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万“码农”聚集网上维权 中国官媒释放两种声音

撰写:
撰写:

每周工作5天,每天“朝九晚五”8小时,是不少中国人所熟悉并认同的工作节奏。有时或许会加班,但通常不会太久,也不会作强制性要求。而最近,“996工作制”却一再引起社会关注,并将一些互联网公司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996工作制”是指员工早9点上班,晚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目前有40多家中国互联网公司被指实行996工作制,以程序员(自嘲为“码农”)为代表的群体在网上发起抗议,并有从线上向线下延伸的趋势。

程序员“网上游行”

有认证为搜狗公司员工的用户在职场实名社交平台上爆料,公司开始统计每位员工的加班时长,并据此裁员。搜狗CEO王小川回应称,这样的员工是“嚼舌头”,“不适合在搜狗工作”。此事在中国网络上引发争议。

3月26日,一位不满996工作制的程序员在业内最流行的网站GitHub发起了名为“996.ICU”的开源项目,含义是“工作996,生病ICU”。项目建立了“程序员找工作黑名单”,网友可添加自己所知的公司加班情况,并给出证据链接,以此抵制互联网公司的996工作制。

此举立即得到大批程序员响应,华为、阿里巴巴、京东、百度等40余家中国互联网公司名列榜单。其中部分公司的举报人甚至在“制度描述”一栏写下“9106”和“007”——“9106”是指早9点到晚10点工作,每周工作6天;“007”是指员工从0点到0点轮班工作,每周工作7天。

该项目还呼吁程序员在自己的开源代码中加入996.ICU证书,禁止那些实行996工作制的企业使用开源代码。这一倡议短期内还未获得广泛回应,但开源许可证一旦扩散并形成规模,就可能对一些公司的互联网软件业务产生影响。

目前,该项目在GitHub上已被18万人收藏,话题热度超过了该网站上许多存在数年、颇有影响力的项目。在不少程序员的协助下,996.ICU已经发展出955.WLB(让更多的人逃离996,加入955的行列)、996LAW(收集大家的仲裁、民事诉讼信息)、996.TSC(周边文化创意板块)等社区,还有翻译成各种语言的倡议书。

同时,在中国内地的知乎、微博等社交平台上,也出现了大量抵制996工作制的讨论帖。外界有评论将此称为“赛博工运”或者“网上游行”。

为何发起抗议

“996工作制”并不是一个新名词,但它受到广泛关注则是从今年初开始。一家叫有赞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在年会上宣布将实行996工作制,受到网友质疑。该公司CEO白鸦回复:“这绝对是好事。”随后,当地劳动监察部门收到30起员工投诉,并对该公司介入调查。

2月,有京东员工透露该公司开始施行类似995工作制。京东回应称,“不会强制要求员工加班,但鼓励大家全情投入”。

和日本、韩国等东亚国家一样,中国也盛行加班文化。特别是在一些互联网科技公司中,996工作制被认为是“约定俗成的规矩”。

有的公司并不公开提倡加班,但会出台一些奖励延长工时的措施。比如加班到晚上9点以后,有丰盛的工作餐,加班到12点,不仅提供宵夜,还能报销打车费。还有网友揭露,在一些规模更小的私人企业,加班不仅没有加班费,还会成为企业考核员工工作积极性的一个隐性标准,与评优、奖金挂勾。

中国社科院一项调查显示,2017年中国人每天平均休闲时间仅为2.27小时。相比而言,美国、德国等国家国民每天平均休闲时间大约为5小时,是中国人的两倍以上。

小米公司的投资者启明创投的共同创始人加里•里谢尔(Gary Rieschel)曾说,中国初创公司的职场文化甚至比硅谷还要苛刻。他说,“当你以低成本和速度参与竞争时,就只剩一种文化能够取得成功了,那就是全天候文化”。

除了少数企业以提高劳动生产率来提高竞争力发外,更多的中国企业采用增加工作时间、缩短生产周期的方式参与竞争。而在当前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背景下,企业经营环境恶化,使这种情况变本加厉。

2018年年末,中国互联网企业陆续传出裁员的消息,舆论称之为“寒冬来临”。一些企业为了节省成本,开始对员工施加压力,不成文的加班要求也开始逐渐“制度化”。这或许是此次抵制996工作制风波爆发的重要背景。

中国官媒支持维权

中国《劳动法》规定: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8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4小时的工时制度。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得超过1小时;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3小时,但是每月不得超过36小时。

而“996工作制”已经达到了每周至少60个小时,远远超出《劳动法》规定的底线。

许多加了班却没有拿到加班工资的员工选择以法律维权,但发现并不容易。中国法律规定,劳动者主张单位支付加班费,需要证明加班事实的确存在。而法律意义上“加班的事实”是指公司安排的加班,员工自愿加班不在此列,得不到法律的支持和保护。

如何证明加班是由于企业的安排,或是企业利用“鼓励”的模式变相要求延长工作时间,成为法律实践中的难点。《中国劳动力动态调查》报告指出,中国接近一半的劳动者在加班中没有得到任何补偿。

随着反对996工作制的声音在网络上占据主流,部分中国官媒也表示支持。

中国官方广播电台“中国之声”的报道认为,996工作制的合法性“显然是存疑的”,建议员工入职时要清楚自己是标准工时制还是不定时制,如有加班要保留好加班的证据。

“人民网”专栏评论员蒋萌指出,“加班文化”具有很强的忽悠性、攀比性、传染性,“在劳动维权的问题上,各级工会组织也好,劳动权益保障部门也罢,理当该出手时就出手”。

而《中国青年报》的评论称:“为年轻人减压,绝不只意味着减少他们的工作时间,也不只是某个行业和企业的责任。如何从社会系统层面为年轻人减压,是时候在宏观层面予以正视了。”

线下行动引关注

但作为996.ICU的主要控诉对象,中国部分互联网公司的反应则耐人寻味。

有人在996.ICU项目讨论中指出,中国国内几大IT厂商在其发布的浏览器或者安全卫士中屏蔽或者标记996.ICU的GitHub项目页为“违法内容”,禁止访问相关网址,其中包括UC浏览器和微信——后者是中国用户最多的社交平台。

“屏蔽”或许只是部分企业的自发行为,但从抗议行动的发展趋势看,18万人在网上聚焦抗议,本身也容易引起中国官方的警惕。何况,目前抗议活动已经有向线下蔓延的趋势。

自媒体“Shachiku东亚保建所”发布的消息称,有活动者向百度、腾讯、阿里巴巴、新浪、今日头条等互联网公司递交了关于取缔非法加班的倡议书。部分活动者还带着面具在上述公司门口标识前拍照:一人手牵着绳子,绳子另一端系在另一人的脖子上,后者跪在地上扮出狗的样子,以此体现被剥削的程度。

这样的抗议形式目的在于吸引更多人关注,但同时,在中国舆论中也很容易被视为“挑衅”。考虑到加班现象在中国企业中的普遍存在,这类抗议行动的后续发展必然引起中国官方和外界的重视。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日前就对某些外媒将抗议视为“中国新社会冲突”的观点进行了批驳,认为“他们想多了”。但作为一个“疯狂加班但加了也白加”的人,胡锡进也表示“不喜欢加班文化”。

这种谨慎的表态在中国官媒的报道和评论中很有代表性。他们一方面对员工的抗议表示理解,另一方面有意将问题引向法律和监管层面。但这种安抚和引导的方式能否起效,最终还要看中国司法和行政部门如何跟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