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解密:中共互联网审查机制如何运作

撰写:
撰写:

维基解密和阿桑奇曾经披露了很多政府的“暗黑操作”(图源:Reuters)

曾经披露多国政府组织和敏感个人档案而掀起天下大乱的维基解密创建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Paul Assange),日前失去厄瓜多尔的外交庇护,在伦敦被捕。这让沉寂多时的国家互联网审查问题再度引起人们的争议。

维基机密目前由一名冰岛调查记者Kristinn Hrafnsson担任主编,他之前担任维基解密的发言人长达7年时间。在阿桑奇被捕的同时,维基解密在含有https的加密网站https://file.wikileaks.org/file/上公布的档案依然可以完全打开。这些海量文件中包括多份与中国政府互联网审查的记录。在当下中国政府强化网络安全、步步收紧互联网内容审查的背景下,这些记录了相当丰富的操作指引,凸显了中国庞大的互联网内容审查机制是如何准确而高效地运作的。

哪些内容会受到监控?

这些记录中,编号229878的是一份有关中国政府和黑龙江地方互联网宣传领导小组办公室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所下达的日常具体指令表格。

从4月1日到8月8日北京奥运会开幕当天,网宣办值班人员基本每天都会就具体内容指令各大门户、新闻网站和其他论坛等遵照执行。表格共分为6列,分别为序号、指令发布时间、指令发布者、指令内容、处理结果和处理时间或回复时间,详细记录了一条指令从发布到处理完毕的详细进程。

而从指令所涉及关键信息的种类看,主要可分为如下4类:

第一类:政治敏感事件,如拉萨3•14骚乱后,中国政府严密监控和统一对达赖喇嘛的宣传。北京时间4月1日的一则通知要求“推荐转发的系列视频纪录片要及时充实到各网站‘拉萨3•14打砸抢烧事件’专题中,并在首页、新闻中心的视频专区中重点推荐。”

第二类:中国领导人个人言论和活动,如6月10日晚19时20分的一条记录命令各大网站转发新华社播发的新闻通稿《胡锦涛向失事直升机遇难人员表示沉痛悼念“5•31”失事直升机已找到》等。事实上,中国政府显然是有一套确定的等级次序逻辑的。

第三类,涉及外交关系,如当年因为法国在“藏独”问题上态度,中国民间一度掀起反法浪潮,同年4月19日网宣部门下达要求,“请各地各网站继续加大力度,删除煽动闹事的不良信息,不报道‘焚烧法国国旗’等过激行动,删除恶意辱骂法国总统萨科奇等过激言论”。

第四类:敏感社会问题尤其是群体性事件。事实上,中国政府对一些社会事件所进行的舆论转向也保持相当的警惕,并对一些借机攻击中国政府和中共执政政策甚、政治制度的言论,同样会采取断然措施。比如6月26日有关中国成品油调价的内容,网宣部门指示,“对借成品油调价攻击党和政府、煽动群体性事件等有害信息要即时、坚决予以删除。”

除此之外,一些其他舆论热点或者中国政府力图推广的“正面舆论导向”内容,也会成为指令中涉及的具体内容。最晚不过2007年,中国政府已经开始构建自己网络内容审查监管队伍,即俗称的网络监督员和网评员等。他们既包括义务的也包括有报酬的,时刻密切关注舆论热度的走向。

处理的手法

而当无处不在的“眼睛”(如今越来越技术化而非纯人工)在完成监视筛查的同时,相关具体执行层面比如新闻网站具体内容加工生产者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对指令做出回馈反应。具体来说,其操作手法基本会分为三类情况:

其一,通过转载、重点展示等制造网络热度。

除了日常宣传中国正面形象和中国领导人的活动外,中国政府也会在重要的事件中试图以所谓的正面报道去引导舆论,尤其是在正反面反应都比较撕裂的敏感事件中。当年,对于中国来说,北京奥运会前“安定祥和”局面是必须的,然而这一年又是不平静的,拉萨骚乱、汶川地震一次次刺激舆论。

在处理拉萨骚乱回击达赖喇嘛时,中国的宣传机器在不断地发出指令,要求正向引导。比如4月1日发出的指令:推荐转发系列视频纪录片《达赖喇嘛》《西藏过去、现在、将来永远都是中国领土》《他们克制了吗——西方国家应对骚乱纪实》《西藏往事——百年西藏农奴血泪史》,要及时充实到各网站“拉萨3.14打砸抢烧事件”专题中,并在首页、新闻中心的视频专区中重点推荐。甚至会主动组织和发现优秀的贴文和写手,“并予以适当的补助”,这可说是网络水军的现实证据。

而在处理汶川地震的舆论时,中国政府也进行有组织的特定内容呈现。以5月12日当天的安排为例,官方通知要求,“充分发挥网评员作用,利用博客、论坛等互动栏目引导网上言论,引导网民科学、正确看待地震灾害,相信党和政府有能力应对好此次突发灾害”;同时,各网站尽快在要闻区转载《汶川地震,请看中国应急速度》《党和政府与震区人民心连心》等报道。

其二,通过限制和禁止转发、评论,后台强行后压等技术操作手段“降低热度”。

这一策略似乎更多适用于社会争议、群体事件和可能引起社会不满的中国官员腐败案等。就当时中国网民抵制法国零售连锁家乐福事件,官方的处理手段便是降温。4月18日一份题为《网民抵制家乐福事件的网上宣传管理提示》称,各地各网站要采取措施,适当降温,防止失控影响国内稳定。随后,这份通知还列出了数条具体操作指引。

另外,4月份还有一些涉及中国前领导人的信息被严格限制。4月11日网宣办值班人员出一份通知,要求就前中共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宣判结果,不要作为网站头条,“要加强对论坛、博客各跟帖的引导与管理,及时删除借机攻击党和政府、煽动不满的各类有害信息”。

而相较来说,中国政府对同期时任中国总理温家宝亲属与平安融资的传闻,则没有那么手软了。

其三,严密封杀“有害信息”。

4月11日一同发出的网宣办指令还要求,针对平安公司增发融资的议论,各网站要立即布置,主动在网上搜索,对涉及中央领导同志及亲属的信息一律删除。此外,当年,流传于网上的“共青团十六大代表名单(含全部名单、各省市自治区及各行业代表团名单)”因为可能涉及重要的人事安排,也遭到全网删除命运。

通常,有害信息的界定有时是明确的,有时候也是含糊的,这需要所有发出的指令足够具有可操作性。一些记录表明,中国网宣的指令并不总是能够完全无误地贯彻执行,所以人们可以看到指令可能会被一再重申,甚至需要阶段性的整体整顿,直到以严厉措辞发出指责。

在汶川地震期间,网宣部门先是在5月15日通知各市(地)网络管理部门各网站“必须”组织足够人力对网站论坛、博客不间断巡查,发现问题立即处置,务必将七类有害信息彻底清除干净,对管理不严、处置不力的网站一律严惩,绝不手软。而到19日,网络游戏被认为是“国丧”期间的有害内容,被严厉禁止,“上级指示:各地要继续努力,有的地方还没有把通知要求落实好,如果这样的任务不能落实,是否对得起我们的责任。一些游戏网站还没停,无论是谁办的,立即关掉。”

由此可知,早在十余年间,中国政府便将触角伸向了自由互联的互联网。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因为这种来自一个政权的强势干预,所有的互联网舆论声音未必是真实的,而极有可能是被刻意扭曲的。当然,这种“刻意的扭曲”也并不是全然来自于政府行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