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亲临释信号 重庆的考验刚刚开始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4月16日下午,正在重庆考察调研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召开“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座谈会”。“两不愁三保”指的是不愁吃、不愁穿;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有保障。这是事关扶贫的会议无疑。

众所周知,扶贫是习近平“亲自谋划、亲自提出、亲自部署推动”的国家战略之一,但是扶贫这个政治任务背后,离不开经济的支撑。习近平将跨区扶贫会议定在重庆召开,不仅事关扶贫,应该还事关作为成渝城市群两极之一的重庆,能否扭转近年经济增速放缓的趋势,和成都一起带动中国西部经济腾飞这一要素。

新贵重庆的囧途

2019年3月中国全国两会前召开的重庆地方两会公布的数据显示,重庆市2018年实现国民生产总值(GDP)20,363.19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同比上一年增长6.0%。重庆由此成为上海、北京、深圳、广州之后,第五个GDP“两万亿俱乐部”成员。

其中,第一产业实现增加值1,378.27亿元,增长4.4%;第二产业实现增加值8,328.79亿元,增长3.0%;第三产业实现增加值10,656.13亿元,增长9.1%。从数据上看,重庆服务业增长势头良好,第三产业占比首次超50%。

但是不仅是近年来两任书记薄熙来、孙政才接连落马给重庆带来的政坛动荡,数据呈现“尚可”的表象之下,重庆近经济也存在不少问题。

重庆GDP2018年增速6.0%,与中国全国GDP平均增速6.6%相比,似乎不算太差,然而单就重庆自身来说,这一增速是1989年以来29年里的历史最低位。

在2002年至2016年这14年时间里,重庆的GDP一直保持着两位数的高速增长。但是2017年期增速开始下降(多维新闻制作)

位于中国西南部的重庆曾一度被认为是带动西部发展的新“一极”,从2002年至2016年,重庆一直以两位数的增速领跑于中国地方省级地方。2017年似乎是个风水岭——该年重庆GDP增速9.3%,第一次跌破两位数,2018年重庆GDP增速更是直接跌到了6%,降幅达到3.3个百分点。虽然比天津2017年5.4%的跌幅要小,但也称得上是“断崖”。

重庆2019年的经济发展为何开始降速?诸多分析文章各有说辞,但是总结起来,外部因素无非是经济周期到来,中国经济面临整体下行压力。一个明显的例证就是,2019年年初,包括北京、天津、福建、黑龙江、江苏在内的多个地方政府下调了2019年的GDP预期增长目标。

内部因素似乎也没有逃离中国经济大环境的影响——制造业尤其是汽车自造业的乏力——正如前文所叙,2018年重庆工业增加值只有0.5%的增幅。

另外还有一个并不令人意外的尴尬因素是经济数据“挤水分”。《重庆日报》2019年1月14日发表的《科学研判当前经济形势,坚定信心推进高质量发展》承认,重庆过去的高速增长背后,有“个别干部和地区存在经济指标弄虚作假”的因素。也就是说,重庆市2018年经济的低迷,挤水分的原因不能忽视。

出路在哪里?

值得注意的是,《重庆日报》的这篇《科学研判当前经济形势,坚定信心推进高质量发展》不仅承认过去的经济统计数据存在水分,甚至罕见的坦诚一些敏感信息,比如“打压民营经济”,以至于“对我市发展形象造成了不利影响,使我市民营经济错过了发展的黄金期”。最近几年,在招商引资上大力补课,但是民营经济存在着“总量规模不大,优质企业不多,创新能力不强,品牌建设不足”等问题。

众所周知,《重庆日报》是重庆地方官媒,代表着重庆市领导班子的官方态度,上述文章的“自曝其短”可以认为是重庆现任书记陈敏尔和市长唐良智直面问题的姿态展现。

并且,不论是自身发展潜力还是在中国宏观经济一盘棋的策划当中扮演的角色,都让重庆的未来值得期待。

重庆市地方政府2019年年报显示,重庆2018年的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达到13.7%,对规模以上工业增长的贡献率达到了411.7%;战略性新兴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3.1%,贡献率495.2%。在智能手机上,重庆不仅保持了既有的优势地位,增幅甚至达到了59.4%。

另外,重庆2018年进出口5,222.62亿元,增幅达到了15.9%。这与重庆的地理位置——作为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交点,重庆还是中新南向通道的运营中心,其在进出口方面有着自己独特的优势。

成渝城市群

不可以忽略的是重庆还是成渝城市群两极(成都、重庆)中的一极。

在谈及中国经济发展时,城市群似乎是个还没有被广泛注意的名词,其实中国政经观察者们耳熟能详的长三角经济区中的上海、京津冀一体化的北京天津和雄安新区、以及粤港澳大湾区中的广州、深圳、香港、澳门无不是已经成功带领或者正在要带领周边经济发展的核心城市。

2017年11月的中共十九大报告中就提出,“以城市群为主体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格局”。紧随其他的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对于下一年(2019年)的规划中已经出现了“实施重点城市群规划,促进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这样的表述。到了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在对下一年的相关规划中表述调整为,“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坚持以中心城市引领城市群发展。”

2018年11月18日,中共中央联合中国国务院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指出,以京津冀城市群、长三角城市群、粤港澳大湾区、成渝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中原城市群、关中平原城市群等城市群推动国家重大区域战略融合发展,建立以中心城市引领城市群发展、城市群带动区域发展新模式,推动区域板块之间融合互动发展。

成渝经济区地处中国西南,北接陕甘,南连云贵,西通青藏,东邻湘鄂,是中国西部经济最发达的区域,也是西部最重要的经济中心。2016年3月30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后于当年4月12日批复并印发。该规划将成渝城市群定位成“西部大开发的重要平台,是长江经济带的战略支撑,也是国家推进新型城镇化的重要示范区。”

2018年1月22日,重庆和四川两地2018年GDP分别突破4万亿元和2万亿元。川渝两地经济总量迈上6万亿元台阶,意味着一个更大容量的产业和市场空间的诞生。有媒体报道称,成渝城市群的经济总和要占到川渝全部的90%左右,若果真如此,则成渝城市群完全具备在长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冀城市群外,争当中国经济第四极的能力,它同样可以为重庆撑起更大的腹地。

重庆能否借由成渝城市群的平台,以及这次习近平视察的“东风”,再次回到十年前其经济发展的黄金年代?考验刚刚开始,这个考验是对重庆,也是对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