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与恶的距离》豆瓣9.4 台剧复苏了吗

撰写:
撰写:

《我们与恶的距离》为台湾公共电视于2019年推出的台湾社会写实剧,由林君阳执导、金钟奖编剧吕莳媛执笔,贾静雯、温升豪、吴慷仁主演,是台湾第一出以随机杀人案为主题的电视剧,内容围绕着受害者家属、加害者家属,以及高风险家庭进行。自2019年3月24日开播以来即获得广泛回响,甚至连在没有正式播出的中国大陆也引发话题,并在知名评论平台《豆瓣》上获得近两万人评比9.4/10分,为今年为止华语戏剧最高评价。

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在中国大陆评分网站上获得高分,意外在两岸间引起对社会复杂性的讨论(图源:台湾公共电视)

中国大陆网民“王二”指出,近年来《大佛普拉斯》、《血观音》和《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等作品,显示了台湾影视剧正步上正轨,将目光投向具体的人事物以及社会的复杂性,摆脱了过去“傻白甜”的青春偶像路线;相较之下“大陆这块热土还在乐此不疲的制造干瘪的塑料”。

然而,《端》传媒主编李志德认为,要衡量台剧是否迎来了真正的“复兴”,《我们与恶的距离》(以下简称《我》)或许并不是个很好的指标。关键在于,从2010年的《他们在毕业的前一天爆炸》、2015年的《麻醉风暴》到今天的《我》,全都是由政府经费支援的公共电视产出,不能视为产业整体环境的健康指标。李志德表示:“这样的戏当然很有很有很有价值,但它的价值在于宣告『台湾没这么烂、没这么绝望』。”并认为真正的良性循环,还是有赖于资本市场与商业电视台的表现。

此外,曾入围2013年中国好剧本百强的台湾编剧张家豪也在个人脸书上评析,认为《我》剧的剧本包袱太重,拖累了故事。据他观察,台湾戏剧在“娱乐与教育”的维度上似乎有两极化的现象。“站在戏剧是娱乐那端的人,写着梦幻泡泡的偶像剧和乡土剧,重覆着王子公主忠孝节义爱恨情仇的故事,带着观众远离现实。”而认为戏剧应寓教于乐的创作者,则是把社会角落的景象搬上荧幕,“用一种近乎记录片的方式在写戏。”两者看似背道而驰,却都是脱离大众的“梦幻”。

进一步来说,张家豪认为这与编剧对“戏剧”的认知定位有关,也自认他能体会《我》剧编剧吕莳媛的焦虑,“如果现在不写,要等到何时才能写更深入的东西?我如果不写,又有谁愿意关心这个议题?”。然而,在当今的产业环境里,一部作品如果能透过作品本身吸纳到足够多的关注,深入的讨论与分析大可交给后续的影评与(自)媒体,不需要将“教育观众”的责任全部揽到自己身上,反而牺牲了作品本身的完整与流畅性。

无论如何,尽管受到以上批评,也都只是再次证明了《我》剧的话题性。与今年初另一部“台湾之光”《还愿》综合来看,都具体呈现了将社会伤痕转化为文创力量的可能性。台湾影评《老爹谈影》就指出,这两者虽然技术层面上还有一些需要改善的空间,但因为谈论的事情是这个土地发生过的事件,让长期饱受“不食人间烟火”的台湾文创,终于有一些能引发全民共鸣的作品。

从邪教伤人到无差别杀人,从《还愿》到《我们与恶的距离》,台湾社会从来不缺少撕裂与伤痛,而治疗这些伤口的方法,也从来不是“都过去了,还管他做什么”,而是如烧伤病患在包扎前必须刷洗伤口,才能敷药一样。透过电玩与影视等大众媒介,台湾新一代的文创工作者将疮疤揭开,也试着为台湾社会寻找治愈与弥合的可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