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迹保存难题 巴黎圣母院失火台湾古迹会自燃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巴黎当地时间18时50分巴黎圣母院(Notre Dame Cathedral)发生火灾烧毁部分塔顶和建筑,这座在1163年开始建造的教堂,已经有将近800多年的历史,加上是名著《钟楼怪人》故事发生的主场景,成为世界著名的观光景点。而在法国人心中,正如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所言,“圣母院是法国人的历史、法国人的文学,是法国人精神的一部份”,它的烧毁让许多法国人心碎,许多法国人边祷告边流泪目睹着在火海中的巴黎圣母院。

火灾发生原因目前尚未明朗,但目前推测是由于巴黎圣母院在大火前正进行翻新工程,疑似与工程有关,塔楼主要结构抢救下来,但许多保存在塔尖顶无价的文物则已化为灰烬。

巴西国家博物馆2018年9月同样遭大火吞噬,2,000万件的馆藏付之一炬,损失无法估计,对美洲文明以及历史保存是一大浩劫。年久失修的建物以及老旧的消防设备,对比屡屡贪腐和盖蚊子馆的巴西政府,愤怒的巴西国民因而走上街头。而在台湾,老旧的古迹不明原因的失火却已成为见怪不怪的一种常态,而台湾的古迹失火,不单是因为古迹年老失修,也不是因为维修工程,更多的是无法解释的“神秘大火”。2016年1月有75年历史的北港糖厂厂長宿舍在断水断电还下雨的夜晚,离奇自燃整栋建物付之一炬。此外,2007年台湾第一座总统官邸,蒋中正曾入住的阳明山草山行馆在2007年的雨夜也付之祝融。

根据台湾网友统计被火灾烧毁的古迹部分分布(图源:全能古迹烧毁王网页)

频繁发生的火灾让台湾网友不只在维基百科编列台湾文化资产火灾列表,截至2017年3月共有86处古迹失火。更有网友制作“全能古迹烧毁王”的游戏,讽刺台湾文化资产保存的恶劣状况,而制作“全能古迹烧毁王”的台湾“图文不符”团队统计,平均每一个月台湾都会有至少一座古迹离奇失火,且时常发生在该地段要开发或列为古迹的“敏感时机点”,甚至有网友开玩笑说这种老屋自燃也可以视为一种替代能源,为每到夏天就缺电的台湾纾困。

2016年台湾新版《文化资产保存法》是该法35年最大幅度的调整,除降低古迹提报人资格从所有权人到全民,认定历史建物标准亦放宽。台北市长柯文哲则表示,台北市被指定为古迹有400处,但要修古迹又没钱,修不好又被开罚,他更表示年久失修的古迹晚上会有自燃现象,说法引起外界质疑更数度杠上文化部,但从柯文哲的这段话可以看出古迹保存的难处。而古迹和文化资产保存,避不开屋主、建筑商、政府三方的角力。

都市更新与文资保存

古迹的保存认定以及对文化资产保存的态度不一致,使得文资团体和政府、屋主常起纠纷。2015年,台北市长柯文哲曾于广慈开发案里民说明会,谈到想拆约40年历史的福德平宅,但他表示怕“文化恐怖份子”拉白布条抗议,失言引发争议。

都市更新与文化资产保存,是开发建设跟文化价值、共同记忆的冲突,然而,透过良好的建筑设计与规划结合当地历史文化,确实有机会在都市更新中保存文物。只是在政府和文资团体若持续敌对及寸步不肯妥协的情况下,古迹保存如何纳入都市更新规划中在台湾仍缺乏具建设性的讨论。

而对屋主而言,住宅列入古迹会出现以下问题,包括拆掉古迹后盖成其他房地产的价值或許更高、居住在古迹内的法律限制、以及政府奖励与实际维护的花费不符,申请补助程序繁琐等,這些都让许多屋主对于住宅或私有房产成为法定古迹排斥,而在房屋要被列为古迹的前夕,让一把大火解决所有的烦忧。

文化资产保存会议能否带来效益

2018年台湾文化部长郑丽君开始在台湾各地包括离岛地区举办“全国文化资产保存会议”广听各方的意见,希望能广纳民间意见保护台湾的文化资产,只是若单看在台北举办的会议不只台北市文化局没有出席,亦没有建商等参与其中,大多为文资团体表达对文化资产保存的殷切期待,后续《文化资产法》的施行细则修订后能否增加文化资产的保存仍是未定数。

此外,根据台湾媒体联合报报导,文资法在2016年修订后,祭出容积移转、房屋税及遗产税减免等招数,其实对古迹所有权人来说并没有太多利益加上政府在古迹被强拆后并未处罚失职官员,使得2016年文资法修订后,古迹被强拆的案件反而增多。如何提供古迹所有权人足够的奖励以及提升全民对古迹文化资产保存的意识并非单靠修法这么简单,如何在都市更新古迹保存,屋主、建商和政府三方的利益下提出可行的方案以及有建设性的讨论,是台湾社会在关心巴黎圣母院的失火时可以思考的方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