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边界问题症结:印度版“自古以来”

撰写:
撰写:

中国在领土纠纷中,通常都会基于历史,以“自古以来”式话语理直气壮地主张权利,比如“南沙群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然而,在中印边界争端中,中国却遭遇了印度版“自古以来”,成为中印解决边界问题的症结。

中印边界问题示意图(多维新闻制作)

中印边界问题的症结

在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爆发前,中国政府为解决中印边界问题做出了很多努力,也有做出让步的心理准备。最终却因印度政府拒绝谈判导致战争,使两国关系全面倒退,边界问题至今犹存。

在印度拒绝谈判的背后,是两国对于中印边界问题认知的南辕北辙。中国政府基于毛泽东提出的“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的外交原则,拒绝承认一切不平等条约,在中方看来划定“麦克马洪线”的《西姆拉条约》本就不合法,自然也包含在内。

因而,中国政府认为中印边界尚未划定,需要中印两国以谈判解决。同时,中国政府又认可以中印两国实际控制线为基础进行边界谈判,实际上变相承认了“麦克马洪线”。1960年中国与缅甸签订的边界条约,西段实际即是以“麦克马洪线”为基础划定的边界。也就说,中国在中印边界问题上,既坚持了原则又实事求是地保持了灵活性,展现出了愿意通过谈判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诚意。

但在印度看来,中印之间不存在边界争端,何谈通过谈判解决边界问题。1954年印度即全面修订地图,将中印边界由未定国家改为已定国界,将藏南、拉达克等争议地区全部划入印度境内。中国官方出版的地图则坚持未定国界,不承认印度的“地图开疆”,反而招致印度的抗议。

1958年12月14日,印度总理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致信中国总理周恩来称,中国新近出版的地图“把两国之间的边界画错了”,“我们的边界很清楚,不是什么有争议的问题”。次年,尼赫鲁再次致信周恩来称,中印“传统疆界的大多数地段是由当时的印度政府和中国中央政府之间的专门国际协定确认的”,“已出版地图上所标明的我国疆界是毋庸置疑的”,“我们之间不存边界争端”。

在印度看来,中国实事求是地以实际控制线为基础谈判解决边界问题,变相承认麦克马洪线,不仅多此一举而且是对印度已定边界的挑战。印度这种中印之间不存边界争端认知,实际堵死了中印通过谈判解决边界问题之路。最终中印之间爆发边界战争也就不难理解了。

印度版“自古以来”

印度之所以认为中印之间不存在边界争端,是因为在印度看来中印边界早已形成,中印之间早已存在一条“历史边界”。用中国话语表达即是,藏南、拉达克等中印边境争议地区“自古以来”就是印度的领土。

在中国看来,中印边界争端是英国殖民者遗留的问题,东段的麦克马洪线与西线的约翰逊—阿尔达线都是英国殖民者划定的,中国官方从未承认,英印当局也从未对争议地区实现有效管治。

英印当局之所以划定麦克马洪线、约翰森—阿尔达线,目的为了将英属印度防线尽可能外推,以保障印度的安全。就连一些印度学者都对英国的这一做法提出了批判,如印度智库“政策选择研究中心”的古鲁斯瓦米(Mohan Guruswamy)和辛格(Zorawar Singh)指出:“英国人处理西段边界的办法‘是由其帝国之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的需要所决定的,从来都不是为了满足主权国家的主权的基本需要’。总之,英国人在西段留下了纷争的根源。”

无论从那方面来说,英印当局划定的这些“边界”都是不合法的,也不符合公平正义的国家法原则,印度如果要以此宣称“自古以来”很难站住脚。可能印度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因而他们在宣称“自古以来”时,将所谓“历史边界”提前到英国殖民者进入前。

声称“事实上,印度的现有边界一直是历史上边界。不过在英国人时期,行政管理只是逐渐地扩及到这些边界线”,英印时期的麦克马洪线与约翰逊—阿达尔线等只是对“历史边界”的承认而已。

以尼赫鲁为核心的印度的决策层坚信:“英国人曾违反印度人民的意愿占领和统治印度次大陆。然而,印度的边界是几个世纪以来由历史、地理、习惯和传统确定的。”在他们看来,英国人要么强化了这些边界,要么基于战略考虑或因缺乏对印度地理知识的全面了解而背离了历史形成的边界。进而指责英国人,在划界时没有依据“历史证据”,有意或无意牺牲了印度利益。

具体到中印边境东段,印度政府认为,“麦克马洪线不是英国人的发明,早在英国人到来之前,印度已经在东北部所有的山地部落行使着有效的、经常的政治管辖权”。至于达旺地区,在麦克马洪线酝酿出来前几十年就已经是独立于任何外来政治权威的实体。

1954年10月12日时任中国总理周恩来(左一)访问印度时与印度总理尼赫鲁(右一)的合影(图源:VCG)

曾任印度外交部历史司司长、印度第二任总统之子的戈帕尔(Sarvepalli Gopal)对于印度版“自古以来”有着精辟的论述:“撇开大量各种各样的传统、习惯和已经延续了几个世纪的证据,只关注上个世纪临时绘制的几幅地图,这无异于为了眼前的灌木丛而丢掉森林。假定英国人到来之前的印度历史毫无价值,而且沉醉于英国统治时期政策制定中的细枝末节,并津津乐道某些关于边界的折中安排,其唯一目的就是凡事以英国人马首是瞻。这只能展示其智力上的浅薄。”

在这种“自古以来”之下,印度对待边界争端的基本原则,正如《印度对华战争》作者、英国泰晤士报记者马克斯韦尔(Neville Maxwell)所说,即是“印度所主张的领土,都应自动成为印度的领土”。

印度人的自圆其说

印度版“自古以来”固然使印度人坚信对争议地区拥有主权,却绕不过印度在英国殖民统治建立前只是一个地理概念的事实,并且这是世所公认的。

“按照欧洲人的看法,印度,即使是作为一个国家的印度,现在没有而且从来也没有过任何有形的、政治的、社会的或宗教的统一。”“这个政治实体不是民族国家,而是‘英国多年军事威力、外交技巧和欺诈拼凑到一起的不同领土和人民的集合体,然后凭借强力依靠英国人控制非英国人的手段维护其存在’。”

为了自圆其说,印度民族主义者在争取独立的过程中,构建了印度的民族统一性和国家认同,提出印度是一个新兴民族国家,但不是一个新生的国家——“自古以来就存在一个由文化、共同经历、风俗和地理明确界定的国家”,即印度。“印度作为一个以文化认同和历史特性界定的国家已经存在了数不清的年代,印度存在共同的语言——英语。”

既然印度“自古以来”就存在,那么“印度的传统习惯边界线也已长期存在,而且是自然演变形成的”,中印“边界位于现在的位置已经有约3000年之久”。由此,在“自古以来”的包装下,任何内部或外来的领土挑战,都是印度民族主义者不能接受的。中印边界战争被印度视为侵略也就顺理成章了。

也正是由于“自古以来”,在民族主义盛行的今天,中印要解决边界问题,相比1950年代难上加难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