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殉道者”阿桑奇

撰写:
撰写:

2019年4月10日,人类历史上首次用图像捕捉到了能够吸收光线的巨大天体黑洞。2019年4月11日,英国警方进入厄瓜多尔驻伦敦大使馆,拘捕了澳大利亚记者、“维基解密”(WikiLeaks)创使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

“阿桑奇的批评者可能会弹冠相庆,但这是新闻自由的黑暗时刻。”曾经揭露美国棱镜计划监听项目并遭到美英两国通缉的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在他的推特发表了这样的评论。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Maria Zakharov)则谴责称,“民主之手掐住了自由的喉咙”。

其实自“传奇人物”阿桑奇被捕后,立即掀起了一场舆论海啸,支持者与批评者各执一言、针锋相对。这场涉及网络技术、国际政治、传统媒体、民众呼声、道德伦理,以及自由、民主、人权、主权等等理念的巨大争论,共同记述了这个足以载入人类史册的瞬间。

历史瞬间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的文章《美国要引渡 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是英雄吗》描述,“被警方拘捕的阿桑奇显得苍老、虚弱,满头白发,满脸胡须。他在出馆时大声呼喊‘英国必须抵抗!’”

另据英国《每日镜报》报道,当阿桑奇被塞进警车时,有人听到他大喊,“你必须抵抗,你可以抵抗”。

阿桑奇被视为维基解密的创建者。因为维基解密公布了相当数量的美国机密文件,他不得不在厄瓜多尔驻伦敦大使馆居住近7年时间。阿桑奇在2008年获得《经济学人》的“言论自由奖”,2009年获“国际特赦传媒奖”。英国BBC还提到,“有人认为他应该获得普利策新闻奖,甚至诺贝尔和平奖”。

维基解密在2010年所公开的美国阿帕奇直升机上的部队在伊拉克射杀包括救助伤者的路过司机、2名路透社员工在内的无辜伊拉克平民,导致十多人丧生、2名车内孩子受重伤的视频,曾经引起全球范围内的愤慨。该视频于此时在全球网络中再度热传开来。

有微博用户评论称,“支持伊朗把美军定为恐怖组织”,也有称“美军确实是恐怖组织”。4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这是美国首次将一国的国家武装力量列为恐怖组织。伊朗国家最高安全委员会同时宣布,将美国中央司令部及其驻西亚军队认定为恐怖组织。

值得一提的是,《纽约客》杂志的报道《朱利安·阿桑奇与特朗普政府》透露,阿桑奇在被英国警察拘捕之时,还曾高喊“英国没有主权”,“英国,抵抗”,“拒绝特朗普政府的这个企图”等语。

官方反应

特朗普在与访美的韩国总统文在寅会晤时作出回应称,“对维基解密一无所知,我对它没什么兴趣,和我没什么关系”。然而网络中却传出了一条短视频,记录了特朗普在总统大选前的竞选集会上,几次三番地提到了维基解密,声称“我爱维基解密”,“维基解密爆料了她(希拉里),不是吗”,“我们从维基解密那里知道了很多”。

可见台下台上毕竟是两回事。待到真正成为了美国总统,即使是坚持兑现竞选承诺的耿直特朗普也不得不否认自已的公开讲话。

与美国的相对低调相比,英国在逮捕阿桑奇之后,立即展开了一轮危机攻关。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发表的一份声明称,“在近7年后终于在厄瓜多尔大使馆将阿桑奇以违反保释条例逮捕,他同时也因为美方的引渡条例而被逮捕”,“感谢厄瓜多尔政府的合作让这件事情得到解决”,“这件事说明了,在英国,没有人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其实在特蕾莎·梅的上述表态中,最关键的并非美国、英国的政府或法律,而在于“厄瓜多尔政府的合作”。正是厄瓜多尔在收留阿桑奇7年之后的“合作”,导致了阿桑奇被英国警方进馆抓捕的结果。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的上述文章还透露,“厄瓜多尔前任总统科雷亚(Rafael Correa)指责这是现任总统莫雷诺(Lenin Moreno)的‘个人报复’,因为维基解密几日前公布了总统涉嫌严重贪腐的资料。科雷亚对媒体表示,维基解密披露了莫雷诺家族在巴拿马一家银行的秘密账号。”

曾为阿桑奇提供庇护的厄瓜多尔前总统科雷亚在自己的推特上还痛批莫雷诺是“厄瓜多尔和拉丁美洲历史上最大的叛徒”,“是一个腐败的人,他的所作所为是人类永不忘记的罪行”。

另外,即使是在美国的盟友英国,也有对逮捕阿桑奇行动的质疑声音。英国反对党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在推特上称,“因为揭露了(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犯下暴行的证据,阿桑奇将被引渡到美国。英国政府应该反对引渡。”

舆论风波

对于阿桑奇被捕这一爆炸性事件,西方媒体的观点主张也未缺席。《纽约时报》的报道显得相对中立而且措词谨慎,代表性文章《朱利安·阿桑奇伦敦被捕 美国开启黑客阴谋起诉书》,介绍了相关背景情由而鲜有评论。

该文引述了阿桑奇的律师波拉克(Barry Pollack)的评论称,“世界各地的记者应该对这些前所未有的刑事指控深感不安”,并称“美国司法部国家安全部发言人和弗吉尼亚州东区的美国检察官拒绝发表评论”。

相比之下,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文章《朱利安·阿桑奇是一个激进分子,而不是记者》则未隐晦鲜明的立场。其文称,“他的被捕确实对其他记者构成了潜在的威胁。人们可以很容易地预见像唐纳德·特朗普总统这样的人利用先例对其他人报告他不喜欢的信息。”“但阿桑奇声称自己是一名记者是错误的”,“这不是记者的工作。它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人故意与敌对的外国势力合作欺骗公众的工作。”

这些媒体的表态,固然在舆论高地上发出了响亮的声音,但是会有多少人听到这些声音,又会相信这些声音?如果认为这些西方媒体就能代表整个西方甚至全球舆论的意见,肯定是被严重夸大的。最具反驳性的例证出现在斯诺登的推特里。

与西方媒体推特所发文章链接大多仅有个位数或两位数的评论、转发、点赞相比,斯诺登所发布或转发推特的评论、转发和点赞数量则动辄过千,甚至上万。

他置顶的一篇发于2月10日的推文是“说话不是因为它是安全的,而是因为它是正确的。”该条短短的推广获得4千多的评论、5万次转发,11万次点赞。

而他所转发的其他观点,大多不是来自于媒体,而是来自意见领袖。普通网民高涨的热情,显然更能够代表民众的真实想法。特朗普最终问鼎美国总统之位,其实也正反映了这一点。

这也正是全球舆论的复杂之处。

中国《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就阿桑奇事件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表示,"阿桑奇事件对于世界舆论的公正性是一种打击”,“阿桑奇得罪的是西方的这些力量。这件事显然给了全世界的媒体工作者,以及其他的信息通报者一个强烈的信号,就是不能够打击美国这样的西方巨头。如果这样做了,那么就会受到西方的整体围捕,而且他们的力量非常强大。像阿桑奇这样,他受到美国、英国这样的国家的追捕,但是,很难有一个庞大的体系来肯定他,支持他。只有一些网友,一些国家零星的表达,但是对他的这种声援行不成体系,最后也产生不了很大的作用。”

不论如何,阿桑奇自始至终坚持揭露国家暴行,虽然正在付出巨大代价,其所开创的一条借助网络技术对抗强权的道路却不会就此关闭。

罗马帝国曾经迫害了耶稣,反而导致基督教更广泛的传播。被美英两国拘捕的阿桑奇,其实也正在成为一名“殉道者”。他将比躲在某个18平方米7年之久的阿桑奇,拥有更加惊人的力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