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CN】西藏六十年:一场怀柔与反分裂之拉锯

撰写:
撰写:

60年前,面对中共的藏区改革计划,达赖喇嘛选择带着少量追随者流亡异国,从此再难影响藏区变化的大势所趋。不过,60年间,中国政府一方面投入巨额财力和物力改变西藏的生存状态,同时也要小心翼翼处理外界的质疑甚至指责。而更棘手的则是,达赖喇嘛所代表的流亡力量不断试图输入宗教影响回国。中共在经历数次藏人骚乱后,又不得不为了应对自2009年以来藏人自焚等形式的反抗而不断调整策略。

本文转自《多维CN》044期(2019年4月刊)中国栏目《西藏六十年:一场怀柔与反分裂的拉锯改变了什么》。浏览更多月刊文章:【月刊频道】

60年前,达赖喇嘛与中共决裂选择流亡,今天看来到底是正确还是错误(图源:新华社)

最近的一天,英国记者出现在十四世达赖喇嘛降生的小村庄——距离青海省省会西宁60公里的海东地区平安县石灰窑乡红崖村(Taktser,以前属于安多)。驻扎在村口的警察告诫这属于私人地区而不允许进入。

自从1950年中共的武装力量进入藏区,达赖喇嘛1959年与中共决裂退走印度北部后,这个小村庄连同整个藏区的命运便似乎与达赖喇嘛失去了关系。在这60年间,无论达赖喇嘛如何活跃,流亡藏人又怎样试图影响中国境内的僧侣暴力抗争,但都已很难改变整个藏区,更没有可能想象它重返达赖喇嘛的统治之下。

恩怨源起

今年3月28日是中国官方所称的“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60周年。60年前,正是中国在西藏之外的其他藏区(主要是四川)所推行的改革,打破了长久以来象征中央的世俗政权与藏区政教合一的权力中心之间的平衡,并由此催生了十四世达赖喇嘛及其追随者的抗争。

达赖喇嘛出走后,中共按照承继于苏联民族自决理论而确立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将摧毁藏区农奴制、推行所谓民主化改革推广至整个藏区。不得不说,在一个拥有数百年甚至上前年宗教传统的政教一体的区域存在,这项改革可以说是颠覆性的。而加之中共的改革动作就像在内地一样采取的是一种激进的冲锋,于是在藏人尤其是达赖喇嘛看来,这无疑是在摧毁他们的传统信仰和生活方式。

在中国政府3月27日以及更早前的2015年分别发表的《伟大的跨越:西藏民主改革60年》《西藏发展道路的历史选择》白皮书中,中国政府如此为当初的颠覆性改造辩解说:20世纪50年代,当奴隶制、农奴制、黑奴制已为现代文明所彻底唾弃之时,西藏社会依然处于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统治之下,“这样一种制度是文明的耻辱,注定要被历史抛弃”。

中共在取得西藏实际控制权之后以及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所推行的左倾政治路线,同样也会波及西藏。藏传佛教文化遭到破坏,甚至牵连中共派驻西藏的军政官员。不过,鉴于封闭的环境和中共高层如周恩来等人的“特别保护”,相较于内地省份,西藏所遭遇的冲击无疑是有限的。

2015年中共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总结治藏方略,包括西藏矛盾的主要问题和特殊问题(图源:新华社)

怀柔

前中共最高领导人胡耀邦是历史上一个颇富争议的人物,尤其是在中共的民族政策上被不少人认为是一种倒退和妥协甚至是背叛。但是,胡耀邦时代召开的前两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基本上奠定了中共此后三四十年的治藏基调。

尤其是1984年8月的第二次西藏工作会议承认西藏的“特殊”并采取差异化的税收、财政政策,由此中央和地方轰轰烈烈的援藏计划也正式启动。当年,60个中央国家机关、18个省市和17家中央企业对口支援西藏。2010年中央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后,中共更要求按照省市财政收入的千分之一核定17个援藏省市的援助资金量。

同时,中央财政“输血”也是“固定剧目”。2006年《西藏的主权归属与人权状况》在介绍中央财政支持时称,40年来,国家给西藏的财政补贴累计达157亿元,用于西藏重点建设项目的基建投资42.7亿元,两项合计近200亿元。到2015年《西藏发展道路的历史选择》发表时,1952至2013年60年间的各项财政补助已达5,446亿元,占西藏地方公共财政支出的95%。及至2018年,统计称自1980年以来对藏财政补助累计12,377.3亿元,占西藏地方财政总支出的91%。2019年1月份西藏地方“两会”预决算报告提供的数字显示,2018年西藏全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30.35亿元,而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总支出为2,170.52亿元,中央补助收入达到1,732.58亿元。

迄今为止,中共共举行了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中共在包括基础设施建设、教育卫生、环境保护、文化传承与保护等方面提供了强大的支援,甚至在控制那些藏传佛教寺院规模的同时改善其饮水、电力供应等生存环境。

在此背景下,以西藏为主的藏区经济社会发展指数相当抢眼。尽管从经济总量看,2018年西藏全区的地区地区总值仍然排名31省区的末尾,仅达到1,477.63亿元,名列甘肃、海南、宁夏、青海等之后,同比增长9.1%,但这是在西藏连续25年维持双位数经济增速后再度以全国排名第一的经济增速引起关注。

而具体到人均地区生产总值,按照有限的数据来看,其人均GD P则从1996年的全国排名倒数第二(仅高于贵州),到2004年之前先后超过甘肃、江西、安徽、云南、广西和四川,跻身倒数第八。此后,西藏人均GDP排名有所下降,但截至2017年仍然排名在甘肃(2.85万)、云南(3.42万)、贵州(3.80万)和广西(3.81万)之前。根据最新数据,按照2018年年初西藏约337万的人口数量统计,其人均GDP约为4.38万。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当年中国人均GDP水平逼近1万美元(6.45万元)。

2019年1月份,西藏宣布将实质推动24项工程项目,并“确保实现15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19个贫困县全部摘帽,提前实现基本消除绝对贫困的目标”。相较于喜马拉雅山南麓达拉萨拉流亡藏人的生存处境,中国境内藏人的生存改善连达赖喇嘛本人都无法否认,即便他认为西藏正在遭遇过度开发和破坏。

044期《多维CN》新刊上市

反分裂

中国政府在西藏所遭遇的挑战并非单纯“改造”一个落后的世界,而要面对的还包括意外的打断计划。2008年西藏旅游人次和收入暴跌44.28%、53.44%。即便第二年数据便迅速恢复并且出现暴涨,但这仍然成为自2006年青藏铁路开通后,令西藏政府从开放走向保守的一个重要转折。

不同于新疆,本身倡导宽容的西藏并非极端暴力事件的渊薮。相较于新疆每年动辄数百亿的公共安全开支,西藏地区预算案很少开列庞大安全开支。对于西藏,即便是1994年第四次西藏工作座谈会时,中共仍然保留了允许达赖喇嘛回国,结束国内外藏人分离状态的选项,所体现的仍然统战的怀柔路线。中央政府在处理藏、疆问题上的机制上都长期体现着这种不同;在胡锦涛时期,中央西藏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由侧重统战职能的全国政协主席担任,而中央新疆工作协调小组组长一职则由掌握国家暴力机器的中央政法委书记兼任。

然而,在中国政府看来,稳定是发展的前提。自1980年代,西藏和云南、四川、甘肃、青海四省藏区共出现过两次大规模的暴力对抗挑战,这刺激中国政府不得不审视策略。第一次出现在1980年代。1987年达赖喇嘛提出凝聚其中间道路路线的“五点和平计划”,从彼时起,中国境内藏人便出现零星抗议活动。到1989年3月份班禅突然圆寂时,拉萨街头鼓吹西藏独立的政治骚乱被推向高潮,并迫使时任西藏书记的胡锦涛下令戒严。

第二次出现在2008年至2012年。2008年正在中国国内举国正在筹备北京奥运会前夕,然而年初达赖喇嘛及流亡藏人号召发起和平游行抗议的回乡运动最终在3月演变为激烈的骚乱和警民冲突。这次冲突让中国政府重新意识到问题的所在。事实上,尽管达赖喇嘛已离开故国多年,但其与境内藏人的联系从未断绝。中国政府不得不将精力合理地分配到如何有效控制达赖喇嘛及其追随者和中国境内藏人的联系上。

中国政府随即启动了入藏限令,并有意识地进行了信息过滤和封锁;同时面向全藏尤其是僧侣的爱国教育运动被强势推行;一度藏区被禁止悬挂达赖喇嘛的画像,取而代之的则是中共历代领导人的画像出现在重要的公共场所……

但是2008年西藏骚乱并非终点,从2009年2月份一位四川阿坝僧人在县城引火自焚开始,中国境内掀起了疯狂的藏人僧侣连环自焚事件,直到2012年达到高潮。根据流亡藏人公布的数据,共计150多名藏人选择以结束自己生命的自焚方式呼吁西藏独立和允许达赖喇嘛回国。中国政府一直在指责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在这其中所扮演的角色。但是达赖喇嘛否认在其中扮演的角色。2013年中国政府在纪录片《从“自焚指导书”看达赖集团怎样操弄自焚事件》中披露这些自焚者如何受到流亡藏人精心的策划和欺骗。

2012年习近平上台,达赖喇嘛对其表达了期待。而与此同时,达赖喇嘛本人权威及其中道路线遭遇流亡藏人内部极端藏独力量的公开挑衅,藏人自焚在之后陷入低潮,并最终销声匿迹。

不过,很显然,如果中国政府仍然无法切断来自喜马拉雅山另一侧的危险渗透,便很难完全打开西藏的大门。事实上,除非与流亡藏人的确保持密切联系,今天普通藏人已经很难联想到去朝圣一个政治和宗教领袖。而对于达赖喇嘛本人来说,既然能接受流亡状态下的西方式民主体制,那么为什么不能接受他所爱的共产主义下的政教分离秩序呢?今天的藏区已经很难按照他所期待的政教秩序,而当真沿着现代世俗化路径成长了。这恐怕是达赖喇嘛最担心的失败。

推荐阅读:

【多维CN044】越来越来难以拼凑的美欧关系

【多维CN044】左翼回潮 被“主义”掩盖的真问题

【多维CN044】他国向右中国向左 社会主义国家的第三波改革

【多维CN044】饱受诟病 中国外宣必须刀刃向内自我革命

请留意第44期《多维CN》、第41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订阅】月刊,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