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的“非典型性”高官 李鸿忠为何不再高调

撰写:
撰写:

中共十九大之后,李鸿忠逐渐变得不再高调(图源:VCG)

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是中共十八大以来典型的“非典型性”高官,即便在他走出聚光灯焦点,不再高调的今天,仍有进行观察、回顾的必要。

何为“典型的非典型性”?

先看李鸿忠的履历。赴天津“救火”前,其政坛道路历经四地,先是发于辽宁,曾任辽宁省委办公厅秘书,而后继续走秘书式升迁道路,调往电子工业部做到党组办公室副主任。再是起于广东,从1988年到2007年,将近20年时间由惠州市副市长一直升至广东省委常委、深圳市委书记。之后湖北任职又是九年,先后任省长及省委书记——均是常见的常规路径。直到2016年9月“空降”天津,彼时距中共十九大不到一年时间,“北上”的李鸿忠,牵动了外界对中共人事布局思路的既有判断。

所谓“非典型”“典型”即在于此。以前者,李鸿忠的官场生涯相较于十八大后大多数政坛明星,都没有明显的共性。他既没有在福建、浙江、上海等地的从政经验,相同时间内,一直在广东政坛深耕;知青下乡的地方也远在辽宁,与日后的同侪或者领导鲜有交集。用十八大后清晰的某种人事任用趋势来对照,李鸿忠的特质不算有优势,但他偏偏就在关键时间节点“空降”,主掌中国四大直辖市之一的天津,相较于其他三位直辖市市委书记,无疑是“非典型”的。

同时,李鸿忠又是极为典型的。他的典型在于在十九大前后中共重塑政治生态,雕琢政治环境、强化核心权威的过程中,以其过人的政治嗅觉和政治敏感,几乎独自成为这股时代洪流的弄潮儿,一度是中国舆论场最为亮眼的地方高官,开不少风气之先。

不过这样一位典型又非典型,极有看点的高官,近来似乎变得低调许多,这其中当然有大环境转变的原因,但未尝不是李鸿忠个人的意愿使然。

实际上,有关李鸿忠的官方报道,频率是没有降低的。比如仅在北京时间4月10日、11日两天,《天津日报》就有两则相关报道,其中11日是出席天津市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为2018年度天津市科学技术奖获奖者颁奖;10日是召开天津市扫黑除恶“打伞”专项斗争推进会。更早之前,在江苏响水爆炸事故发生后不久,李鸿忠即赴天津渤化永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暗访,报道称,李鸿忠对集团相关负责人说,“今天我到企业现场来,不停工作汇报,直接针对隐患问题逐项检查,看看整改落实到位没有。”

既如此,李鸿忠转向低调背后的逻辑和考量究竟是什么?或许可以从他的从政特点中找到轨迹。概括地说,李鸿忠的政治特质有二,一是“讲政治”,再是热衷“暗访”。

雄安新区是推动京津冀一体化的重要工程(图源:VCG)

分别来看。2016年10月10日,自湖北“空降”天津后不久,李鸿忠即在当地党媒发表署名文章《做讲政治的知行合一者》,称对党“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这句对习近平曾经类似表述的引申概括,登时成为官场金句,姿态之彻底在彼时的中共政坛无出其右。2017年初,对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会上的讲话,李鸿忠又评价为“纵贯古今、指引方向、气贯长虹”,充分展现了习的“人格魅力、政治家境界、深厚的中华文化底蕴、战略家的领袖风范”。

当年4月,雄安新区设立的消息发布,李鸿忠表态“在雄安新区规划建设过程中,需要天津付出什么、调整什么我们都坚决落实”;8月,李鸿忠在中共党媒刊文,称习近平的领导是“核心之核心、关键之关键、根本之根本”……李鸿忠还是全中国所有地方高官中,第一个明确喊出“习核心”的人;履新天津后,他多次提到政治站位,再一次巡视整改相关会议上,称“要首先解决政治问题,从政治站位、政治视角、政治立场、政治观点、政治意识上看问题,把讲政治贯穿到巡视整改各方面和全过程,突出政治整改,聚焦政治整改,提高政治站位、增强政治觉悟、强化政治担当,以对党的绝对忠诚推进巡视整改各项工作。”

再是“暗访”。

作为其特色之一,李鸿忠对暗访的热衷曾频频登上媒体版面,成为其突出的政坛符号。

如前文中在响水爆炸事故后视察天津某化工公司,李鸿忠就是暗访,“直奔现场、不走过场、聚焦隐患、督促整改”。2018年初,李鸿忠随机暗访,到天津市和平区危陋房屋集中的地区,“入户走访、掌握第一手材料,调研真实情况,征求改善群众居住条件的意见建议。”2017年8月,李鸿忠到天津市北辰区,“不打招呼,直奔现场,对中央环保督查反馈意见整改落实情况进行突击暗访抽查”。2016年11月,履新天津不久,李鸿忠“轻车简从,直奔和平区五大道派出所”,“了解当天有多少警力在岗、辖区内覆盖多少居民住户、警力如何分布等情况”……任职湖北时,同样如此。

一面在政治上极为高调,一面又喜欢低调暗访,这不是矛盾的体现,恰恰相反,正是李鸿忠的成熟之处。故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曾经动辄引人眼球的李鸿忠,如今变得低调许多——当时势需要振臂一呼时,口号自然要喊得响亮;深入基层不搞形式主义是中共向来主张,自然也要一力贯彻。

在更宽广的语境中,政治表态虽然是刚需,毕竟有其周期性,主政一地能否有所成绩才是基础。于是可以看到,李鸿忠就任天津三年来,打虎拍蝇清理官场,重整官员队伍;滨海新区大挤水分,直接挤掉该区GDP的三分之一;出台人才新政,率先开打“抢人大战”;涉企行政收费全部取消,推出“民营经济19条”……

应当说,从十八大之后,李鸿忠在政坛群像中,还是挺特殊的,不论是其“典型性”还是“非典型性”。但实际上他也毫不特殊,任何一个成功的中共党员,大抵均是类似。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