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统文化复兴的现代性困境

撰写:
撰写:

习近平在“思政课”中,强调上好“思政课”需要利用中国既有的三种文化:中国传统优秀文化、革命文化以及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对于中国传统文化,中国人似乎又熟悉但又陌生。近些年中国在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上下足了功夫,借助综艺、影视剧等更加吸引人的方式,的确在舆论场中占据到一席之地。不过与此同时也似乎不断固化着、表面化着人们思想中的传统文化概念。放到更宏观视角去看,中国传统文化,又如何与起源于西方的现代生活融合、生存和发展?又会有哪些现代性的批判?它与近期习近平提到的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是怎样的关系?

对此多维新闻记者专访到华东师范大学副教授钟锦。钟锦师承于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专家叶嘉莹,治词学。同时,钟锦还研习西方哲学。他对于中国传统文化以及现代性批判有着独特的看法。以下为专访实录。此为第一篇。

多维:中国近些年大力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包括诗词、文物、服饰等等。而通过综艺的形式,似乎成为相关部门最喜欢的方式,宣传最得力的抓手。比如前几年广受好评的《中国诗词大会》。对于中国传统文化与市场商业的结合,你如何去看待。

钟锦:近些年我没有太继续关注这些综艺,但有一段流传在朋友圈的关于5岁小神童接飞花令的视频,我有关注到。当然我并没有恶意,但我看后有个判断。坦率的说,这是作假的。

我认为读出什么样的古诗,不是随便读的。按照正常人的思路,当然是先读大众非常熟悉的,然后逐步向高深的去理解。这就如咱们背英语单词一样,有1000字,有3000字,一开始也都不会去学很难的词汇。基于此,我认为五岁八岁的孩子,背古诗也一开始不会去背那些生僻的,专业人士才去会关注到的诗词。当然我不能说自己背了很多,但至少一两千首是有的。如果孩子背的诗词很多都超出了我所接受的范围,我基本上可以断定,是作假的,即用检索工具检索后,交给孩子去背。另外我也有听其他人说,每次参加这样的活动,组办方都会有所谓的题库,孩子先背这样题库。在我看来,这样对孩子是没有意义的。

孩子在短期内背了很多,而我认为这么小的孩子,也很难对这些诗词拥有怎样的感受。何况选取的诗词还良莠不分,如果就是为了应付这个节目,我认为,第一毫无意义。第二,背离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毕竟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是在于让我们树立远离贪欲的境界。但很难说,参与这样节目其中不会有贪欲之存在。第三,孩子从小就被训练出这样的虚荣作假,真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总之,通过这种方式去推行中国传统文化,实际上我认为会起到很大的负面效果。而看到身边一些家长去逼着自己的孩子去背古诗词,甚至想借此让孩子出名,我认为家长们是上了这些综艺节目的当了。

多维:政府是要求弘扬传统文化,平台和市场需要借着传统文化吸睛和拉投资,家长们又或许希望借此让孩子出名,似乎这一整套环境已然形成。

钟锦:所以这实际上已经背离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中国传统文化希望人们远离功利,然而现实中却以功利为指导了。我认为这样的话,传统文化只能走在败坏的路上。

多维:当然不排除有功利的想法,更不能排除一些家长就是为了让孩子出名的目的才去这样做的。但大部门家长可能更多怀着让孩子更多接触到中国传统文化的目的,出名恐怕并不是主要目的。所谓“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诌,古诗的积累和积淀,对于孩子的未来发展还是好的。

所以既然中国政府提出要弘扬传统文化,就意味着其相较于中国其他的文化类别,是属于相对弱势的地位。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有这样的传播方式,总的来说,利好还是要多于弊病吧。

钟锦:对于传播,这恐怕就要回到中国传统文化究竟是什么的话题。我本身做西方哲学研究,不得不承认有这样的现象,做西方的人不太瞧得起中国传统文化。我身边也有很多人是这样的,但忽然就有很多人去找我要叶嘉莹先生的录音和录像。为什么?无非是很多为了孩子的功利的念头,要一块敲门砖。当用完敲门砖后,他们还是看不起中国传统文化。

多维:如果连高考这样的指挥棒都没有的话,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和发展岂不会更加困难。

钟锦:或许我还是坚持自己的固有观念:不能以任何利欲的东西来吸引大家对传统文化关注,也并并不认为这是对传统文化传播的健康道路。当然我的观点恐怕有些偏激,很多人未必会认可。

当然不能否认的是,传统文化在面临现代社会时,的确是存在局限性的。

多维:对,这恐怕是我们需要直面的。人们也需要去寻找,究竟哪些传统文化是与我们当代生活有着密切联系,对于我们民族的发展有实际意义的,又有哪些传统是我们当代人希望去保留的美好。而这些似乎大家都还不太明白。

钟锦:事实上我也不太明白,大家也不明白。所以需要大家去一点一点的去思考讨论。

我们现在的社会生活首要的任务是什么?传统文化能够给我们提供这方面的东西吗?

对于科技,传统文化能够提供的东西已经很少了。因为科学是一门经验学科,是需要不停发展的。科技发展到了鼎盛阶段之后,传统文化已经在逐渐退出。现在接收的知识其实是在远离传统文化的。在这一方面,传统文化和现代形势是有点隔膜的,有时候是格格不入的。

科学是一门经验学科,在积累中不断发展完善,如西方医学,亚里士多德时代的医学早已被当代医学淘汰。然而中医的入手仍然是《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我并不否认其价值,但是会产生怀疑。从这个角度,我对中国传统文化也有这样的怀疑,传统文化也的确在遇到现代文化时缺少着与时俱进的动力。

科学外还有现代政治。例如民主法治。中国传统文化能够提供给我们多少?我们也很难从中寻找到当代可以利用的资源。

多维:法家的思想似乎也不能拿到今天来运用。

钟锦:完全不一样。其实对今天,儒家是有积极意义的,但是要有取舍。新儒家讲要有“良知的自我坎陷”,不是说毫无意义,而是没有直接联系。

法家更麻烦了。韩非子不仅讲“法”,还讲“术”,这是很坏的东西。在今天社会讲“术”的话,对于已然经历现代社会的我们,是不能答应的。

所以,我们现在需要的,传统文化都帮不了。可是我们缺乏的,正好是是传统文化具有的。我们缺乏什么?比如,道德的沦丧、美学的终结。不仅是中国如此,西方也是如此。

中国过去讲的“天人合一”、“民胞物与”的情怀,是不是都没有了?这些都在传统文化里。可是为什么会缺乏?正是现代社会发展造成的必然结果。随着社会的发展,这些方面必须受到排挤。或者可以说,这是一个现代性的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