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现“封号” 中共留给大“V”的舆论空间还有多少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网络舆论空间的压缩使得曾经的社交平台逐渐凋零(图源:VCG)

近段时间以来,中国舆论管控节奏紧密。先是中国高校多位教师因发表涉政治言论接连遭到处分,而后“封号”现象再次“突袭”自媒体领域。

北京时间4月8日,中国社交平台新浪微博宣布对发布时政有害信息的@于建嵘@童大焕@六神磊磊等50个头部账号进行禁言、关停处置。在这个消息被中国主流媒体报道之前,4月3日,@六神磊磊的中国自媒体人即在其个人社交平台上剧透了“个人微信公众号及微博遭到禁言3个月”的消息。

作为曾经供职于中国官方喉舌新华社的时政记者,@六神磊磊在近年中国自媒体兴起的潮流中时常以中国武侠小说来影射现实,也正因于此,这些账号屡次被封禁。2016年5月,@六神磊磊曾因一篇疑似暗讽中宣的文章《星宿派为什么搞不好公关》,被封号一个月。2018年5月,其微博再次因“发布时政有害信息”被封禁,与其同时被封禁的有中国左派财经人士@卢麟元等一众头部账户。

在近年中宣系统对媒体的整顿中,这种自媒体头部账号被封禁的现象早已屡见不鲜。多维新闻曾不止一次指出,自2013年以来,中宣部门对中国舆论场内的自由派媒体进行了5轮有节奏的整顿,以致中国舆论场“刺耳的声音”逐渐被平息,但集中在互联网领域的第五轮整顿似乎成为中共完成其对中国媒体版图掌控的一大挑战。

自2013年中共网信办原主任鲁炜一上台即展开对自媒体大V的整顿到如今庄荣文掌管网信办延续“约谈”“封禁”。6年期间,自媒体大概先后经历了从以整顿“薛蛮子、秦火火”为代表散播政治谣言、冲击中共政治体制的网络意见人士;到2015年针对“传播外业党史国史”为重点,关闭数百个社交媒体“大V”账号;再到2017年6月封禁毒舌电影、关爱八卦成长协会等25个微信自媒体公众号的网络泛娱乐化整顿。及至2018年11月,那场由中国官媒齐齐呼吁的对自媒体乱象的整顿,不过一月,近万个自媒体账号从中国互联网中消失。

作为中国网络访问量最大的社交平台,微博曾是中国一众公知网上“慷慨陈词”的聚集地,但在中共的舆论管制运动中,那些意见人士或是在官方“封禁”,或是在日益逼仄的网络空间中慢慢淡出。针对此次的“禁言”事件,4月9日,中国半官媒环球时报综编胡锡进在其微博中称“说实话,我有一点孤独感了,而且微博也不像过去那么热闹了,挺遗憾的。”胡锡进的这番感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中国相当一部分网民的心声。但无论是出于对中国互联网“乱象”的整治还是对中共意识形态的维护,对互联网的舆论掌握是中共不会放松的既定结果,这也就意味着当前仍能时而对中共意识形态造成冲击的互联网生态还不能使中共满意,整顿仍将继续。

只是,中共一方面要求网民遵守官方价值下的舆论规定,一方面又以大而模糊的条例去界定网民的言论是否符合官方的“政治正确”,以至于给外界造成一个观感:中共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去界定中国网络舆论的“警戒线”。

一如此次@六神磊磊等头部账号被封,平台只称是发布了“有害的时政信息”,但具体“有害的时政信息”指什么,平台并未给出明确指示。即使曾供职于中共官媒的网络大“V”也感慨“这个社会很多东西都是线的艺术,大家要知道这个线在哪里,有的人上来第一脚就踩过线了,有的七脚八脚才过线,但是不能保证,因为线是会移动的。”

但对于中共来说,希冀于这些网络大众依靠“揣摩”或者猜度而不越过那条“警戒线”是难以保证的,更是失责的。或许中共有关部门应该反省一下,到底有多少被“封禁”的账号是在没有具体明确的标准之下踏过那条“警戒线”的,而那些动辄以非政治正确的模糊“罪名”造成的网络“禁言”事件,中共又该承担多少责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