展中遇到瓶颈。继而导致理论影响力和价值观念难以深入人心。

其二,理论与现实的脱节。作为高校思政课程理论核心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本就属于"舶来品",虽然在中国的革命和建设时期发挥了其绝对优势地位和巨大作用,但随着时代形势和任务的发展变化,高校理论学科建设和发展并没有与时俱进,而且由于理论学科的构建体系生搬硬套西方学科课程的设置体系,加之没有立足于中国本土的改良与创新,在一定程度上将"舶来品"的一些"水土不服"的效应进一步扩大,使得高校部分课程所蕴含的核心思想无法适应中国的现实土壤,最终发展畸形。

其三,高校意识主体教师的不足。一些深受西方学科课程设置模式影响的或者具备海外留学经历的学术精英成为了高校思想建设队伍的主力军。这些已经"西化"的思想意识体系的主力军在面对逻辑体系自圆其说的理论时,很自然产生"批判"的说教,使得高校的思想教育逐渐呈现混乱的趋势。总之,在高校现有的学科设置和资源配置中,西方意识形态色彩浓厚且地位突出,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中共对本土意识形态的发展、建设和强化。

就此而言,中共意识形态领域的问题积弊已久,虽然中共近几年致力于短期之内扭转危局,采取种种应激性的措施,一定程度上对思想意识形态有所控制,但就长远而言,形式化的行政命令终将难以契合思想领域的意识形态争夺。其中最关键的环节当归咎于中共本身意识形态的完整理论体系始终未能搭建起来,加之当下中国本土又无法提供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与西方高校学科体系相抗衡,因此在高校阵地的意识形态保卫战中,中国实现"拨乱反正"的道路可谓前路漫漫。

【《求是》刊文背后习近平的意识形态保卫战】议题系列稿件:

中共喉舌连刊重磅文章的隐秘寓意 站到聚光灯下的习思想

习近平重谈毛邓三十年 藏在一篇政治“檄文”后的信心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