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李克强先后访问欧洲的中南海逻辑

撰写:
撰写:

继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访欧之旅结束不到两周,中国国家总理李克强在北京时间4月8日离开北京前往欧洲。中国的党、政最高领导人均将2019年的首次外访目的地选在欧洲,且时间间隔只有11天,这不仅如中国外交部4月3日媒体吹风会上所表述的“体现中国外交对欧洲方向的高度重视”,也是中国政治结构改革之后党政分工的又一次展现。

习李先后访欧如何衔接

李克强4月8日上午乘专机离开北京前往欧洲,开始自己2019年的首次外访。根据官方公告,其主要行程分为三部分:一是出席当地时间4月9日在布鲁塞尔举行的第21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二是到克罗地亚出席第8次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以及第三项内容——正式访问克罗地亚。

+2

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是中欧双方进行战略沟通的高层平台。此次李克强参加的第21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既是李克强同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Donald Tusk)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ker)共同主持的第五次会晤,也是本届欧盟机构任内最后一次中欧领导人会晤。届时中欧将“就中欧关系以及共同关系的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交换意见”“见证签署能源、竞争等领域合作文件”。

第8次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则旨在推进领域合作,回顾加深中国和中东欧16国的“16+1”新发展。

至于李克强对克罗地亚的访问,则是两国建交以来,中国国务院总理首次对该国外访,借由李克强的此次访问,两国或将签署多项合作协议。

李克强此次访问欧洲也是继习近平3月21日至26日对意大利、摩纳哥和法国成功进行国事访问之后,中欧之间又一次重要高层交往。

已经结束的习近平访欧,被认为成果乐观——不仅意大利成为首个加入“一带一路”倡议的G7国家,法、德两国也表达了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兴趣。更重要的是,以中法合办的全球治理论坛名义,习近平与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和容克3人的会面,犹如一个中欧战略高峰对话会。还有欧洲不顾美国反对为中国企业华为放行。在习近平访欧之前,欧盟委员会刚发表对华政策的十点声明,将中国形容为经济上的竞争者与体制上的对手,被解读为对华态度突转强硬。

从某种意义上说,习近平的欧洲之行,为李克强的欧洲之行扫清了一些阴霾与障碍。这也是中国政治中党、政权力格局重组的又一展现。

中国党、政权力如何重构

在中共高层对党政权力结构改革之前,中国政治架构中党政传统的关系是“总书记负责政治、总理主管经济”的分工方式,所以在中共十八大之前,有“江(泽民)、朱(镕基)时期”,“胡(锦涛)、温(家宝)体制”之说。

习近平在中共十八大上成为总书记后,令人意外地拿过了中国的经济发展决策权——2014年5月,习近平首次公开提及中国经济发展“新常态”之说时,就有警觉的政情观察人士推测习近平会主导中国经济发展方向。到2014年6月,习近平首次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的身份主持召开会议,这种推测得到证实。

从中共十八大到十九大的五年,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共对中央集权的加强,以及以李克强为代表的国务院政府系统的低调执政,曾经让外界产生“府院之争”的误读,这种误读在中共十九大之前因为高层大力反腐,以及权力重构结构尚未清晰而得以流传并发酵。

直到2018年3月22日,中共公布《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诞生记》中,开篇一句“(机构改革)一条红线贯穿始终——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是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根本保证和首要任务”,便点出个中共党政机构改革的核心目标——“党的领导”将成为未来中国政治运行的主轴。

这条主轴投射到党政机构改革方案中,就展现为代表中共中央的各个委员会,其办公室皆设立在国务院下属部门中。例如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办公室设在国务院系统的司法部,中央审计委员会办公室设在国务院组成部门审计署,中央教育工作领导小组秘书组设在教育部,国务院系统的国家新闻出版署(国家版权局)在中宣部加挂牌子,由中央宣传部承担相关职责……

回头来看习近平2014年5月拿过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一职,不过是此番党政机构改革的前奏。2018年3月的党政机构改革让党(中共)中央负责决策,国务院负责执行的党政关系开始清晰。此次习近平李克强间隔不到两周先后访问欧洲,更是这种关系在中国外交上的再一次体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